哗啦啦

    一阵杯筷砸落桌面的杂乱声音响起,一干吃酒吃得兴起的江湖汉子持刀挎剑纷纷起立,他们倒要看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敢在这时上刘府找茬

    终于忍不住了吗

    林沙嘴角挂着冷笑,跟着一脸茫然的众人抬头向门口方向望去。篮。色。书。巴,

    只见大门口走进四个身穿黄衫的汉子,这四人一进门便分往两边一站,又有一名身材甚高的黄衫汉子从四人之间昂首直入,很有那种领导视察的派头。

    而这人手中高举一面五色锦旗,旗上缀满了珍珠宝石,一展动处在阳光下发出灿烂宝光。

    真是骚包,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爆发户似的

    林沙眼神微微眯起,跟旁边默然不语的莫大互视一眼,嘿嘿一声轻笑站起身来,大步流星走到脸色难看的刘正风身边,语调轻松道:“看来今天又得活动筋骨了”

    “劳烦你了,不要下死手还是给嵩山派留点面子吧”

    刘正风面沉似水,沉默良久沙哑着嗓门轻声道。

    “啊,是五岳盟主令旗”

    在座许多江湖人士都认得这面旗子,心中不由一凛,不知道嵩山派玩的是哪一出,看着架势来者不善啊

    “五岳盟主令旗到”

    只见那人走到刘正风身前,举旗说道:“刘师叔,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刘师叔金盆洗手大事还请暂行押后”

    闻言,整个刘府庭院突然一静,而后猛然爆发轰然大笑。

    “哈哈哈”

    “笑什么笑”

    那举旗嵩山弟子一头雾水,回头瞪眼冲着大笑不止的群雄怒喝出声:“五岳联盟的尊严不容置喙,谁要是不给面子那是我五岳联盟的敌人”

    笑声噶然而止,这个威胁可足够分量,除了那些胆特大的愣头青,在座江湖人士包括那些成名好手,,没一个愿意跟如日中天的五岳联盟结怨。

    “嘿,好大的口气好霸道的做派”

    那举旗弟子正志得意满间,突然一声不满怒哼声传出:“你嵩山派什么时候可以代表五岳其它四派了”

    “你是谁”

    那嵩山举旗帜弟子脸上笑容一僵,满脸恼怒冲着林沙瞪眼怒喝道:“小子我嵩山派行事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我好怕啊”

    林沙脸上笑嘻嘻,眼神却冰冷异常:“这里是衡山刘府,不是你嵩山派地头,什么时候嵩山派可以在衡山地界指手画脚耀武扬威了”

    “是,嵩山派这也太霸道了吧”

    “别说刘三爷取消了金盆洗手仪式,算没取消嵩山派也没资格说三道四”

    “嘿嘿,也不知哪跑来的毛头小子,以为举着一面五岳盟主令旗便可耀武扬威了,真真可笑之极”

    “”

    有林沙带头顶缸,又见嵩山派来人如此嚣张跋扈,一干宾客顿时纷纷跟进,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虽没有指名道姓也足够气得牛气烘烘的嵩山弟子双眼盆火暴跳如雷。

    “什么,刘师叔取消了金盆洗手”

    那举旗嵩山弟子却是脸色狂变,一脸不可思议惊呼出声。

    “你那只眼睛看到了金盆”

    林沙呵呵一笑,撇了撇嘴满脸不屑:“听你这意思,好象很想刘前辈金盆洗手啊”

    “胡说八道”

    那嵩山举旗弟子早已被突然的消息搞得方寸大乱,此时又见林沙不依不饶跳出来打脸,顿时怒火熊熊一掌劈来,掌还未至一股凌厉劲风便吹得林沙身上衣裳猎猎作响。

    “嘿,不自量力”

    林沙眼睛微眯,毫无征兆一拳轰出,拳掌相击猛然爆发一股潜伏巨力,直接将那嵩山举旗弟子轰飞出去惨嚎连连。

    静,一片寂静

    原本闹哄哄的刘府庭院瞬间安静下来,一干来访宾客面面相觑心头发虚,他们之间起哄只是不爽嵩山弟子太过嚣张而已,没想到烈枪林沙却是这么不客气,直接众目睽睽之下一拳轰飞了嵩山弟子,这是赤落落的打脸啊。

    如今的嵩山派势力强大实力强横,一般的江湖人士根本没胆子跟他们作对,连暗地里找茬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光明正大的打脸之举了。

    “小子你找死”

    “小子你竟敢打伤史师兄,你完了”

    “兄弟们一起上,好好教训这不知死活的小子”

    门口列队两排充门面的嵩山弟子先是一呆,而后勃然大怒一个个抽出家伙气势凶凶把林沙围了起来,目露凶光一脸不善。

    “够了”

    刘正风突然一声暴喝,身形一闪挡在林沙与一干嵩山弟子中间,面沉似水怒喝出声:“这里是衡山刘府,你们也太不给我刘某人面子了”

    “刘师叔,他打伤了史师兄”

    嵩山弟子一向横行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虽然看在刘正风的面子上没有进一步动作,却是不满的指着被轰飞出去的举旗史师兄。

    “好了好了大家都消消气,这位小友乃烈枪林沙,想必诸位师侄应该听说过,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大家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这时候岳不群出来打圆场,再闹腾下去可让外人看了笑话。

    天门道人和定逸师太也跟着打圆场,他们脾气火暴不假,可嵩山弟子那副来者不善的架势他们又不是没看到,心想让林沙教训教训压一压这帮嵩山弟子的嚣张也好,免得他们能够长在脑门上不敬长辈。

    三大五岳联盟大佬出面打圆场,算那几位嵩山弟子心中再不甘愿,将林沙每个狗血淋头也没用,这个面子不得不给只得强忍心头怒火,想着等以后找机会再好好教训教训林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至于林沙的烈枪名号,他们虽然听说了却也没怎么在意。

    他们嵩山派怕过谁来,而且林沙的名头在他们看来大部分都是吹出来的,算他天赋再好年纪摆在这儿呢,能有多强实力真不好说

    眼下,他们最重要的任务还是解决了刘正风的问题,有几位师伯师叔在暗中支持,他们心中的底气可是足得很~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