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山掌门莫大的突然到来,让整个刘府正堂都处于一种莫名情绪之中

    刘正风带着一票弟子亲自出门迎接,泰山掌门天门道人,恒山定逸师太以及华山掌门岳不群跟着前迎。,

    其余一干宾客虽然不用如此隆重,却全部起立行注目礼,待身形瘦削面容苍老的衡山掌门莫大端坐在前排一列五张坐椅上后,这才哗啦啦回座脸色神情十分微妙古怪。

    说好的师兄弟不和呢

    说好的衡山派内杠呢

    谁能告诉他们,刘正风和莫大那一副基情满满的架势是什么鬼

    有莫大坐镇,一干来访宾客连说话声音都小了不少,连作为自己人的天门道人,定逸师太以及岳不群都大感诧异,但他们都是混迹江湖的老油条,虽然心中隐隐不舒服却什么表示都无。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一干江湖人士摸不着头脑,在金盆洗手大会即将开始之际,突然来了一队传旨官兵,在刘正风带着他大儿子摆香案跪地磕头后,他那明不见经传的大儿子获封三品参将之职

    一干江湖中人虽然不耻刘家跟官府搅和到一起,但这是人家为了儿子的前程着想也说不得什么,最多以后也少跟刘府来往是。

    因为只是刘正风为儿子在朝廷捐了个官,莫大先生,天门道人,定逸师太跟岳不群也不好唧唧歪歪什么,只是让几人感觉十分别扭,好象情况已经脱离了他们的原本想象。

    林沙笑呵呵看着这一切,抬头与莫大眼神对视,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其实这一节很有些古怪,以刘正风的财势地位花钱买个官做不算麻烦,可一下是三品的参将却有些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林沙怎么说都是做过皇帝的人,对官场一些买官卖爵的事情门儿清,

    没有三两三不要上梁山,以刘正风土财主的身份,最多也能买到一个五六品的虚职官位,再高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他没有这个实力

    像红楼梦里荣国公府的大房嫡系贾链一般,为了结婚脸面好看才捐了个五品同知的虚衔,是他们家没钱还是他们家没势捐更大的官

    都不是

    只是因为当时荣国府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在朝堂也无多少直接权势可言,以他们家的身份地位只能捐这么大的官。不然不是花钱捐官买身份,而是让外人把自家当成好宰的肥羊了。

    刘正风的情况也类似,更何况朝廷三品武将又岂会轻易授人,圣旨也不是那么好下的。

    直到莫大先生深夜偷偷找上刘正风,林沙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衡山派的手笔啊。

    作为盘踞衡山数百年的大豪,衡山派不仅在江湖上威名赫赫,在朝堂上也有自己的代言人和势力,持续多年资助贫苦士子也不是一点回报都无。

    而且朝廷一向忌惮江湖门派,开国太祖能得江山也多亏了江湖势力的帮助,最是清楚江湖人士的桀骜不逊还有强大破坏力,对江湖门派又打又拉。衡山派只要稍微表示表示搞份圣旨来也不是难事,而且衡山派与官府的关系也决不简单。

    闲话不提,再说刘正风和大儿子恭恭敬敬送走前来颁旨的官员,笑嘻嘻的走到厅中,抱拳团团一揖。群雄都站起还礼。

    只听刘正风朗声说道:“众位前辈英雄,众位好朋友,众位年轻朋友。各位远道光临,刘正风实是脸上贴金感激不尽?!?br />
    群雄连道客气客气,静等刘正风接下来的正题。

    岂料刘正风话题一转,拉过一旁满脸喜色的大儿,冲着在座群雄朗声道:“刚才诸位也看到了,兄弟大儿已受朝廷恩典,做一个小小官儿。常言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江湖上行事讲究义气;国家公事却须奉公守法以报君恩?!?br />
    “诸位英雄请做个见证,如今我儿已身居官职不日即将上任,再也不是江湖中人,江湖中的恩恩怨怨也与他无光”

    群雄闻言面面相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不是刘正风要金盆洗手吗,怎么把他儿子给推出来了

    再说了刘正风的大儿子又不是江湖知名青年才俊,相比向大年和米为义两人差得太多,要不是他老子叫刘正风谁鸟他啊

    而且这厮接受官府封赏一脸喜悦,一看是个贪恋权势之辈,这样的角色在场群雄哪会看得上眼,自然刘正风说什么是什么。

    得到群雄的应诺之后,刘正风象是松了口气,将满脸欣喜的大儿赶回后院,这才说到了让群雄关心的正题:“诸位英雄本来都是应邀参加刘某的金盆洗手仪式的,刘某也确实厌倦了江湖纷争只想做个悠闲的富家翁”

    不对劲,实在太不对劲了

    在场大部分江湖人士都是人精老油条,其中又不是没人参加过金盆洗手仪式,对其中的程序却是十分清楚,像刘正风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还是头一次。

    金盆洗手不过是个过场而已,只需在众人见证下取出金盆将手伸入盆中完事了,哪用得着唧唧歪歪说个没完

    而且,金盆呢

    果然,只听刘正风话风一转沉声道:“可是三天前在群玉战的一战却让刘某忧心不已,经过多番查探衡山已经知晓那武功出神入化的陌生女子乃魔教妖女,潜伏于衡山青楼之中图谋不轨”

    “什么,这是真的吗”

    “原来如此,难道那妖女武功如此强悍”

    “魔教妖女人人得而诛之,只恨我当时不在场”

    “”

    一石激起千层浪,刘正风突然爆出如此猛料,顿时让一干心急等着看金盆洗手热闹的江湖人士炸了锅,一个个交头接耳满脸震惊,议论纷纷嘈杂声浪大作。

    “莫师兄,这是真的么”

    连坐在首席位置的自家人泰山天门道人,和脸色依旧苍白的衡山定逸师太,都忍不住露出震惊之色,探询目光齐刷刷看向底眉垂目的莫大先生~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