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没有惊动外头吵吵闹闹的江湖闲人,直接从群玉院后门离开。

    今晚发生的变故给众人的震撼太大,所以路上几乎没人说话,气氛沉闷得有些压抑,尤其是此次祸事源头的令狐冲垂头丧气跟在岳不群身后,一脸忐忑活象个受气小媳妇般可笑。

    林沙暂时没有心情其它,一边小心梳理气血亏空甚大的身体,一边侧耳聆听林平之满心忐忑的述说。

    原来就在他与东方姑娘大打出手的当口,林家三口子也在群玉院遇险。

    出手的还是老熟人,在衡山城外被他一脚踹飞的塞北明驼木高峰

    因为知道处境危险,所以林家三口子一直不离林沙左右,第一时间也跟到了群玉院。只是没料到林沙被突然出现的东方姑娘差点整成狗,一时脱不得身给了暗中窥视的木高峰机会。

    木高峰偷袭抓住林平之逼迫林震南夫妇交出辟邪剑谱,岂料之前被东方姑娘一掌差点拍成狗的余沧海也跳了出来,两人一番明争暗斗可把林平之折腾得不轻,关键时刻君子剑老岳出手了。

    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老岳一出手便非同小可,一手精湛的紫霞内功把余沧海和木高峰这两厮震住,轻而易举将林平之解救出来。

    林平之小心向他述说发生变故的同时,还隐晦透露想拜君子剑岳不群为师的念头。林沙对此不置可否,直接喊来林震南夫妇询问他们的意思。

    林氏夫妇可能也不想继续过提心吊胆的生活,急需找一家大靠山投靠,衡山派对他们不怎么待见,华山派却是一个不错选择,而且君子剑岳先生也表露了对林平之的赞赏之意,拜师成功的可能还是很大的,他们也想试一试。

    既然如此林沙也没啥可说的,只是祝他们好运了。

    其实林震南一家子倒是愿意跟着林沙混,刚才林沙猛得一塌糊涂的表现,他们又不是瞎子哪能看不到

    可惜林沙没心思当保姆,林震南一家子也摸不下面子伏低做小。再说林沙一身本事都在外功之上,他倒是不吝啬教给林平之,可惜林平之没这个天分,想要达到林沙眼下的实力还不知道今生有无希望

    眼下看来华山派自是最好选择,起码余沧海和木高峰之辈不敢打上华山,而且华山派作为五岳剑派之一,派中高深内功心法和剑法都不在少数,林平之只要学上一星半点也足够实力提升一大截了。

    见识过了江湖险恶,林震南再也没了之前那般固执,一直圈着林平之不许他学习它派内功心法了,祖宗传承虽然重要但性命却更为紧要

    这是林家人自己的选择,林沙不想多说也没资格置喙,只是要他们自己斟酌就不再多说。

    回到刘府之后,庭院里吃酒的江湖中人早就散得七七八八,刘正风又强撑伤体,客客气气将剩余客人也一一送走,而后大门一关一票衡山弟子将整座刘府守得水泄不通,满脸紧张不准任何可疑人等靠近。

    一干正道高手心情沉甸甸的压抑非常,也不忙着讨论事情先请来衡山城里最著名的大夫,替刘正风和定逸看了病写了药方,一干正道大佬并林沙这才在正堂大厅摆开了架势商讨今晚发生的惊人变故。

    刘正风和定逸的伤势都很沉重,尽管两人各自只挨了东方姑娘两掌,可他们不是林沙这样的外功高手,对葵花内力的抵抗能力显然也不咋样,到现在才勉强压制住在体内四下乱窜大搞破坏的阴冷内力,在这期间经脉内腑连连受创,两张大脸白得毫无血色气息紊乱虚弱不堪。

    可衡山城繁华地段最大青楼竟然蹦出位超级高手,这事对于刘正风的打击不小,不弄清楚那位绝色超级高手的目的之前,想睡个安稳觉都难。

    同样,岳不群和定逸对此也十分关注,不说五岳联盟同气连枝的关系,今晚突然出现的那位超级高手便让他们心生警惕。

    以那绝色丽人表现出的惊人实力,今日要不是林沙这位突然崛起的青年高手在场,只怕刘正风和定逸两位正道一流高手今天可能就得跪。

    再说了,谁知道那位今日隐身于衡山城的青楼之中,它日会不会隐身于恒山以及华山附近某处

    不过三位正道一流高手商量来商量去都没个头绪,因为之前江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强悍的超级女高手,这么让他们胡猜瞎测真心为难人。

    “林沙你跟那位大战许久,对其有什么看法”

    无奈之下刘正风只得看向一直默不做声的林沙,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些有用信息。

    衡山城中有位是敌非友的超级高手暗中潜藏,不要说衡山派上下都时刻处于危险之境,稍一不慎整个衡山派都有覆灭之危,作为衡山派负责日常事务的第一号大佬,刘正风要不心急才叫见鬼。

    “还真别说,那位的鬼魅身法和出招速度以及角度,让我想起了一门武功”

    见刘正风脸色越显苍白,额头流下颗颗豆大冷汗,林沙没有卖关子的心情直接道:“林家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

    “什么”

    刘正风满脸震惊,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说,那位绝顶高手使的是林沙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

    “不是”

    林沙轻轻摇头解释道:“比之我所了解的林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那人无论速度还是出招诡异程度都要厉害得多,只是出招风格有些相似而已,并不是林家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

    刘正风和定逸一脸错愕,他俩对林沙七十二路辟邪剑法的了解有限,不知道还有什么武功跟它风格类似的。

    倒是坐在一旁的君子剑岳不群,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震惊,虽然很快便收敛了表情,可是依旧让林沙看得清楚,心中冷笑一声觉得这位君子?;故怯行┏敛蛔∑?,真以为葵花宝典的事情就华山派先祖知晓啊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得跟刘正风说清楚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