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整个衡山城都笼罩在一层如梦似幻的烟雨之中。

    南城贫民区某处偏僻小巷,两道身影似慢实快疾奔前行,不时绕过条条偏僻狭窄小巷,不知不觉已靠近南面城墙。

    “看?!?br />
    一直在前领跑的莫大先生猛然停步,呛的一声取出胡琴中的狭长细剑,踏步回身一招如烟似幻使出,只见剑影重重好似笼罩在整个衡山的迷蒙烟雨一般,让人眼花缭乱有一种梦幻般错觉。

    “来得好”

    林沙脚下步子不停,手中短枪猛然前探,一式大规模攻击猛招烈焰焚城使出,枪头红缨如火般灵动跳跃,连成一片好似漫天火云席卷而过,与莫大使出的如烟似幻般的剑光绞合在一起。

    叮叮叮

    只一眨眼功夫,枪尖与剑尖便相撞不下数十回,每每都能准确对上没有丝毫遗漏,这份对枪法招式速度和力道的把握拿捏得恰到好处

    莫大越打越是心惊,原本只想试一试林沙的实力如何,没想到一试之下却让自己陷入被动。

    一套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使完,林沙不仅没被他如梦似幻的剑法迷惑,反而越战越勇气势如虹。

    林沙却是心中暗笑不已,手上短枪舞得风车也似,轻轻松松将莫大使出的剑招全部隔挡没有一丝遗漏,手上短枪如灵蛇乱舞还时不时变幻轨迹出其不意来上一下,整得莫大都有些手忙脚乱心惊不已。

    以他和衡山派的良好关系,自然见识过衡山三大绝学之一的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

    听名字就知道了,这套绝学以变幻为主,乃衡山派一位前辈高手所创武功。这位高手以走江湖变戏法为生,后随实力提升竟将变戏法的本领渗入武功之中,使其出招变化古怪惑人心神。

    后经衡山历代高手补充完整,这才有了大名鼎鼎的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这套绝学,被衡山派列为三大镇派绝技之一

    可惜,如果莫大使出的是回风落雁剑的话,林沙还会忌惮一二,那玩意使出速度实在太快,而纯以招式变幻为主的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却正好被他克制。

    怎么说他前世都是从尸山血海中厮杀出的狠人,如果还被一套剑法招式变化迷惑了心神,那他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所以,莫大这次打错了算盘

    “林沙小友好枪法”

    眼见奈何林沙不得,莫大没有继续下去的心思,手上剑法突然增速逼开林沙,身形一闪向后飘荡而去,手中长剑一闪已重新收入胡琴之中。

    “客气客气,莫大先生这一手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才叫区区大开眼界,受教了”

    林沙持枪挺立,呵呵一笑不以为甚道。

    “小友此次来衡山,是为了参加刘师弟的金盆洗手大会”

    莫大微微一笑,脸上皱纹舒展眉宇间的苦闷舒缓不少。

    “正是”

    林沙呵呵一笑直言道:“以区区跟米大哥的关系,如此大事岂有不来之理”

    一老一少都很有默契,刻意避开了刘正风金盆洗手这件尴尬事,免得伤了颜面失了和气可不好。

    “不知小友跟上老朽有何见教”

    跟林沙寒暄一阵,莫大便渐感不耐,他是个独行侠似的人物,性格有些孤僻怪异,要不然也不会整天拿着把胡琴四处卖艺讨赏,要不是他的实力和江湖地位摆在那,只怕衡山派早成了整个江湖的大笑料。

    “不知莫大先生,对刘前辈的金盆洗手有何看法”

    既然莫大直言开口,林沙也没啥好藏着掩着的,尽管明知可能引来莫大不爽也不得不问出口。

    “小友这是何意”

    果然,莫大脸上的笑容一敛,又重新变成了一张苦大仇深的苦瓜脸。

    “莫大先生不要误会”

    林沙轻轻摆手,解释道:“刚才在茶馆之中,莫大先生您也听到了,眼下衡山城江湖人士汇聚,而衡山派却闷声不响不作不为,很容易便引起江湖同道的困惑和误解”

    莫大沉默不语,脸上苦闷之意更甚。

    “当然小子没有资格置喙衡山派如何行事,不过偌大一个衡山城竟没有一个衡山弟子出面接待各方宾客,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林沙先手拱手致歉,而后也没理会莫大越发苦闷的苦瓜脸,将自己心中想法原本道出:“以衡山派在江湖上的声望,被一干不入流的江湖同道误会也就罢了,怕就怕有人暗中造谣生事给衡山派摸黑啊”

    莫大闻言吃了一惊,再也保持不住沉默急问:“难道小友发现什么了不成”

    林沙摇了摇头,轻声解释道:“小子并未发现什么”

    见莫大神色一松,他赶紧接着道:“可我在衡山城,遇到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采花大盗万里独行田伯光,还有声名不显却劣迹斑斑的塞北明驼木高峰”

    莫大闻言脸上变色,林沙不等他有何反应继续道:“要说刘前辈金盆洗手,跟这两位邪道高手没有任何交集,可他们却不约而同赶了过来,这里头要说没点关碍小子是万不敢信的”

    “那小友的意思是”

    莫大脸上神色郑重起来,一双浑浊老眼精光四射急声问道。

    “我觉得有人想搅乱浑水,莫大先生可要提高警惕”

    林沙脸上露出轻松笑容,建议道:“衡山派最好派出弟子帮忙维持秩序,同时还要时刻监视衡山城里外来江湖人士的大致举动,做到心中有数别到了紧要关头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

    莫大很有些犹豫,脸上神色好一阵变幻不定。

    “还有,象小子这等明白底细的人,自然知晓莫大先生与刘前辈之间的关系如何,但外人不知晓啊,任由他们这样胡乱猜测下去也不是个事,莫大先生还要早做决断才好”

    林沙呵呵一笑将该说的都说了,能做到这份上已经看在之前多年的交情上。至于莫大先生是否听得进去,就不关他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