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

    有些人的嘴就是欠抽,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是他们放大炮大放厥词的地头么

    之前一众江湖汉子猜测刘正风突然金盆洗手的原因,最严重的不过也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仇家,为了不给家人惹祸这才行如此之事。

    当然,在座江湖汉子心中如何作想没人知晓,只要他们嘴上没犯了衡山派的忌讳,有些事情自无不可对人言。

    可有些人就是嘴巴犯贱,非得弄点送大爆料出来已显其能,好享受那一会众人关注的风骚。

    只见突然间有位中年汉子大声说道:“兄弟日前在武汉三镇,听得武林中的同道说起,刘三爷金盆洗手退出武林,实有不得已的苦衷?!?br />
    众人一听顿时起哄,纷纷询问是何缘故

    谁料另一个矮胖子半路跳了出来,粗声粗气的道:“这件事知道的人着实不少,你又何必装得莫测高深大家都在说,刘三爷只因为武功太高,人缘太好,这才不得不金盆洗手?!?br />
    他说话声音很大,茶馆中登时所有目光都集中过来,好几个人齐声问道:“为甚么武功太高,人缘太好,便须退出武林,这岂不奇怪”

    坏了

    林沙与林平之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丝丝不妙。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衡山派的内部秘事,岂是你一无名之辈,有资格胡言乱语的

    林沙都怀疑这矮胖子是嵩山派布下的托,专门做造谣生事败坏衡山派的声誉,等到嵩山派动用雷霆手段之时,用舆论压力逼迫莫大不好插手救援。

    丫的你都跟刘正风势成水火了,在刘家遭难之际突然跳将出来,是不是早就窥视多时准备给刘正风难堪

    果然,林沙眼角余光瞥见坐在角落里的莫大脸上怒色一闪而逝,原本就苦逼的脸更加苦涩。

    他俩暗暗握紧了枪杆和剑柄,只待情况不妙立即出手弹压。

    怎么说都跟衡山派渊源不浅,况且莫大就在跟前总要表示表示。

    见引得茶馆众人关注,那矮胖汉子满脸得意洋洋,不知死活继续大爆猛料:“不知内情的人自然觉得奇怪,知道了却毫不希奇了?!?br />
    众人一听满脸兴奋,当即齐齐起哄道:“那是甚么内情”

    那矮胖子本还想拿捏,谁料被众人一激便脸红脖子粗大声道:“刘三爷金盆洗手,那是为了顾全大局,免得衡山派中发生门户之争?!?br />
    我叉,你个矮胖子还真敢说啊

    他清楚看到,莫大拿着胡琴的手一顿,脸上苦涩更甚显然动了真怒。

    而茶馆里好几个江湖人不知死活起哄道:“甚么顾全大局”“甚么门户之争”“难道他们师兄弟之间有意见么”

    那矮胖子得意道:“外边的人虽说刘三爷是衡山派的第二把高手,可是衡山派自己上上下下却都知道,刘三爷在这三十六路回风落雁剑上的造诣,早已高出掌门人莫大先生很多?!?br />
    说到这儿,他故意压低了声音兴奋道:“莫大先生一剑能刺落三头大雁,刘三爷一剑却能刺落五头。刘三爷门下的弟子,个个又胜过莫大先生门下的。眼下形势已越来越不对,再过得几年,莫大先生的声势一定会给刘三爷压了下去,听说双方在暗中已冲突过好几次。刘三爷家大业大,不愿跟师兄争这虚名,因此要金盆洗手,以后便安安稳稳做他的富家翁了?!?br />
    ”够了“

    眼见那矮胖子说话越发不着调,林沙再也坐将不住拍案而起,眯缝着眼睛看向那矮胖子冷声提醒:“这位兄弟说话注意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小心祸从口出引火烧身”

    突如其来的大喝令得茶馆稍稍一静,而后又迅速喧哗开来。

    “小子你是什么角色,我们说话碍着你什么了”

    “不要理这愣头青小子,咱们继续刚才没尽话题”

    “真是晦气,到哪都能遇到这样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菜鸟”

    “”

    一些胆大的江湖汉子对林沙纷纷报以怒目,七嘴八舌出声指责其多管闲事,那矮胖子脸色更是青一块红一块难看之极,眼见众人帮他出头顿时得意洋洋,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不屑。

    当然,要他找林沙麻烦却是不敢的。

    林沙虽然眼下才十五岁,却是身高六尺猿背蜂腰,一身健子肉将蓝色劲装撑得满满当当,加上一身气血充盈眼神锐利,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角色。

    而他一身铁布衫功夫又练到登峰造极之境,虽然不像那些纯练外功的江湖中人那般浑身肌肉虬结,却也一身腱子肉精悍之气外露。

    那矮胖子也不是啥江湖成名人士,不然也不会窝在这么个不起眼的小茶馆吹牛打屁,比量了一下双方身材年龄上的差距,果断的装起乌龟缩起脑袋。

    当然,林沙这一嗓子也不是没有效果。

    那些胆子不大,又或者行事一向谨慎小心的江湖汉子,就再也没有吭声附和了,没人提醒的话他们倒也不在意,反正法不责众嘛??墒茄巯铝稚臣热惶崃烁鲂?,他们要是再不知好歹,以后衡山派寻这个由头找麻烦的话他们可担待不起

    “怎么,诸位有何意见”

    林沙目光冷厉,缓缓扫视一圈茶馆里满脸不爽的江湖汉子们,手腕轻抖随身短枪带着凄厉尖啸从桌上横扫而过,只见枪尖寒芒闪闪一闪即逝,不等茶馆一干江湖汉子反应过来已收枪挺立。

    砰

    林平之十分配合的一拍桌子,只见桌上两只茶碗整整齐齐分成两下两半,其中上半部分杯沿蹦跳着落在茶桌之上。

    咝

    小小的茶馆响起一片倒吸凉气之声,好几位还想着给林沙一个深刻教训的粗鲁汉子吓得变了脸色,一个个乖乖坐在原地不敢动弹。

    这样的手段他们不要说见识,就是听都没怎么听说过,一枪下去拳头大小茶碗一分为二还不伤分毫,这能耐啧啧

    至于认货之辈更是脸色凝重,看向林沙的目光中透着毫不掩饰的震惊,这不知名小子好高明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