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祸从口出”

    林沙一把按住林平之的肩头,将他牢牢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轻轻摇了摇头淡然说道。

    声音虽轻,却正好可以让邻桌那三位口无遮拦的黑衣汉子听到,顿时只见这三货神色一凛慌忙闭口不言。

    少了那三不知天高地厚的黑衣汉子胡言乱语,茶馆又恢复了之前的喧闹嘈杂,一干明显身处江湖底层的江湖汉子们,对于刘正风此次突然金盆洗手,不明所以之余难免胡乱猜测。

    林沙和林平之两人侧耳倾听,不时听到一些脑洞大开的荒诞猜测,忍不住苦笑出声替话题人物刘正风感到不值。

    也不怪一干不明底细的江湖汉子胡猜乱测,刘正风还只五十来岁正当武功鼎盛的时候,为甚么忽然要金盆洗手,那不是辜负了他这一副好身手吗

    再说衡山派如此声势,以刘正风在衡山派的威势,起码再风光十年等后辈弟子成长起来后再放手也不迟。

    衡山派可是堂堂五岳剑派之一,实力强横影响力巨大,茶馆里一干身处江湖底层的汉子们,实在想不明白刘正风为何突然放弃如此大好前程

    如果换作他们的话,打死他们也不会轻易放手如此大好权势和风光地位的。

    当然,也有人猜测刘正风招惹了不该招惹的狠角色,为了避免殃及家人这才不得不急流勇退的。

    让人大敢诧异的是,这一说法竟还很有市场

    一般武林中人金盆洗手,其背后原因有很多。

    倘若是上的大盗,一生作的孽多了,金盆洗手之后,这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勾当算是从此不干了,那一来是改过迁善给儿孙们留个好名声,二来地方上如有大案发生也好洗脱了自己嫌疑。

    当然刘正风情况不同,他家财富厚衡山刘家已发了好几代,这一节当然跟他没有干系。而且以衡山派的势力以及刘正风的做派,也定然不会做下此等上不得台面之事,根本不需他多做什么想要巴结讨好的人自会有大把金钱奉上。

    可问题是学武的人,一辈子动刀动枪不免杀伤人命多结冤家。一个人临到老来,想到江湖上仇家众多,不免有点儿寝食不安,像刘正风这般广邀宾客扬言天下,说道从今而后再也不动刀剑了,那意思是说他的仇家不必担心他再去报复,却也盼他们别再来找他麻烦。

    “林沙老大,我父亲可不可以也来个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林平之听得很有些心动,貌似这些条件都很适合他们林家使用。

    “省省吧,你林家以后不开镖局了”

    林沙只是轻飘飘一句,便让林平之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要是我家以后不走镖了呢”

    不过他还不死心,他家几代积累的财富也不是开玩笑的,比之衡山刘家只强不弱,为了生命安全关掉镖局生意也不是不可。

    “那也没用”

    林沙毫不客气轻声打击道:“那些野心家看中的是你们家的祖传之物,又不是你们家的镖局。要是你们家主动偃旗息鼓退出江湖那更好,他们动起手来可以放开顾忌为所欲为,再也用不着顾忌啥江湖道义”

    林平之神色一凛再不多说,他家情况与刘正风完全不同没有借鉴意义。

    或许是茶馆中的气氛太过热烈,引起一干江湖汉子的谈性,开始大家还收着点有所顾忌,后来说得兴起就啥都顾不得了大侃特侃。

    有为刘正风表示担忧的,认为其金盆洗手后为仇家报仇提供了方便。

    也有认为刘正风此举深合急流勇退之道,是极为聪明之举的。

    更有对此不以为然的,认为刘正风正值大好年华,武功也到了极为高深境界,此时突然金盆洗手对衡山派绝不是什么好事。

    一干江湖汉子议论得兴起,受到气氛感染林平之也不禁心思涌动,将刚才的烦恼抛之脑后好奇问道:“林沙老大你怎么看”

    “我能怎么看”

    林沙呵呵一笑,压低了声音没好气警告道:“刘正风突然在这时金盆洗手,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说不定事涉衡山派隐秘,你小子嘴巴放严点不要胡乱猜测,免得给自己也给父母招灾”

    说这话时候他突然眉头一皱,猛然扭头向茶馆某个不起眼角落望去,正对上一双熟悉的浑浊老眼,不由咧嘴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莫”

    林平之顺着林沙的目光望去,顿时大吃一惊忍不住脸上变色惊呼出声。

    “闭嘴”

    林沙猛然低声呵斥,硬生生将林平之急欲脱口之音压了回去。

    林平之脸色变幻不敢吭声,只隐蔽的向茶馆角落遥遥作了个拱手动作。

    林沙心中轻笑,果然莫大先生还是来了,就是不知道刘正风清楚不清楚

    连米为义都看出了刘正风与魔教中人往来密切,他可不相信作为堂堂的衡山派掌门,莫大没有半分察觉

    刘正风突然金盆洗手对衡山派的影响确实不小,可只要他一日健在衡山派的潜势力便一日不衰,包括衡山派最为出色的两位精英弟子向大年和米为义在内,都跟着师傅刘正风一起退隐江湖,这未尝不是一件保存衡山派实力的好事。

    纵观笑傲江湖影视剧,五岳剑派有两位野心勃勃的掌门人,左冷禅野心暴露在外岳不群雄心隐藏甚深,而此时左冷禅才刚刚开始暴露野心,暗中动起了整合五岳剑派的心思。

    要说起来,衡山莫大先生铁定是最先察觉不对劲的敏锐人士之一,不然也不会在这等敏感时刻,亲自窝在衡山城做暗中?;ち跽缰?。

    至于原著中刘家发生的悲剧,其实以衡山派的势力完全可以提早发现并及时消除,只不过无论刘正风还是莫大先生,都低估了左冷禅整合五岳剑派的决野心以及削弱衡山派的决心。

    不然,以衡山派在衡山城的实力,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嵩山派那一票好手的行踪,这不是开玩笑么

    他要不要把嵩山派来了大票高手的消息,告诉莫大先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