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心中恨余沧海恨得要死,可林震南终究没有勇气与余沧海正面对上,三言两语间便达成了共识……

    俘虏的四位青城弟子无条件释放,青城派也不得再找福威镖局的麻烦!

    有林沙这样的大高手在旁见证,余沧??刹桓叶裁赐崮越?,要真把这位小爷惹恼了他和青城派都吃不消。小说∈↗,

    达成了口头协议之后,余沧海与手下三位精英弟子屁都没多放一个,转身匆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至于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以后再找机会染指不迟。

    没错,他根本就没熄过染指林家《辟邪剑谱》的意思,只不过眼下形势比人强不得不退让而已。

    林沙是位大高手不错,可他又不是福威镖局中人,能保得了林家三口子一时,也?;げ涣怂且皇?。

    既然那么多年都等得了,再多等待几年时间又如何?

    ……

    好不容易暂时解决了青城派的麻烦,无论林家三口子还是跟着来纯粹摇旗呐喊的镖师趟子手,都齐齐松了口气。

    “林沙……”

    看到青城派一行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之中,林震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满心忧愁,看向林沙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等回去再说!”

    林沙大手一挥,没让林震南把心中担忧说出来。

    林震南担忧些什么他心知肚明……

    正如《春秋左传·桓公十年》中虞叔所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是也。这说的是一个人本来没有什么罪,但是因为你有了宝玉,这下就麻烦了,宝玉就成了你的罪过了。

    林震南之前一天到晚忙着做生意,也没有什么时间和兴趣多读一点儿书,是以这么有名的典故居然完全没有听说,否则也不会落得眼下尴尬的处境。

    林震南一生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在险恶江湖行走,倒像个林黛玉似的“不肯多说一句话,不肯多行一步路”,唯恐得罪了那个大神,惹来麻烦,礼数那叫一个周到。

    没办法,林家实力不强却有那令江湖中人人垂涎的《辟邪剑谱》,《辟邪剑谱》就是林家眼下处境危险的最大根源。

    宝物岂是普通人能够享用的,即使有一天老天不开眼,普通人得到了宝物,那也根本没有办法守住它,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射雕英雄传》里有一个情节,当世五绝于华山之巅论剑,说得好听,其实就是群殴而已。

    目的呢?只有一个,抢一本书——《九阴真经》。

    最后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王重阳得到了《九阴真经》,这应该说实至名归。因为要不换任何另一个人得到了真经,肯定也会被王重阳强行抢走,并且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很不幸,林总镖头没有王重阳那样的功夫。

    你没有天下第一的功夫,却整个天下人人都想要的宝贝放家里,还搞得天下人人皆知宝贝就在你家,你这不是找死吗?

    眼下跳出了个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余沧海,暗中还隐藏着一位身手更加高强的黑衣蒙面人,还不知道没浮出水面的高手和势力有多少,这不得不让林震南担忧害怕,如果都是余沧海这一级数的高手窥视,就算十个福威镖局也不够看???

    果然,刚一返回镖局总部,打发走了一干兴高采烈的镖师趟子手,林震南协同夫人以及儿子将心中担忧道出,希望林沙可以指点指点替他们指出一条明路。

    他现在看出来了,福威镖局在真正的江湖大豪眼中屁都不是,随便来个一流好手都能让镖局覆灭。

    至于直线所作准备不能说一点效果没有,但相比于林家所面临危险,只能说聊胜于无而已。

    他老岳丈贵为金刀门门主,手下徒子徒孙不少,可说实话武功比之余沧海都不如,就是闻讯后第一时间赶来也没用。

    况且现在林震南正是最为敏感之时,他老丈人对林家《辟邪剑谱》有没有窥视之心他也不敢保证,总之洛阳金刀门的势有没有效果都不大。

    至于之前努力结交的一干江湖豪杰,面对《辟邪剑谱》这等神功绝学的诱惑,又有几人能够保持清醒头脑他也不敢保证,与其怀疑这个用心不良那个心怀不轨,还不如别拉人跳水跟着倒霉。

    眼下,他们林家能够依靠或者说信任的,也只有林沙了。

    林夫人王氏和林平之还为能逃过一劫庆幸不已,可一听丈夫(父亲)所言担忧,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同样满心忧虑。

    想想被江湖无数高手窥视的场景,就觉背后发凉寒毛倒竖,估计连睡觉都不会安稳,这场景实在太过恐怖。

    所以,他们一齐眼巴巴看向林沙,希望他能给他们一家子指条明路。

    “看着我干什么?”

    林沙端坐于太师椅上,悠闲的抿一口香铭,见林沙三口子一脸哀求望了过来,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别指望我会一直留在这里,过几天我便要出发参加衡山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

    见林家三口子闻言脸色大变,他不由摇了摇头一脸不爽,想了想还是给他们指了条明路:“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们,福建你们是待不下去了,想要保命的话其实很简单,扬帆远航避居海外是最好避祸途径!”

    林家三口子有些意动,闽地自古以来便海贸发达,对海外情形并不陌生,还有熟人在外照应倒也不失一个好去处。

    不过经过一番商议最后还是否决了这个提议,如此一来福威镖局祖业丧失怠尽不说,以后再想回来就不容易了。

    林震南夫妇还好,他们倒是能忍受这样的长途跋涉,可惜林平之却不乐意,他正是热血冲动年纪,加上又有一身好武艺,正想在江湖上闯出名堂来,哪肯跟随父母就此‘归隐’?

    见林家三口子不愿远离国土,林沙又指明了一条保命之途:“把镖局总部开到衡山去,尽管衡山派不怎么待见福威镖局,但你们在他们核心势力范围内,起码的安全保障是没问题的,余矮子就不敢在衡山如此明目张胆杀人欺人!”

    林家三口子眼睛顿时一亮,觉得这确实是个不错主意,不过镖局总部搬迁可不是件小事,想要立刻做出决断却是没有可能。

    “前路我给你们指明了,至于你们选择哪条自己商量着办!”

    林沙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所以指明了两条道儿后便直接拱手告辞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