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来了!

    还以为王母多沉得住气,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林沙吩咐守门仙官,道:“请她进来说话!”

    玄女进得勾陈帝宫,满脸恭敬施礼道;“见过帝君!”

    在勾陈帝君跟前她不敢放肆,尽管她的资历比林沙老得多,不管是在人族的资历还是在天庭的资历,可惜实力不如人就得老实低头。

    “恩,王母寻本座何事?”

    林沙没有客气,直接开门见山问道:“有事说事,本座没心情听废话!”

    “帝君是这样的!”

    玄女心头一惊,不敢怠慢解释道;“前不久太阳星现扶桑木虚影,王母不知其中有何内情,正好那时帝君出外游历,王母想问问帝君可知此中详情?”

    太阳星现扶桑木虚影?

    林沙先是一愣,而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难怪阐教那两位急不可耐寻上门,原来事涉扶桑木这样的先天十答灵根啊,现在看来这两位的反应还算克制。

    扶桑木还是孕育金乌一族场所,其珍贵之处无需多说。

    “你可回话王母,就说本座下得洪荒,只在人间东夷大商行走,实在不知太阳星出现异象的原因!”

    这不是虚言,他确实不知此中内情。

    林沙可不认为区区一滴金乌精血,估计还是当初被后羿射杀的金乌太子之血,能引得扶桑木虚影现身,真要有这等奇异之处,他们当初也不会死得那么凄惨。

    “谨尊帝君吩咐!”

    玄女微微躬声开口,心中却是苦笑连连,她此行乃是请勾陈帝君赴瑶池一行,可眼下她却没胆子开口说这话。

    王母托大了!

    勾陈帝君身为天庭六御之一,实力强横可能不在王母之下,王母想要请他前去瑶池说话,姿态摆得过高了。

    玄女自然不会主动触怒勾陈帝君,施礼之后便离开了帝宫,直接脚踏祥云返回瑶池,她要提醒王母不可过分托大了。

    林沙自然不知王母的心思,不然的话非得翻脸不可。

    ……

    再说玄女返回瑶池,拜见王母。

    “怎么不见勾陈帝君?”

    王母见到只有玄女一人,凤眉微皱不悦道。

    玄女不敢怠慢,急忙将她在勾陈帝宫的经历述说一遍,最后劝道;“娘娘不可大意,之前阐教两位帝君都在勾陈帝宫那吃了鳖,显然这次出行勾陈帝君的实力又有进步!”

    王母脸色一阵阴晴变化,她不是听不进意见的独夫,此时的她只是刚刚上手天庭权柄,还远没到一言九鼎的地步,心中的傲气还没有膨胀起来。

    玄女的提醒叫她深思,别的不说,这次让玄女请勾陈帝君过来,就是一次妥妥的败笔,很有打脸嫌疑。

    大家都是天庭帝君,只是分工不同罢了,没有高下之分,只有实力强弱而已,真没必要如此托大,做出得罪人的举动。

    “如此,本座知晓了!”

    王母点头笑道;“以后多跟勾陈帝宫走动,不要把关系弄得冷淡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起到作用!”

    至于之前准备询问勾陈扶桑木之事,她却是没有再提。

    心中有些急噪了!

    王母忍不住在心中暗暗自嘲,仔细琢磨,扶桑木的事情,跟勾陈应该没什么关系,这么急着把人请来很是不妥。

    没得,还叫勾陈低看一眼,太沉不住气了!

    就算扶桑木出世又如何,那是准圣们争夺的利益,而她只有大罗中期修为,根本就没资格参与进去,就算知晓得再多也是没有多少作用的。

    想通了这些,王母不再纠结扶桑古木之事,重新把心思投入在天庭事务之中,眼下正是彻底树立威信的时候,可不能掉链子功亏一篑。

    瑶池泛起的点点水波,迅速消弭于无形,并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

    另一头,太乙真人和南极仙翁怏怏而回,很有默契跑到南极仙嗡的帝宫商量,怎么针对勾陈帝君。

    “太嚣张了,实在太嚣张了!”

    到了地方,升起阵法屏障,太乙真人脸上全是怒色,冷然道;“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教训这厮一回,省得旁人还以为咱们好欺负!”

    “怕是很难??!”

    南极仙翁的话,却是颇有些丧气:“这厮也不知怎么修炼的,实力竟然又有不小进步,怕是你我联手也难以匹敌??!”

    之前勾陈突然爆发气势,将他们齐齐震退百里,那等实力可不是说着玩的。

    起码都有大罗中期颠峰境界,这样强悍的实力,不是说他们得罪不起,主要是感觉真跟勾陈彻底闹翻得不偿失。

    又没有结下死仇,只是一些小矛盾罢了,南极仙翁不是很赞成使用过激手段,起码留点缓和余地。

    他把心中想法道明,太乙真人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阐教大罗虽多,却没有处于大罗顶峰的存在,遇到林沙这样的强手无可奈何。

    之前还有一个燃灯可充场面,可是现在么……

    林沙不知王母还有阐教大能的心思,就算知晓也不会太过在意,只要他的实力始终保持优势,不管旁人有什么想法,想要算计他的话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有他亲自坐镇勾陈帝宫,将外头所有窥视目光全部拦截!

    一边处理日常事务,让万神之间的关系理顺,同时制定了一套比较严密的出勤制度,慢慢开始推广实行。

    一边调控万神的任务安排,先把邬文化送出去完成之前的安排,接着又派出了不少出身大商的神灵慢慢组建一套监控洪荒天地的网络。

    勾陈帝君统帅万神,乃是天庭对外征伐的主力,针对的目标全都是行为处事违背了天道的存在,具有相当的危险性和风险。

    好在有封神榜存在,他手下统帅的万神不惧死亡,只需花费足够能量便能重新复活。

    可这依旧掩饰不了万神的辛苦,有胆子做出违背天道法则的存在,实力哪能弱得了,其实万神的压力相当之大。

    之前林沙一直都在为提升修为忙碌,对于统帅万神之事并没有太过注意,一直都是让其野蛮发展。

    反正万神之中有不少之前大商出身的神灵,他们对林沙这个大商少师相当服气,管理起来很是方便,并不需要林沙多费心思。

    只是如此一来,管理方面难免松懈,一干出身人族的神灵,依旧拿人族那套行事,在天庭却有些不合适宜了。

    他们毕竟都已经是神灵了,能够使出的手段,比之凡人时期可要宽泛得多,自然不能完全照搬以前的行事规矩。

    等林沙腾出手来,第一时间便组建了专属于勾陈帝宫的监察网络。

    不是他突然起了野心,而是确实需要这样的监察网络存在,帮助他调查监视要针对的对象。

    总不能王母那边下达命令,勾陈帝宫这边却是一头雾水吧?

    必须提前做到有的放矢,然后才好调派合适神灵出战。

    不然,什么情况都不清楚,贸贸然出战轻则任务失败,重则伤亡惨重甚至全军覆没。

    这样的结果,无论是天庭还是勾陈帝宫都不愿意见到。

    还好,由神灵组建的监控网络,轻易就搭出了一个架子出来,不管天庭以后想针对哪个方向用兵,勾陈帝宫的监控都能第一时间做到心中有数。

    有了神灵负责的监控网络,林沙对洪荒大陆发生的某些大事,再也不是两眼一摸黑,都能及时得到反馈。

    这样就好!

    用不着太过精细,只要知晓了某方面的大旨情况,林沙调兵遣将的时候,能够做到有的放矢,不会做出糊涂事来。

    同时,有了监控网络在手,他对洪荒大陆的大事件都有所了解,起码知晓大海来龙去脉,不会受了旁人的欺瞒。

    总之,勾陈帝宫的动作虽然不大,可效果却是极为惊人。

    这些,一直紧密关注勾陈帝宫的天庭高层看到了,同样看到好处的,却是亲自负责监控洪荒天地的神灵。

    这不,雷部之首闻仲突然到访。

    林沙亲自出门迎接,分宾主落座后寒暄一阵,便直接进入正题:“文仲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吧,突然上门所为何事?”

    闻仲颇为尴尬,他之所以上了天庭后,与林沙渐渐行渐远,还不是自尊心作崇,不愿叫林沙还有熟悉神灵,发现他的异常么?

    不过此行事关重大,他又知晓林沙的性子,所以对林沙的调侃不以为意,所以笑笑也就过去了。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能帮的本座一定不会推辞!”

    笑着调侃几句,林沙适时收起脸上笑容,再次开口问道。

    闻仲见此不再迟疑,急忙将此行目的说了出来,最后才道;“天庭神灵必须履行自身职责,时间拖得越久越是难以安排!”

    “真君一如既往的犀利!”

    林沙哈哈一笑,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些问题,其实本座早有考量,想要让万神履行职责说难也难,当然说简单也简单得很!”

    “哦,帝君已经有了通盘考虑么?”

    闻仲眼睛一亮,急声问道。

    “先不说本座的想法,真君觉得要是咱们出手的话,应该从什么地方着手?”

    林沙摆了摆手,笑着反问。

    “五岳最好!”

    闻仲想也不想直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