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嗤

    午后炽热的阳光之下,小丘庄不远处的小树林突然爆发一团璀璨剑光。

    一身形高大的黑衣蒙面人冲出小树林,手中一柄长剑爆发惊人威力。

    刺,扫,挑,撩等等基础招式使出,无不带着凛冽威势气爆轰鸣,咻咻咻的刺耳锐啸不绝于耳,剑气纵横往来交错,编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剑光之网

    咻咻咻

    林沙挺枪前刺不甘示弱,手中一杆短枪如蛟龙出海威力惊人,又好象毒蛇出洞暗藏杀机。一会直来直往气势暴烈不留后路,一会又是灵巧多变枪杆弯曲崩直让人防不胜防。

    一枪一剑迅速绞杀在一起,撞击出一道道璀璨火花。

    黑衣蒙面人一招一式无不是江湖上最简单的剑法套路,可在他使出却威力宏大大有势不可挡之势。

    林沙一杆短枪枪法凌厉不遑多让,盘旋飞舞左右纵横气势凌厉,身法灵便脚步便捷留下道道残影。

    两人于小树林边缘交手激斗,正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时只见劲风四溢狂风大作,一时又听得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声不绝于耳。

    林沙只觉每一次碰撞,手上短枪之上都会传来一股奇异力道,绵绵不绝好似长江大河一发不可收拾,沿着韧性极佳的枪杆冲入林沙手掌之中,于手臂经脉肆意破坏往来冲突。

    好精湛的内力

    不要说余沧海比之不上,就是刘正风都隐隐不如,眼前黑衣蒙面人绝对是个高手

    所幸他体内自生内力也不是吃素的,察觉有外来户强行杀入立即做出反应,手臂几条经脉中的内力自主运转,如运输大队般一点点挟裹外来内力运转全身十二正经,在小周天运转中迅速被消磨干净。

    在此期间他体内气血一阵阵翻涌,不仅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激起他更强的斗志,手中短枪运使越发如意,拳脚攻击也带上了凌厉的气爆轰鸣。

    叮

    一声清脆金属撞击声震人耳膜,枪剑相击激起一片暗淡火花,交手两人身体同时一震,持枪握剑的手臂高高扬起暂时失去威胁。

    黑衣蒙面人反应当真迅速,另一只手带着磅礴气劲挥掌攻来,林沙自然不甘示弱,体内气血沸腾一记凶猛炮拳轰出,与袭来手掌重重撞击在一起

    砰

    林沙只觉一股巨力从拳上传回,而后一道汹涌如潮的内力疯涌而入,肆无忌惮在他手臂经脉游走肆虐,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沿着手臂经脉迅速向上蔓延。

    他蹬蹬蹬一连后退好几步,体内自生内力运转速度快到了极至,迅速将涌入经脉中的外来内力压制并飞速消磨,身上不适之感也正迅速消退。

    喀嚓

    黑衣蒙面人的情况更加糟糕,林沙全力运使内家拳暗劲颠峰实力的一拳何等恐怖,明劲暗劲不停变化疯狂破坏黑衣蒙面人的手臂筋骨,只听喀嚓一声脆响其已直接被疯狂肆虐的两道劲力打折骨头。

    与此同时,明劲颠峰实力爆发的强悍巨力,也直接将手臂骨折的黑衣蒙面人击飞了出去,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逆血受了不轻伤势。

    这家伙的战斗经验不可谓不丰厚,临机应变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强悍,受此重创只是闷哼出声,顺着倒飞之势脚下轻一点地,身形便如大雁一般高高飞跃而起,几个起落间便已消失在茂密的小树林之中。

    讨厌的轻功

    见此林沙没有深入茂密树林追击的意思,站在小树林边缘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藏在衣袖中的手臂微不可查的连连抖动,将涌入手臂经脉的最后一丝外来内力甩掉,这才满脸不爽返身回到镖局一行之中。

    “怎么样,林沙你没事吧”

    林震南方从震惊中回神,急忙上前担忧问道。

    “没问题,起码教训余矮子没问题”

    林沙淡然一笑,眼睛有意无意的扫了余沧海一眼,对他刚才没趁机捉拿林震南一家的表现表示满意,当然该讥讽还得讥讽。

    “哼”

    余沧海一张老脸黑如锅底,被林沙这一眼气得不轻,不过他此时心中满满都是惊涛骇浪,暂时息了捉拿林家三口子的心思。

    尼玛林沙才刚刚讥讽他为傻子,被人当了枪使还尤不自知,没想到下一刻便真的跳出一位黑衣蒙面高手。

    没错,以余沧海的眼光,怎能看不出黑衣蒙面人的实力高强

    虽然不愿承认,可他心知那黑衣蒙面人的实力铁定在他之上

    更让他惊讶不已的是,那位黑衣蒙面人的身影似曾相识,好象就是他认识的某个名门大派的朋友

    同时林沙的实力也让他震惊不已,没想到这小子的拳脚功夫那般犀利,一拳便将实力更在自己之上的黑衣蒙面人手骨打折,同时还将其轰飞了出去,这得要多大力气才行

    这边林家三口子心中的震惊一点都不亚于余沧海,他们也没想到真的还有高手窥视在旁,显然目标同样也是他们家祖传的辟邪剑谱

    那黑衣蒙面人表现出的实力,比之余沧海一点不弱甚至更强,他们一家三口就算齐上也不是对手。

    而林沙表现出的强悍实力同样让他们震惊,当然更多的却是惊喜,有这么一位高手护卫身旁真叫人安心。

    “怎么样余矮子,现在咱们还继续打下去么”

    三言两语便将林家三口子应付过去,林沙回头冲着脸色难看之极的余沧海裂嘴冷笑。

    “哼”

    余沧海冷哼出声,眼中杀机尽显却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明知附近可能还有强敌窥视,他要是还不知道保留实力怎么死的都不知晓。

    “把我那四位弟子交出来,我青城派与福威镖局的梁子暂时告一段落”

    沉吟片刻,就当林沙有些不耐烦想要再次开口讥讽之时,余沧海终于开口说话。虽然语气依旧强硬,可话中的妥协退让之意在场众人都听得出来。

    “林总镖头,这事就交给你了”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回头冲着林震南吆喝一声便闭口不言,一副置身事外看好戏的架势让余沧海恨得牙痒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