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陈帝君回来了!

    林沙这次没有悄然返回,而是大摇大摆直接从南天门进了天庭。

    小心很快传入有心人耳中,当林沙刚刚返回勾陈帝宫,还没好好询问邬文化他离开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时。

    “东极青华大帝,南极长生大帝到!”

    门外的仙兵一声吆喝,林沙带着邬文化从了大门,正好见到两位阐教大能联袂而至。

    没有理会邬文化不安的眼神,林沙自然清楚这两位来者不善。

    可那又如何?

    以他此时的实力,分分钟就能叫这两厮怎么做人!

    “两位帝君突然来防,所为何事???”

    他就站在帝宫门口,一点请人入内叙话的意思都无,直接开口问道。

    太乙真人和南极仙翁的脸色齐齐发黑,没想到勾陈帝君如此不给面子,心头火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

    太不给面子了!

    “哼,勾陈帝君之前去哪了?”

    强压心头不爽,太乙真人冷声质问。

    “关你屁事!”

    林沙冷笑反问:“王母都没说什么,轮得上你多管闲事?”

    “你……”

    太乙真人气急,一身太罗初期气势毫不保留呼啸而出,山呼海啸般朝林沙以及勾陈帝宫呼啸而去。

    “你这是,想要跟本座动手?”

    林沙眯缝着眼睛,岿然不动任由狂暴的气势碾压而来,声音沉稳没有丝毫异样。

    不好!

    南极仙翁急忙拉了一把暴怒的太乙真人,他看得十分清楚,太乙真人狂暴的气息到了林沙跟前,好似牛泥入海悄无声息,伸手的守宫仙兵一点异常反应都无。

    这说明什么?

    南极仙翁想到某处,忍不住心头发寒,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忌惮。

    “两位请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似笑非笑扫了南极仙翁一眼,林沙顺手挥袖,一股庞然不可阻挡的力量凌空浮现,直接将太乙真和南极仙翁震飞百里。

    “本座提醒你们一句,不要把本座当昊天!”

    两人耳中,突兀响起林沙的一声冷哼,顿时凝实的元神一阵摇晃,体内法力突然变得狂暴差点没出了岔子。

    心中惊骇,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勾陈这厮的实力,又提升了!

    想到这里,心中忍不住一片火热,同时还有无尽的羡慕嫉妒。

    等他们彻底清醒过来,却又变得沮丧无奈。

    勾陈那一句还真说对了,他们拿这厮根本就无可奈何。

    之所以敢针对昊天,那是昊天身上的因果业力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他们自然可以借助圣人法宝直接将其轰杀,一点都不会沾染什么因果。

    可勾陈不一样!

    这厮身上的因果业力少得可怜,比他们都要少得多,又是天庭帝君之一,要是没有足够的理由,根本就不能下手。

    不管成与不成,最后他们都将沾染无穷因果业力,怕是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步了昊天的后尘。

    不仅如此,林沙身上的气运磅礴,功德更是多到叫人无法想象。

    虽然可以确定这厮没有借助功德提升修为,可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不好功德反噬估计师傅玉清圣人都救不了他们!

    之前的打算是,借助灭杀昊天的余威,逼勾陈低头服软,只是一种吓唬手段,最多对上两手也就是极限了。

    只是没想到,勾陈的实力已经如此强悍,随手就将他们两人佛出百里开外,他俩尽管措手不及,却也不是什么实力都能做到如此地步的。

    大罗中期?大罗后期?

    不敢想下去了,两人简单交流一阵,最后只得选择无奈放弃,想要从勾陈手里榨取好处,显然是不可能的。

    他们心中明了,勾陈得了好处,应该已经彻底消化吸收,不然实力哪能提升得这么迅速?

    太阳星上的扶桑木虚影早已消失不见,他们心中有数,只是有些不甘罢了。

    勾陈的实力和表现,好似兜头给他们浇了一盆冷水,让他们之前轻松灭杀昊天的兴奋状态清醒过来。

    想要对付勾陈,不能像对付昊天那般简单粗暴。

    实力不济,心中没底,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郁闷放弃,等着以后有机会了,再狠狠阴这厮一把不迟。

    ……

    另一边,邬文化跟林沙进了帝宫正殿,激动道;“帝君的实力,果然厉害,一下子就叫那两位吃鳖!”

    “怎么,看你的样子,受了他们的气不成?”

    林沙笑着扫了邬文化一眼,好奇道:“说说吧,本座不在的时候,这两位怎么欺上门来的?”

    “那倒不是!”

    邬文化笑着摇头道;“好象之前天现异象,我实力不够看不出来,这两位前段时间突然上门寻访帝君,一听帝君不在很有些失望,然后直接离开了!”

    哦!

    林沙笑了,心道算这两厮识趣,不然这次回来,他定要这两厮好好吃几个大苦头不可。

    大罗后期颠峰强者的火气,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所幸,这两位还没彻底昏了头脑,知晓林沙这个勾陈帝君不是昊天,他们能拿捏的把柄基本没有,加上林沙的实力摆在那里,一点都不比昊天差,所以他们的态度还算可以。

    现在,这两位应该庆幸之前的谨慎,不然林沙非得叫他们丢几个大丑不可。

    “天现异象?”

    林沙心头一动,隐隐猜出了什么,好奇问道;“知道具体情况么?”

    邬文化摇了套头,苦笑道;“帝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天庭没几个认识的朋友,就算认识实力也不足??!”

    话中之意很简单,就连他这等金仙大能都察觉不了的事情,比不上他的仙神更不用指望。

    “不知道就不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是林沙真实想法,反正已经错过了,就算现在想要瞄补也不可能,还是算了吧。

    尽管他隐隐猜测,这事可能跟自己机缘得到那滴金乌精血有关,又或者跟体内玄鸟血脉片段晋升时候有关,可那又如何?

    那滴金乌精血已经被他用掉,以后除了陆压那厮身上还有,估计其余地方就没这样的好东西了。

    旁人就算再羡慕也无用,东西都用掉了还能怎么样?

    邬文化汇报,除了两位阐教大能主动上门之外,王母也请他前往瑶池问了几句,之后也就不了了之。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事情,勾陈帝宫这边一切正常,整个天庭运转良好,这边自然也不会出了什么差错。

    至于瑶池方面不时派发过来的剿灭邪魔修士的任务,邬文化挑选自己能做主的,已经派出手下神灵前往洪荒大陆围剿目标了。

    还有一些实力强横不到解决的邪魔修士,那就得他亲自出马,甚至请天庭其它战斗部门配合才成!

    作为一个在人间王朝领兵多年的大将,邬文化脑子虽然不算好使,可军务绝对娴熟,处理这些事情比起袁洪要强得多。

    袁洪到现在还陷在洪荒大陆南方的莽莽群山中,与那位目标邪道大能斗得不可开交,短时间内没有改变的迹象。

    这厮心高气傲,觉得既然接下这样的任务,他就要好好完成,而且还是独自完成,最多加上勾陈帝宫门下一干神灵帮衬。

    至于请天庭其它部门出手相助,他想都没想过,甚至十分抗拒这样的做法。

    邬文化就没有这样的心思,他的第一目标是解决麻烦,至于面子问题,又或者实战提升境界问题,都是他最后考量的因素。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

    林沙挥了挥手,直接吩咐道;“之前本座不在,你不得脱身,现在按照瑶池派发任务的难易程度出手吧!”

    邬文化一听,高高兴兴应了下来。

    他在天庭窝得够久了,一身实力也有许久迟滞不前,正好下得洪荒大陆走走看看,顺便完成帝宫的各种绞杀任务。

    因为封神大劫过去不久,此时正是洪荒世界难得的修炼好时光,就连天道法则都比平时清晰得多,一般有上进心的修士,不管手头有什么活计都会先放一边,努力潜修提升实力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时候被天庭巡查发现,并且作恶多端荼毒生灵的邪魔修士,实力大多不怎么样,袁洪遇到的那位金仙中期邪修已经相当不容易,落到邬文化手里的任务目标势力最强的也就金仙初期,和他差不多而已。

    打发走了邬文化,林沙并没有继续闭关潜修的心思。

    还在东夷大商的落日荒原时,等金乌精血彻底消耗干净时,他的境界已然提升,并且稳固下来。

    与陆压道君的短暂交手,让他对实力的掌控更加得心应手,境界无比稳固没有丝毫破绽。

    这时,已经用不着继续闭关巩固什么,他心中清楚短时间内很难继续进步,还不如趁机放松心神,顺便把帝宫事务处理一番。

    大部分琐碎事务已经被邬文化,还有手下一干神灵处理妥当,只有少数需要他这个勾陈帝君亲自处理的事情。

    三下五除二便将堆积的公务处理完毕,此时的天庭威名不盛,对洪荒大陆修行界的影响着实有限,大部分修士都是不服管教的,天庭真纳市也是有心无力,所以轮到他处理的事情并不是很多。

    刚刚处理一公务,守门的仙兵进来禀告:“王母座下玄女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