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一直沉浸于体内强力血脉片段进化之中的林沙,元神突然猛的一震,耳中似乎听到惊雷滚滚,侵入体内的那滴金乌精血所化火焰,不知何时已然熄灭,体内某段血脉片段散发蒙蒙红芒,一股磅礴威势蓬勃而起。

    耗费了足足一滴金乌精血,林沙体内的玄鸟片段终于晋升了。

    体内的玄鸟血脉片段,直接晋升大罗位阶!

    一股恐怖力量从晋升大罗位阶的玄鸟血脉片段之上漫溢而出,瞬间布满全身,林沙脑子里幻象丛生,一股变身玄鸟遨游天地的冲动缭绕,不断刺激他的神经,让他心中的渴望越发强烈。

    当然,林沙以强悍的意志直接压下心中的无限渴望。

    没有理会身体的巨大变化,闭上眼睛仔细感悟突然清晰无比的火之法则。

    他的境界,也从大罗初期颠峰一路上扬。

    大罗金仙中期境界,大罗金仙中期颠峰,大罗金仙后期,一直到了大罗后期颠峰才慢慢平息下来。

    随着境界的迅猛提升,身体跟着发生某些妙不可言的变化。

    这样的变化,足足有一年时间,直到林沙彻底掌控变化之后的身体,所以异象全部消失不见,好象之前的突然晋升不存在一般。

    这就是武道修炼的精妙所在,能在境界提升后的短暂时间,彻底掌控变化后的身体,战力直接达到颠峰状态。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以及体内的强大力量,林沙脸上露出一抹淡淡微笑,很有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表达心中的喜悦情绪。

    这次真乃机缘天降,竟然无意中发现了一滴金乌精血,并且还能对自身的强力血脉片段起到作用,在强大的神念控制下,直接与属性相合的玄鸟血脉片段发生神奇变化,一举突破大罗位阶。

    玄鸟血脉果然强悍,一旦突破大罗位阶,他的身体和境界全都达到大罗金仙后期颠峰之境,实力跨越了一个巨大台阶。

    强压心头无限喜悦,大罗金仙后期颠峰之境虽然不错,但在洪荒天地还算不得顶尖。

    他此时的实力还有潜力可挖!

    只是玄鸟血脉有突破,之后他还得以玄鸟血脉为主,刺激体内的其它强大血脉片段,比如与玄鸟血脉并驾齐驱的龙和玄龟血脉片段,刺激它们一同晋升大罗位阶,那时他的战力将更上一层楼。

    就是晋升准圣之境,在刚才领悟天地法则时,心中也有了模糊概念,对他来说并不算太过麻烦之事,只是需要耐心等待很长一段时间罢了。

    对于机缘,林沙心中有了极为深刻的感悟,并不是非得轰轰烈烈才成,有些事情遇到了水到渠成最好。

    心神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一阵,又是数天时间过去。

    修士的时间概念真心什么都不算,随意放飞一下思绪便是几天时间,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简直不敢想象。

    睁眼,淡淡扫了周围漆黑的环境,一点都没有留恋,直接身化电光冲天而起,此次事情已了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

    轰!

    可就在他飞出地面瞬间,一道滚烫光焰呼啸而至,其间饱含愤怒情绪,直接向林沙所化电光狠刷而至。

    林沙身形突现,伸指一点同样一道火红光焰呼啸而起,与袭来攻击狠狠撞在一起,顿时火光飞溅热浪袭人,方圆千里全部笼罩在一股恐怖的灼烧环境中。

    刷!

    一道金色长虹电闪而至,露出陆压道君的身形,脸色阴沉冰冷,目光不善怒气勃发。

    “陆压,你想做什么?”

    林沙声音低沉,目光炯炯冷声询问,任谁遭遇突袭心情都好不到哪去。

    “把你得到的金乌精血,交出手!”

    仔细感应一下,陆压脸上的神色越发难看,说出的话霸道之极。

    “你什么东西?”

    林沙脸色一冷,身形微闪瞬间飞至陆压身前,一把扣住他的右肩,陡然化虹冲天而起。

    眨眼功夫,他已带着陆压冲破三十三天飞临洪荒星域,抓人的手臂一阵轻微抖动,一股股恐怖的霸道劲力全部涌入陆压体内,狠狠一甩直接将这厮的身体甩向远处的太阳星。

    “你找死!”

    耳中传来陆压愤怒的咆哮,陡然间林沙眼前场景迅速变幻,直接陷入一片熊熊金焰之中,无边热浪滚滚而至,好象要将他彻底焚毁一般。

    这里是,太阳星表面?

    脚踏实地的感觉涌上心头,周围滚滚烈焰恐怖而又疯狂,源源不绝气势逼人,要不是他本身实力大有进益,突然被带到太阳星上要吃个闷亏。

    突然,眼前景象再变,周围依旧还是烈焰熊熊,一颗通体火红的扶桑巨树显现身前,先天十大灵根特有的灵压扑面。

    最叫他感觉惊奇的是,十只三足金乌在扶桑巨树的枝桠之上蹦蹦跳跳,周身太阳金焰缭绕散发恐怖威势。

    十金乌?

    还是金乌十太子?

    心中瞬间明了十金乌的身份,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古怪笑意,冷染道;“陆压你果然不凡,竟然是还存留于世的最后一只金乌!”

    轰!

    话音刚落一拳轰出,没有刚猛霸道的拳劲,也没有轰裂空间的拳风,只是简简单单一拳。

    就是这一拳轰出,眼前景象犹如玻璃碎片般迅速龟裂,眨眼功夫便轰然破碎,眼前重新现出洪荒星空的无边耀眼之景,陆压一脸惊讶立于万里之外。

    “你的实力,竟然到了如此程度!”

    陆压脸上阴晴不定,看向林沙的目光不善到了极点,眼中烈焰熊熊杀机凛冽,冷笑道;“看来那滴金乌精血,已经被你彻底消化吸收了!”

    “那又如何?”

    林沙不以为然笑道;“机缘突至,本座要是不取岂不是浪费!”

    哼!

    陆压脸色越发冰冷,突然轻轻一拍背上葫芦,冷笑道;“希望你能一直如此没心没肺!”

    说着,手掐法诀道了一声:“请宝贝转身!”

    话音一落,身上挂着的黄皮葫芦自动开口,一道白光电闪而出,在陆压跟前现出一位眉目清晰的白色小人,睁眼射出两道白芒直奔林沙而去。

    心头一紧,一股危险气息临身,元神更是有种被束缚拉扯的感觉。

    斩仙飞刀,果然厉害!

    身子一晃,瞬间化作万丈玄鸟之躯,张嘴喷出一道滚滚红焰,一路所过空间瞬间融化,露出一条笔直的漆黑黑洞空间直接将斩仙飞刀放出的白芒淹没。

    下一刻,不等陆压做出反应,身有万丈的巨大玄鸟突然化作一道彩光,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陆压耳中的一道神念传音:“没功夫陪你玩,以后有机会再跟你好好打上一??!”

    混蛋!

    陆压又惊又怒,顺手一挥便将玄鸟喷出滚滚烈焰挥散,目光阴沉看向天庭方向,并没有继续追击而去,脸色一阵阴晴变化不知想些什么。

    两位洪荒顶级大能突然而又短暂的交手,依旧引来大片窥视目光。

    一见陆压摸样,却是叫绝大部分修士感觉陌生,只有参与了封神大截的阐截和西方教修士,才对陆压有所了解,却绝对说不上熟悉。

    只知,这位的实力绝对强悍,就是比之截教此时最强的云霄准圣也不遑多让,不是说他的实力已经达到准圣之境,而是他的手段已经拥有了对抗准圣的水准,就算打不过跑路绝对没有问题。

    刚才,跟他对了几记的,应该是天庭的勾陈帝君吧?

    这才是叫万千修士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也不知道这位天庭帝君什么运气,怎么老是有天地大能与之为敌?

    陆压的实力,绝对在燃灯之上,这样的敌手可不好对付。

    林沙自然心中有数,不过要是放开了手脚大干一架,他也是丝毫不惧。

    陆压又如何,既然已经被他摸清了这厮的底细,有了之前消化金乌精血的经历,他对金乌的某些手段相当熟悉,倒也不怕跟陆压正面交锋。

    这厮最叫人不爽的,还是他手上层出不穷的厉害法宝,还有阴毒之极的各种手段,简直叫人防不胜防。

    当然,林沙此时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实力到了他这种程度,只要小心一些想要算计可不容易。

    钉头七箭书这玩意阴毒不假,可是出手拜祭的人要是自身气运不足,没有达到林沙一半或者三分之一气运,又心甘情愿对林沙发动诅咒攻击的话,基本上没什么效果,气运反噬可不是说着玩的。

    至于其它手段,林沙也不畏惧,只要小心谨慎一些,就不会轻易着了道去。

    只是叫他感觉疑惑的是,陆压这厮施展斩仙飞刀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尽管心神乱跳,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涌上心头,可他心中还有另一种情绪出现,很想将斩仙飞刀的那道白色小人一口吞掉,好象如此对他有极大帮助一般。

    真是古怪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没过分纠结,以后有机会再对上的话,试一试也无妨。

    林沙此时的心情相当不错,实力突飞猛进,尽管刚刚出关便遭遇突袭,返回天庭的他心情相当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