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沧海被林沙一番刻薄话气得暴跳如雷,二话不说挺剑就刺

    林沙哈哈一笑双枪并举迎了上去,两位大高手又是好一番激斗,直打得劲气四溢狂风大作,闪转腾挪人影纷飞,枪来剑往好不凌厉。

    这次三位青城弟子也没闲着,一声不响运足轻功,几个闪身间便已与林家三人战作一团,至于跟来的镖师趟子手根本就插不进手,只能在外围吆喝助威两句。

    所幸林震南夫妇实力不俗,林平之的功夫比之原著同期更是强出太多,应付三位青城弟子凭借各自武功倒也够用。

    特别是林震南父子,一手辟邪剑法迅猛绝伦,身法诡异莫测打了对战青城弟子一个措手不及,频频遇险骇得脸色发白面无人色。

    所幸青城弟子功底扎实,内力都小有成就不是林震南父子可比,一手青城剑术密如松针严防死守,等撑过最危险的接触战阶段,慢慢熟悉了林震南父子的剑法套路逐渐将劣势一点点扳回。

    林震南父子却是越打越心惊,跟他们对战的青城弟子好象非常熟悉辟邪剑法般,他们每每出招便能及时应对躲避隔挡,还能揪准破绽发出凌厉反击

    青城弟子与林家三口子打得热闹一时难分胜负,这边与林沙大打出手的余沧海就郁闷了。林沙本就擅长近战,两杆短枪运使得好似蛟龙出海凶威赫赫,余沧海一把长剑应付起来当真吃力得紧。

    林沙可不会跟他客气,两杆短枪左突右进一往无前,一枪隔挡一枪突刺,不时还弹出两脚参合一下,整得余沧海狼狈不已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交手不过三十个回合,余沧海再次被林沙一脚踹飞,要不是借助一身精湛轻功及时躲避,只怕真逃不过林沙紧随而上的凶猛一枪

    见师傅又败了,那三位跟林家三口子大打出手的青城弟子大惊失色,忙不迭加强攻势逼退林家三口子,而后几个起跃间便与余沧?;愫显谝黄?,警惕的盯着威风凛凛的林沙一脸惊惧。

    “余掌门怎么样,还打不打”

    林沙一脸冷笑,双手持枪傲然而立,笑眯眯望着满头汗水狼狈不已的余沧海调侃道。

    “小辈你欺人太甚”

    余沧海狠喘了口气,急运内功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待到受创部位疼痛稍减,这才满眼阴狠怒是林沙。

    “我欺人太甚”

    林沙哈哈一笑,看向余沧海的目光中满是嘲讽和不屑,手一指站在身后的林家三口子冷笑道:“余矮子你还要不要脸,为了对付福威镖局你真是手段用尽,先是示好麻痹,而后又不辞辛劳亲自出马,带着一票内门弟子对付他们一家子,而且手段卑鄙专干偷袭这等小人行径,你就不觉燥得慌么”

    “小辈住口”

    余沧海气地暴跳如雷额头青筋根根爆起,咬牙切齿满脸狰狞,要不是受创部位隐隐作痛提醒他不要冲动,只怕他早就不顾一切誓要将林沙立毙当场

    “怎么,被说中痛处恼羞成怒了”

    林沙满脸不屑冷笑连连,一点都没给余沧海留面子的意思,继续冷笑道:“余矮子你真是脑子进水了,为了一本辟邪剑谱不惜陷青城派于绝境”

    “你这话什么意思”

    被林沙左一句矮子右一句矮子嘲讽,余沧海最忌讳别人拿他的身高说事,这可是他心中的痛啊,要是在四川有人敢如此打脸,早就被他亲自带人灭了一百遍了,可惜此时形势比人强

    也不知道林沙这混蛋小子是怎么修炼的,小小年纪估计还没到加冠之年吧,实力便如此强悍比他这位正道十大高手之一都强上不少,要不是这小子明显练的是外门功夫轻功不行,只怕这次他可就要阴沟里翻船有来无回了。

    “什么意思”

    林沙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没好气道:“余矮子你真以为此次行事隐秘无人知晓”

    “哼”

    余沧海冷哼出声一脸自傲,心中却不由一凛。

    “只怕余矮子你和青城派被人当了枪使还尤不自知,真是可笑啊可笑”

    林沙嘴角挂着嘲讽冷笑,扫了眼脸色微变的余沧海继续打击道:“这暗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和势力窥视,就算你拿到林家的辟邪剑谱又如何,你以为能活着回到青城么”

    “一派胡言”

    余沧海心中已凉了半截,嘴巴却强硬得很:“谁说我对林家辟邪剑谱起了心思”

    “嗤,余矮子你就少自欺欺人吧,你这话就连身边的弟子都不会相信”

    林沙毫不客气打断余沧海的话头,满脸讥讽不屑道:“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身为堂堂正道大派掌门,连这点担当和魄力都没有么”

    “哼,我余某人行事,还用不着你一黄口小儿置喙”

    余沧海一张老脸黑如锅底,心头却很有些发虚。

    “”

    这下,不要说当面嘲讽的林沙,还有身后的林家三口子以及一干镖师趟子手,就连站在余沧海身边的三位青城弟子嘴角都一阵抽搐心中鄙视不已,丫的这厮师傅太没担当了。

    “嘿嘿,余矮子你也就这点担当了”

    林沙再次嗤笑出声,用看二傻子的眼神看着余沧海,讥讽道:“可惜呀,就算你余矮子抢到了辟邪剑谱也没屁用,没见林家父子刚才表现出的实力么,那玩意有重大缺陷正常人根本修炼不出效果”

    “什么”

    余沧海闻言大吃一经,终于变了脸色惊呼出声,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什么人给老子滚出来”

    林沙却没心思看余沧海的笑话,只见他猛然怒吼出声,好似雷霆炸响震得众人耳膜生疼,身子犹如一匹烈马奔驰,瞬间跨越短短十来丈距离,右手猛然一挥手中短枪疾射而出,在空中发出一声凄厉音爆,直直扎入不远处的茂密小树林中。

    叮

    正当众人疑惑林沙为何突然发飚之际,树林中猛然传来一声金属清脆碰撞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