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包不住火,况且也没谁想要隐瞒消息。

    所以很快,昊天天帝陨落的消息,犹如龙卷狂风一般席卷整个洪荒修行界,几乎把所有仙神都惊住了。

    特么的,昊天竟然陨落了?

    封神大劫都安然度过,没想到竟然在这时突然陨落,就外界仙神的想法,实在亏得慌!

    当然,真正的大能修士,却是对昊天如何陨落更感兴趣。

    这样的消息也没有隐瞒没,很快这些心中好奇的天地大能,就知晓了昊天突然陨落的经过。

    玉清圣人出手了!

    尽管是通过法旨和成道之宝玉如意,却也掩饰不了圣人间接出手的事实。

    一干摸清楚情况的天地大能感叹昊天倒霉之外,心情却是相当沉重。

    道祖有令,非无量量劫圣人不出!

    准圣的春天到了,大罗强者的春天也来了。

    可这次昊天用他迅速陨落的事实,狠狠给了洪荒天地大能上了一课。

    别以为圣人无法亲身赶赴洪荒,他们就没办法对付洪荒天地大能了。

    只是拿出几样随身法宝,让弟子操纵,依旧能轻松灭杀大罗强者!

    或许,只有准圣大能才有对抗的能力,大罗强者遇到圣人所用法宝,要是没有特别手段的话,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昊天就这么突然陨落了,没有天地大能嘲笑,有的只是兔死狐悲的郁闷。

    大教就是大教,并不会因为圣人没有亲自坐镇,威慑力便有所下降。

    圣人以前不一样没怎么出手么,现在情况还是一样,只不过圣人非无量量不能亲身出现在洪荒,可他们依旧能通过弟子门徒,还有已经被彻底炼化的法宝横行洪荒。

    就算心中再不爽也是无可奈何,以后对上大教弟子的话,就算本身实力境界不弱分毫,也得小心客气一点了。

    之前天庭闹腾的事情,洪荒天地大能修士基本都有耳闻,不过就是昊天手下的仙官在洪荒大陆胡作非为,惹到了几位大罗的身上。、

    那几位大罗也没有直接跟昊天起冲突的想法,只是通过手下门徒把不爽的态度表现出来,这跟阐教仙神基本没有丝毫联系。

    结果,谁也没料到太乙真人和南极仙翁会突然出手,借助圣人成道之宝,直接将昊天轰杀。

    这一手真是相当狠厉,凡是打探清楚详细情况的天地大能都不知该怎么开口,两位阐教大能出手没有丝毫征兆,估计就是被轰杀的昊天也是一头雾水吧。

    明明没有多少关联,可两位阐教大能出手却是毫不犹豫,这里头有什么因果旁人不知,只不过以后天地大能对待阐教仙神,会更加谨慎小心。

    另一桩叫外界仙神好奇的是,之后天庭并没有爆发激烈的权利之争,王母暂管天庭事务,其余几位帝君没有开口反驳。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王母以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结果到了关键时刻,突然就成了天庭日常事务的管理者,取陨落的昊天暂代,也不知晓其中到底有些什么因果盘算。

    很多仙神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想要看王母的笑话。

    天庭事务是那么好掌控的么,一个不好甚至可能会让天庭好不容易维持的秩序崩溃,搞得一团乱糟。

    到了那时,王母身上的压力可就大了,就是不知她有没有承担的勇气和觉悟,一干看天庭最近风头鼎盛不爽的仙神,很是期待这样的情况出现。

    可惜他们最后都失望了,王母接手了天庭政务之后,轻松上手将整个天庭管理得井井有条,并没有出现混乱状况。

    还有,一干新近加入天庭,却在洪荒胡作非为的仙神,被王母逮着机会直接送上斩仙台,十几颗天仙和玄仙的人头落地,以雷霆手段震慑天庭仙神,很快稳住了天庭的些微动荡。

    王母崛起了!

    谁也没想到,一场盛大蟠桃会,最后的胜利者却是王母。

    天庭其他几位帝君呢,难道就对掌控天庭权柄的机会,一点心思都没有?

    “屁的心思!”

    面对邬文化的疑惑,林沙不屑冷笑道;“眼下还看不出来,等到天庭的声势真的起来后,掌管天庭权柄就是身陷因果纠缠之中!”

    邬文化满心疑惑,有些不太明白林沙的话中深意。

    “你只要想想,把王母当作帝辛看待就成!”

    林沙冷然道:“瞥除本座跟闻仲,帝辛要防备手下臣子胡作非为,还得跟四大诸侯斗来斗去,一旦有了争斗就会生出因果,因果积累得多了身上的业力就少不了!”

    “再说了,每天都陷入忙不完的政务之中,根本就没多少时间修炼,实力如何提升?”

    林沙悠然道;“洪荒世界实力为尊,当初在大商的时候,以本座跟闻仲的实力,废除帝辛不过轻而易举之事!”

    “可是王母跟帝辛不同岸标,她的实力同样不简单!”

    邬文化有自己的想法,拿帝辛跟王母相比,简直荒谬。

    “王母的实力,差了昊天不少,与本座也就在伯仲间!”

    林沙淡笑道;“只要本座不犯了十分明显的过错,王母不敢跟本座发生正面冲突,就跟之前的昊天一样!”

    邬文化恍然大悟!

    看来王母虽然借着太乙真人和南极仙翁灭杀昊天之机顺利上位,可她心中对阐教帝君的防备,肯定也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昊天可没做什么违背天道之事,结果被太乙真人和南极仙翁突然灭杀,叫人摸不着头脑。

    王母也会担心自己有一日落得如此凄惨下场,自然不会跟阐教帝君有多好的交情和默契。

    既然不能跟阐教帝君有多少交情,王母又想坐稳临时天帝位置的话,那跟勾陈帝君林沙联盟是最好的选择。

    林沙统御万神,尽管万神的水分极大,只是说起来好听罢了,九成九都是地仙战力,根本就起不到太大作用。

    可林沙本人的实力摆在那,洪荒天地公认的大罗强者,阐教帝君忌惮之极的存在。

    只要王母脑子没糊涂,又想要勾陈帝君林沙帮忙分担压力,不说跟林沙结盟,起码也不会主动挑衅。

    这次的风波闹得极大,一直过了百年,洪荒仙神界依旧有不少修士,对昊天的突然陨落议论纷纷。

    每议论一次,阐教大能的名头都会被抬出来说道说道,谁叫他们就是出手灭杀昊天的存在?

    还有王母的能力卓绝,不仅实力强横手腕也是相当高明,坐稳了天庭临时执掌者的位置,慢慢得到了洪荒群修的认可。

    随着时间流逝,此事的风波依旧叫人议论纷纷,却没有刚开始时的天下哗然了,洪荒修士的目光被其它消息吸引,没有继续盯着刚刚换了执掌者的天庭。

    ……

    三百年后,东夷大商国都哭声真天,今日正是东夷大商第一任国君殷郊出殡的日子,整个国都全都弥漫在悲伤的气氛中。

    殷郊在位四百多年,将东夷大商治理得蒸蒸日上,无论经济还是民生,又或者军事实力都强于周朝。

    要不是殷郊不知出于何种想法,一直都十分克制,没有对周朝动手的话,刚刚崛起的周朝只怕承受不住。

    林沙站在街角人群身后,淡淡扫了殷郊的棺木,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此时的东夷大商,跟他离开时已经大有不同,无论是人口,经济,民生还是军事实力都相当强劲,显然这几百年间殷郊没少花费心思。

    心中有股淡淡欣慰,当初把这里交到殷郊手里是个正确的选择,不像身在外海建国的殷洪,那厮性格暴躁时常与外海种族大打出手,早早就因为身体亏损严重离世。

    再次来到东夷大商境内,心中有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神念轻扫,熟悉的气息已经少之又少,四百年间他熟悉的那批大商重臣,基本上已经凋零怠尽。

    当然,他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之所以时隔多年,重新踏足东翼大商领土,自是有目的而来。

    三百年时间潜修,他已经完全把境界稳住了,大罗初期颠峰之境十分稳固,也就在数日前他心中突有所感,好象突破契机就在东夷大商。

    他想都没想,悄然离开天庭来到东夷大商。

    谁料,刚刚到了国都,便见到殷郊出殡的场景,心中一时感慨万千。

    感慨归感慨,林沙没有在东夷大商国都多留,顺着心中感应一路来到了东夷大商几处绝地之一的落日荒原。

    不知为何,到了落日荒原他突然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就好象跟燃灯大战时,被太阳真炎包裹时那般,一股太阳星炎的气息。

    明明落日荒原的温度不过百度左右,竟然给他一种太阳星炎的气息朋友面,真真有过奇怪的。

    到了这里,他心中的感应越发强烈情绪,好象有什么东西召唤,体内的气血都跟着微微颤抖,似乎前方有什么东西能让血液都感觉振奋一般。

    究竟是什么东西?

    林沙心中好奇之极,这样的经历还是头一次遇到,哦不,应该是第二次遇到,头一次是在后羿的石室陵墓,借助后羿以后的一点精气直接提升了实力,莫非这次也有机缘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