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们,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约咱们在城外小丘庄一会,可能免不了一场恶战,凡是不愿参加的可以先返回镖局!”

    林震南做出了决断,便雷厉风行召集一干精悍镖师趟子手,将手中薄薄信纸一扬大声表态,又引起剩下二十来位镖师趟子手好一阵哗然。

    他们对林沙有信心是一回事,可是真要面对面与正道名门大派青城派死磕,心头依旧难免忐忑不已升出惊恐畏惧之念。

    “总镖头难道没有缓和余地么,咱们手里还有四位青城派俘虏呢!”

    这时有镖师站出提醒道。

    “是啊,难道余沧海就不担心他青城弟子的安危?”

    “不如总镖头请莆田少林的高僧出面说和,青城派肯定会给面子的!”

    “是啊,所谓和气生财,咱们福威镖局没必要跟青城派死磕吧?”

    “……”

    一见有人开了头,立即便有四五位镖师趟子手跟进,七嘴八舌一副为林总镖头和福威镖局好的样子,其实他们心中真实想法大家心知肚明。

    可是不得不说,他们这一通‘好心’劝说,却是做了个不好榜样,原本那些打断跟林震南一条道走到黑的镖师趟子手,经过他们一番渲染也不禁动摇起来。

    “不必多说!”

    林震南毕竟也是做了多年总镖头的人,一见苗头不对立即大声喝止,目光冷厉在刚才开口动摇军心的镖师趟子手身上迅速扫过,不动声色将他们的姓名记在心里,只要他能挨过这一关以后这几位别想有出头之日。

    在他的坚持下,刚才开口的那几位镖师趟子手虽然觉得脸上无光,但还是小命重要主动退出,还剩下十二位最为忠心的镖师趟子手决定跟林震南一起赶赴青城派的城外之约!

    清除了内部的不稳定因素,一行也不耽搁直接出了城向小丘桩赶去。

    “余沧海选的好地方!”

    出了城越往小丘庄所在靠近地形变越复杂,丘陵纵横水网密布,道路弯曲坑洼遍布,人走都觉吃力更别策马前行了。

    行不过半途林沙便不得不翻身下马,感叹了一句余沧海好手段。

    前世征战多年,一手枪术只有在马上才最能发挥威力,内家拳被就是由枪术演化而来,境界越高枪术实力也就越强。再配合骏马冲锋,绝对的军中悍将!

    余沧海吃过一次大亏,显然吸取了教训想尽量削弱林沙的优势,这才有了小丘庄如此复杂不易骑战的地形。

    可惜余沧海不知道,林沙除了一杆近两米长的白蜡杆长枪之外,还有两杆运使起来一点不弱的米长短枪,而且步战林沙一点都不比骑战弱!

    ……

    小丘庄,福州城外一处不起眼的小村庄。

    庄外有一片小树林,此时两拨人马正于小树林中央空地紧张对峙。

    一拨青衣赤脚芒鞋,为首的是一位相貌猥琐的中年矮子,虽只有四人却个个气势凛然让人不敢小觑,正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和其手下弟子。

    另一拨镖师打扮,大约有十来人摸样,为首一对中年夫妇以及两位相貌英武的少年,正是应约而来的福威镖局一行,人数虽众却在气势上弱了对方一筹。

    “哼哼,余沧??髂慊故钦朗蟾呤种?,行事手段阴毒连魔教中人都比之不上。为了对付福威镖局可是用心良苦,就是不知道消息传开之后青城派有何面目再称之为正道门派!”

    林沙一马当先,一手一把短枪垂于身侧,全然不惧青城派四人怨愤的眼神和凛然的气势,不等余沧??诒阆壬崛艘慌柙嗨孟?。

    “放屁!”

    余沧海一张老脸气得通红,双目圆瞪怒不可歇,冲着林沙愤怒()咆哮:“小辈休逞口舌之利,我青城派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一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指手画脚!”

    说着他转头望向一边的林震南,眼神阴冷嘿嘿一声冷笑:“林总镖头真是好不要脸,竟然托庇于一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身后,真是让余某大开眼界??!”

    “余沧海你个混蛋,为何杀我镖局镖师趟子手?”

    林震南一张老脸羞得通红,林夫人王氏凤目含煞柳眉倒竖,尽管心中已是怒极却顾忌余沧海身份和实力,一口闷气憋在胸口发泄不得。

    林平之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哪管余沧海在江湖上的声望如何,一脸愤恨咆哮出声。

    “小辈找死!”

    余沧海大怒,脚下一点身形如烟似雾飞腾而起,只眨眼间便跨越两三丈距离,手中长剑寒芒闪烁直取林平之喉咙而去。

    “无耻!”

    林平之脸色大变,没想到余沧海竟如此不要脸,堂堂正道大派掌门响誉江湖的十大高手之一,竟然对他一小辈采取近乎偷袭的手段!

    可惜等他反应过来想要闪避已是迟了,他与余沧海之间的实力差距不可以道理计,只眨眼功夫便觉冷气扑面一道寒芒已到身前。

    “平之小心!”“儿??!”

    林震南夫妇目呲欲裂,双双惊呼出声满脸惊慌无措。

    “给老子滚回去!”

    就在这?;赝?,眼见余沧海手中长剑剑尖距离林平之已不足两尺,突然一柄短枪横刺而出,锋利枪尖在余沧海手中长剑剑身上轻轻一点,另一柄短枪如毒蛇出洞带着锐利气爆直取余沧海胸口!

    “龟儿子的,老子怕了你小子不成?”

    余沧海却是早有准备,借着手中长剑传回的巨大反震之力,手腕一抖长剑改刺而削,矮小身子如大雁般腾跃而起轻松闪过突如其来的短枪刺击,手中长剑顺着另一杆短枪直削林沙持枪左手。

    “来得好!”

    林沙猛然暴喝出声,身形疾进手中两杆短枪好似蛟龙探爪又似毒蛇出洞,,瞬间便与余沧海战作一团。

    只眨眼功夫两人便交手十来个回合,枪来剑往劲风凌厉气爆轰鸣,一个凶猛霸道一往无前,同时又灵巧多变令人防不胜防。一个不动不松迅如疾风,身法飘忽捉摸不透,剑光霍霍寒气逼人!

    正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材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