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新近加入天庭的仙官,惹出了大乱子。

    这日,数十道剑光飞到南天门外,露出数十位战力惊人的剑修身影,为首中年一身太乙金仙威势凛然。

    “来者止步!”

    守卫南天门的魔家四将一见情况不妙,急忙拿起手头灵宝大声喝止。

    “哼,东海剑派掌门霸剑,有事想跟天帝说一说!”

    霸剑一脸冷然,声音犹如金铁交鸣刺耳之极,说出的话叫魔家四将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帮剑修气势汹汹上天有何要事?

    “你们就在这等着,我去向天帝汇报!”

    ,魔礼青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他一点都不想参合旁的事端之中,还是让天帝自己处理吧。

    很快,得了消息的昊天,派太白金星前来接待。

    没多久,独自拜见天帝的霸剑怒气满满出来,浑身漫溢霸道剑气,好似一柄即将杀人饮血的绝世宝剑,锋利而又冰冷无情。

    “咱们走!”

    大手一挥,头也没回身化凌厉剑光瞬间消失在南天门守卫眼前。

    很快,洪荒大陆那边传来一个不好消息,新近投奔昊天的某位仙官,还有其背后的修行门派,被东海剑派一日之间屠杀干净。

    消息传回天庭,昊天那一系仙神全都沸腾了。

    尤其是新近投效的仙神,一个个嚷嚷着要征讨东海剑派,不将其灭门誓不罢休云云。

    只是好笑的是,他们嘴上嚷嚷得厉害,却没一个真的不顾一切下洪荒帮同僚报仇的,一个个把目光都放在昊天身上?

    老子又能怎么办?

    昊天差点不顾仪态破口大骂,心中对被杀的仙官没有丝毫同情,尼玛竟然依仗天帝的名义在洪荒大陆搅风搅雨,搞起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无耻把戏,结果一头撞上了铁板。

    东海剑派自然不算什么,派主霸剑不过太乙中期修士,昊天翻掌就能将其灭杀,可其背后的东华道人却是个难缠角色。

    东华道人可是堂堂玄门大能,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早早就达到了大罗之境。

    更叫昊天忌惮的是,东华道人背后,好象站着太清圣人,而且天庭五老之中,就有这位的一席之地。

    不用说,又是玄门的代表修士!

    这样的家伙,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单单其背后是太清圣人,昊天就没多少针锋相对的心思。

    不是他怕了,而是没必要贸然跟这位大打出手。

    再说了,被灭的那位仙官也是咎由自取,区区玄仙修为,仗着昊天的名头,竟然有胆子欺负到东海剑派头上,简直就是寻死。

    还是那句话,洪荒世界实力为尊,天帝的名头虽然响亮,可说能够震慑洪荒仙神,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东海剑派如此扫面子,昊天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

    他直接请来已经出关,实力看起来更为强悍的勾陈帝君林沙,直接道;“帝君可知东海剑派?”

    “不就是最近在天庭传疯了的那家门派么?”

    林沙也没遮遮掩掩,笑道;“天帝被其扫了面子,心情不爽?”

    这不废话没?

    昊天白眼一番,直接道;“我欲初兵威慑,不知帝君可否亲自出手?”

    “对付区区一位太乙金仙,用不着我亲自出马吧!”

    林沙直接反问:“是不是东海剑派背后大能实力太过强悍?”

    他对洪荒大陆的各种势力所知不多,也就是知晓阐教西方等教派大势力,至于那些实力中等的势力,他一般都不怎么清楚。

    “东海剑派背后有东华道人撑腰!”

    昊天激将道;“难道你还怕了他不成?”

    激将没用!

    林沙神色平静,没有丝毫波澜,笑道:“东华道人不是玄门大能么,天帝要对付他,想过其余几位帝君的心思么?”

    他真不客气,直接点明关键:“还有,天庭又以什么名义出兵!”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直接说出来叫人尴尬。

    按林沙的说法,昊天新近收纳的一帮仙神,都是什么玩意?

    其中不少家伙的心性实在不成,竟然借助昊天的名头,在洪荒大陆胡作非为,已经引起修行界小小波澜。

    打开天眼,林沙一眼就看到了昊天那虚浮的磅礴气运,还有气运外围缭绕的灰色厄运,暗暗摇头表示不屑。

    昊天为了扩大自身影响力,简直就是饥不择食,什么仙神都敢招收,现在吃闷亏了吧,他本人什么事情都没做,身上竟然有因果业力以及厄运之力纠缠,也是没谁了。

    “怎么说,被杀的仙官,也是代表了天庭脸面!”

    昊天的脸色有些难看,看向林沙的目光相当不爽,直接问道;“我欲调天庭神灵出手教训东海剑派……”

    “天帝尽管施为!”

    林沙平静之极,笑道;“反正他们的真灵都在封神榜上,只要不是圣人就无法直接将他们轰杀!”

    昊天脸色一黑,他派天庭神灵下到洪荒,可不是想他们受虐来者。

    最后谈话没有结果,两位天帝不欢而散。

    昊天心情不爽,冲着手下直属仙神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林沙却是神色平静悠然,根本就没受到这事影响,昊天想拿他当出头鸟,怎么可能会成功?

    回到勾陈帝宫,他吩咐邬文化紧守门户,不要让闲杂人等混进来,帝宫最近一段时间关门谁也不见。

    “真是岂有此理,他眼中还有我这个天帝么?”

    林沙回去后的反应,很快就传到昊天耳中,让这位天帝勃然大怒,却又拿林沙无可奈何。

    还是那句话,勾陈帝君林沙的实力摆在那儿,不是昊天能够随意折腾的,一旦关系搞僵对谁都没好处。

    而在之后一段时间,更叫昊天鳖闷的事情发生。

    太乙真人和南极仙翁这两个混蛋,明里暗里给昊天制造了不少麻烦,还是特别打脸毁名声的那种。

    要不是怕干不过更加丢脸,昊天真想跟这两位阐教大能比划比划。

    尼玛,真以为他这个天帝是摆设啊,眼下圣人不出的时候,他的实力也算是洪荒顶尖好不好?

    可不管如何,昊天被弄得灰头土脸是肯定的。

    这还没完!

    也不知昊天最近是不是霉运罩顶,这一次风波还没平息,另一道风波便汹涌而至,叫昊天感觉颜面无光好不郁闷。

    话说,东海剑派的行为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不是说他们灭人满门之事,而是直闯南天门的行径,好象为洪荒修士开启了一道打脸大门一般。

    之后数年时间,陆续又有数家实力不俗的中型门派高手,直接飞临南年,指明拜见昊天天帝。

    等见过了昊天之后,没过多久洪荒大陆修行界总会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每次的结果都是有一位天庭仙官被灭杀,同时被轰杀的还有其整个师门,死得叫人生不起丝毫同情。

    没办法,谁叫被杀的仙官,是不是脑子抽水了,竟然一个个都强行越级挑衅根本就招惹不起,甚至整个门怕都招惹不起的天地大能。

    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天庭仙官就这素质,他们还是依仗昊天名头在洪荒大陆胡作非为,一点都没有受到前车之鉴的影响,也算是心大了。

    只是他们自己作死不打紧,却是叫昊天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

    手下仙神被杀,他总要有所表示吧!

    结果呢,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缘故,天庭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意思,叫洪荒修行界逐渐看清了天庭的虚实,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昊天的虚实。

    这位不敢跟大罗轻易交恶!

    可最近天庭仙官群体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或者说发了什么疯,得罪的势力背后基本都有大罗强者坐镇!

    昊天气得差点吐血,有没有搞错?

    事情怎么会变得如此糟糕,就好象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疯狂打脸一般,脸颊生疼颜面无存。

    之前他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多愤怒。

    尼玛,手下新近收纳的仙神,实在太不给面子了,怎么老是在洪荒大陆做一些找死的事,生怕自己死得不够快一般,顺便把门派也一起带入深渊。

    感觉手下满满都是奇葩,昊天不想再被打脸,他第一时间把新收的仙神着急过来,严厉警告了他们一番,前车之鉴尤在,不要自寻死路!

    可惜,他不知晓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想要临时控制刹车却是难之又难。

    之前天庭仙官有多嚣张,夺人资源气运的事情可没少做,真以为旁人半点底牌都没有不成?

    凡是有胆子在洪荒大陆开宗立派的家伙,不是本身实力强横,就是身后背景硬扎,都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显然某些天庭仙官并不明白其中道理,只一味依仗昊天名头,还有自身门派不俗的实力,就敢肆无忌惮出手灭杀其它势力,一点都不知晓留有余手。

    结果,不是被更强大的势力灭杀,就是招惹出了惹不起的强大存在。

    洪荒天地何其大也,大罗强者的数量虽然不多,却也不在少数,也不知那帮仙官是什么运气,每次招惹的对象身后,几乎都站着一位大罗强者,简直就跟霉神附体一般,最后死得也算是凄惨壮烈,身化飞灰魂飞魄散,永无翻身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