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沧海你就这点手段吗?”

    林沙端坐高大骏马之上,手中长枪枪势不减,劈头盖脸将余沧海上身全部笼罩,逼得这位堂堂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狼狈万分,左蹦右跃像个猴子般滑稽。

    话虽说得轻佻不屑,可他全神贯注却不敢有丝毫放松!

    别看他一副占据绝对上风的摸样,可想把优势转化为胜势却并不容易。

    武艺卓绝是一方面,兵器长度占了优势又是另一方面,余沧海根本近不得身,一身强悍剑术无从施展憋屈得很。

    但林沙想要有更好战果却也不易,青城派的轻功飘忽迅捷,林沧海内功精湛运使极便,冲不破林沙编织的密密枪网,想要避过大枪攻击范围却是不难。

    因此,林沙最不喜欢的就是轻功高手!

    真拼命的话,林沙有把握五十招内解决余沧海,可以余大掌门十分爱惜性命的性子,想要逼得他决死一战却是难上加难。

    同是正道十大高手之一,排名垫底的余沧海与排名前五的刘正风差距可不小,无论是在内功修为还是招式运用上都有差距。

    林沙有过跟刘正风切磋交流的经验,对于内功高手的战斗方式心中有数,此时对付起余沧海这样的成名高手也是游刃有余。

    笑傲世界的高手有一个十分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十分依赖手头家伙,五岳剑派能成为正道魁首之一便可见一斑。

    只要不让余沧海近身,有发挥其高超剑法的机会,对于林沙而言根本没多少危险。当然就算余沧海真的近身了,以他那一身登峰造极的横练功夫,余沧海想对他造成威胁也是不易,说不定一个不察还会让自己陷身险境!

    “小兔崽子你也就这点本事,有种的话就跟爷爷近战!”

    余沧海虽然狼狈,可一身青城轻功真不是盖的,身形飘忽不定移动迅速,每每能于枪网临身之际冲出险境,手中一柄长剑舞得花团也似,额头已微微见汗说话声音依旧中气十足!

    可他心中却不像表面这般无谓,早就翻起了惊涛骇浪,心头已存了退缩之念。

    两人之间的战斗一时陷入僵持,短时间内是没法彻底分出胜负的。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凄厉惨叫,紧接着就是镖师趟子手一阵‘少镖头威武’的欢呼呐喊。

    本就心思不属的余沧海闻言一惊,手上动作难免慢上一拍眼角余光向声音传来方向扫去,一时目呲欲裂暴怒不已,与林平之对战的青城弟子已倒在血泊之中人事不知,被一干镖师趟子手像粽子一般捆了起来。

    还不等他暗骂弟子无用,紧接着又是两声惨叫传来,他一下子便听出正是此行的另外两位弟子,顿时心头一阵惊慌郁闷不已。

    “余掌门好本事,在这时还能分心它顾林某佩服!”

    林沙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瞬间便捕捉到余沧海剑法中的疏漏,猛然大笑出声手头枪法更显凌厉,锋利枪尖眨眼间与余沧海手中长剑连连相撞,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声大作。

    “小辈好手段,咱们后会有期!”

    余沧海措不及防,被手上长剑传来的股股劲道震得气血翻腾脸色涨得通红,体内内力都有失控迹象,他当机立断强压身上不适,双脚轻一点地身子如落叶般飘荡而起,瞬间后退近两丈翻身落于旁边的民居屋梁上,目光狠厉的瞪了林沙一眼,而后头也不回转身就跑,几个闪身间已不见踪迹。

    “还傻愣着干什么,快点收治伤员清理乱局,官差快要来了!”

    长长松了口气,林沙收枪环顾四周,见原本繁华的街道一片混乱,林震南一家子三个,加上周围镖师趟子手一副傻愣愣摸样盯着自己不放,顿时眉头一皱厉声呵斥。

    “啊,快快快,按照林沙的吩咐办!”

    林震南瞬间反应过来,从对林沙高强武力的震惊中回神,急忙指挥手下镖师趟子收拾残局,果然没过多久一队官兵持刀挎剑气势汹汹冲了过来。

    花费了一些功夫和银子把府衙官兵打发走,林震南一家子满脸热情凑到林沙跟前,小心问道:“林沙,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让受伤弟兄带着俘虏回到镖局闭门不出,最好能请来府衙官差帮着守上一天,咱们继续杀奔青城派弟子暂居客栈!”

    林沙眼中带笑,稍微沉吟片刻就做出了决断。

    “好,就按林沙你说的办!”

    林震南一拍巴掌附和道,接着急忙叫来心腹镖师崔镖头,如此这般这般吩咐一阵,等崔镖头应下并带着那几位受伤镖师趟子手,押着四位狼狈不堪的青城俘虏离开,余下林家三人率领一票士气高昂的镖师趟子手,在林沙的指挥率领下直扑青城弟子暂居客栈。

    世道就是如此,林沙展现出了足够实力,竟连堂堂正道十大高手之一,青城派掌门余沧海都不是对手,在此与青城派来闽好手即将火并之际,林沙的威望瞬间盖过林震南一家子,成为一票镖师趟子手眼中的定海神针!

    不是他们不厚道,也不是他们忘恩负义,刚才一番交手青城派弟子的实力摆在那里,近十镖师趟子手围攻一人都讨不了好,接下来可要跟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带领的青城精英弟子干架,要是还不知道巴着林沙这样的高手那才叫傻子!

    林震南虽然心中不是滋味,可是大敌当前也顾不得许多,别看他们一家子刚才大展雄风干翻了三青城弟子,可其中辛苦和凶险只有他知道,要不是儿子林平之率先破局,又有林沙大发神威拖住余沧海的话,那结果……

    一行杀气腾腾直扑福州城北某家大型客栈,一路上惹来无数城中居民好奇畏惧目光,引起街面一阵鸡飞狗跳,这种打群架的场面可不多见,尤其出手一方还是福州道上土霸王福威镖局,这种热闹怎可轻易放过?

    结果却让一干大胆跟随的居民大失所望,又让内心忐忑不安的福威镖局松了口气之余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