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赝?,只见医馆大堂飞出一道细小黑影,带着凄厉尖啸直取长脸青城弟子头颅。

    叮!

    长脸青城弟子脸色大变,手腕一抖身形原地旋转,手中长剑在刺中落腮胡镖师之际猛然改刺而扫,一剑将飞来的细小黑影击飞。

    “小子,你真想找死不成?”

    此时林沙已出得医馆正门,怒目圆睁满身煞气,压抑的声线中蕴涵隐藏不住的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只需一个小小契机必将轰然爆发!

    “叫这些人让开,放我们走!”

    长脸青城弟子持剑手掌青筋根根暴起,不时微微颤抖显见刚才那一击他接得并不轻松。面对林沙他可不敢有丝毫造次,腰杆挺得笔直可话中的妥协之意在场一干老于江湖的镖师趟子手哪听不出来?

    “放他们离开!”

    迎着一干镖师趟子手询问惊讶的目光,林沙摆了摆手一脸平静,直到四位满身狼狈的青城弟子消失在视线之中,这才挥手叫急匆匆赶来助阵的镖师趟子手返回镖局不得松懈。

    回到医馆,吩咐移至备用药堂的学徒以及坐馆大夫回归正堂坐诊,他则返回后院吃饭休息,心头还存有一个大大疑惑。

    青城弟子竟然自爆身份!

    按照他所知笑傲江湖剧情了解,随余沧海一同来到福州的青城弟子,不是行事都很小心谨慎,一直暗中窥视福威镖局的么?

    他哪知道,那位受伤一直昏迷不醒的青城弟子,可是掌门余沧海的亲生儿子余人彦。尽管他的名头不如‘英雄豪杰’青城四秀来得响亮,可以他的特殊身份哪个青城弟子敢不尽心尽力救治?

    如果上门求救的青城弟子老实就诊的话,也不会闹出这么大风波。林沙只要细细查看一番便可知晓,那昏迷青城弟子身上所受伤势,正是他小弟林平之的翻天掌所致!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傍晚时分林平之打猎回来,邀请林沙一同享用新鲜野味,在饭桌上漫不经心将今天跟人打了一架的事儿说出。

    林沙倒是不在意,这些年他带着林平之出外历练不少次,打过山贼干过土匪,与江湖中人也有过切磋比试,不然‘快?!制街拿肥窃趺创鋈サ??

    他倒没有把林平之与人打架的事儿,跟今天青城派弟子上门求医的事情联系起来,哪那么巧?

    林震南却立即引起重视,作为一个生意人他一向秉承‘和气生财’的信念,能不得罪人最好不要胡乱得罪人,免得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故不好收场。

    之前他在饭桌上才宣布了一个喜讯,湖南的镖局分部传来消息,四川青城山松风观的余观主,接受了镖局送去的礼物,说完还一脸高兴洋洋得意。

    林沙坐在一旁直撇嘴,林震南依旧一副生意人嘴脸,也不知道给人送礼有什么好高兴得意的?

    林平之年轻气盛,又在江湖上闯出不小名声,当即有些不爽表示:青城派所在四川与福建相隔千山万水,镖局就算跟他们拉上关系又有何用,还不如花费精力跟衡山派打好关系才是正理。

    说起来也是悲催,不晓得衡山派是不是知道福威镖局是个烫手山芋,这些年虽说镖局通过林沙的关系跟衡山派搭上线,可却一直得不到衡山派的热情对待,关系不冷不热聊胜于无。

    林震南开始有些苦恼,不过时间长了也就不以为意,依旧秉承自己的生意经四下结交朋友为镖局生意开路。

    见林平之如此‘不上道’,林震南也很是头疼,只得耐着性子给儿子顺带林沙讲解他的生意经:“镖局子的事,我向来不大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不过你年纪渐渐大了,爹爹挑着的这副重担子,慢慢要移到你肩上,此后也得多理会些局子里的事才是。孩子,咱们三代走镖,一来仗着你曾祖父当年闯下的威名,二来靠着咱们家传的玩艺儿也不算含糊,这才有今日的局面,成为大江以南首屈一指的大镖局?!?br />
    说道这儿他一脸骄傲:“江湖上提到‘福威镖局’四字,谁都要翘起大拇指,说一声:‘好福气!好威风!’江湖上的事,名头占了两成,功夫占了两成,余下的六成,却要靠黑白两道的朋友们赏脸了?!?br />
    “你想,福威镖局的镖车行走十省,倘若每一趟都得跟人家厮杀较量,哪有这许多性命去拚?就算每一趟都打胜仗,常言道:‘杀敌一千,自伤八百’,镖师若有伤亡,单是给家属抚恤金,所收的镖银便不够使,咱们的家当还有甚么剩的?所以嘛,咱们吃镖行饭的,第一须得人头熟,手面宽,这‘交情’二字,倒比真刀真枪的功夫还要紧些?!?br />
    林沙听得那个汗啊,话说得好听,混江湖最重要的还是手头功夫要扎实,不然任你关系网再大,也敌不过高手手中的一柄剑!

    ……

    如今听闻儿子竟然在外跟人大打出手,林震南吃惊之余秉承一贯小心做派,赶紧询问儿子跟人家打架的具体经过,林平之也没太过在意,三两下便将今日在城外小店,与两名青城派弟子发生冲突的事儿说了一遍。

    “什么,你今日竟跟青城派高足打了一架,而且还打伤了其中一位?”

    林震南睁大了眼睛赫然色变。

    “是啊,那家伙太过无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女子,被孩儿说了两句便满口污言秽语,孩儿气不过跟他过了几招!”

    林平之一脸无辜,此时的他可不是原著出场时那般弱鸡,一手辟邪剑法迅猛绝伦诡异难防,家传‘翻天掌’更是在林沙的指点要求下,练得炉火纯青达到十分高深境地,加上多年实战经验和林沙的切磋指点,其实力放眼江湖年轻一辈,也是排名极为靠前的存在,对付一两青城不知名弟子根本不在话下。

    见林震南脸色难看,林沙心头一动忍不住加了把火,轻飘飘道:“中午的时候,有两名青城弟子上门求医,态度嚣张不说还威胁医馆里的坐躺大夫,被我教训一顿顺手赶走,想来就是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