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林平之那小子,到底有没有把他的警告放在心里?

    第二天一大早,做完今日的大枪桩锻炼后,他突然听到外头一阵人喊马嘶声,顾不得换身常服他急步冲到了宝芝林前院正堂,正好看到林平之这小子一身锦衣华服,跨下骏马全身雪白,马勒脚镫都是烂银打就风骚得紧。

    这厮左肩上停着一头猎鹰,腰悬宝剑背负长弓,泼喇喇纵马疾驰。身后跟随四骑,骑者一色青布短衣。一行五人驰到镖局门口。

    八名守门汉子急忙起身问好:“少镖头又打猎去啦!”

    林平之这小子意气风发哈哈一笑,马鞭在空中拍的一响,虚击声下胯下白马昂首长嘶,在青石板大路上冲了出去。

    一名守门汉子满脸羡慕恭维大叫:“史镖头,今儿再抬头野猪回来,大伙儿好饱餐一顿?!?br />
    跟在林平之身后一名四十来岁的汉子笑道:“一条野猪尾巴少不了你的,可先别灌饱了黄汤?!?br />
    在众镖师一阵大笑声中,五骑马早去得远了。

    嘿,这小子真是得意过头了!

    林沙摇了摇头,并没有上前打扰一干林平之这小子打猎的兴致,在前堂门口站了一会儿后便返回后院居所。

    吃过早饭后,又到前院医馆大堂溜达一圈,没发现什么问题后又回了居所小院,在院子里摆了一把藤椅一张茶几,茶几上放着一壶香铭两碟精致小点心,他拿着一本医书坐在藤椅上悠闲自在翻看起来。

    他在鹿鼎世界征战半生,大小战役无数出生入死,尤其在吴三桂起兵前期,作为滇军先锋的他每每冲锋在前血染征袍。

    尽管一身枪术已达极高深境界,所遇清军几无十合之敌,内家拳暗劲实力也强悍无比,不是江湖好手几乎难以伤他分毫。

    可就是如此,多次孤军深入清军腹地,受到一众清军官兵围攻,他身上也或多或少受了伤挂了彩。

    是,普通的清军官兵正面作战几乎难以伤他分毫,可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常常身陷数倍乃至数十倍敌军包围之中,他又没到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的内家拳化劲境界,每每一场混战下来身上多少都得挂点彩。

    再说,两军交战可不止是拿刀?;タ?,还有弓箭弩弓等中远程利器,作为滇军先锋官的林沙,可没少享受这些玩意的招待,最惨的一次身上插了五枝利箭,等他杀出重围之时已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血人。

    所幸内家拳暗劲的底子不是开玩笑的,浑身气血比之常人要强得太多,这才能坚持逃回只是修养了个把月又变得生龙活虎。

    后来吴三桂称帝挂掉,滇军内部大乱颓势已显之时,林沙已因战功成为滇军大将,成为清军极为忌惮的对手之一。

    清廷为了对付他可是没少使手段,拉拢招安就不必多说,暗中投毒派遣高手刺杀也不在少数,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尽管他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但身上受伤挂彩在所难免。

    年轻的时候气血充盈还不算什么,等到人过中老年各种暗伤以及根基受损的后遗症爆发,虽然没能要了他的命,却也让他的身体素质大为下降。

    不知道是不是高深的内功修为掩盖了这些隐患,等到他最后试图突破内家拳化劲之时,身体隐患在最后关头爆发,要不是莫名其妙穿越到笑傲世界,只怕他不死也得瘫痪。

    当然,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五十岁前基本收复疆土,之后休养生息时期大部分都由太子监国,他只在幕后引导就成,一门心思花在治疗自身暗伤和弥补受损根基上。

    所谓医武不分家,随着他内家拳和内功的境界不断提升,对身体了解越发透彻,从黄飞鸿世界学到的医术也得到突飞猛进般增长。

    他身为皇帝,想要收集民间以及前清宫廷珍藏医书真的不要太简单,尤其当他准备冲击内家拳化劲境界之时,几乎翻遍了整个皇室馆藏医书,可能自身医术跟当代国手还有些差距,但在医学方面的见识绝对是顶尖一流!

    有了鹿鼎世界的惨痛经历,林沙怎么可能轻忽对身体的保养?

    所幸穿越几年来没有凶险战斗,身体也没有任何损伤,最让他高兴的是,经过检查身体隐患和损伤根基都修复完全,或许这就是穿越带来的福利吧?

    虽说身体隐患已经消除,但他并没有白白浪费一身精湛医术。

    所谓有则改之无则嘉勉,除了利用空闲时间继续深研医术调养身体之外,自从铁布衫大成后他又有了一个新的目标,看看有没有办法在不损伤身体根基的前提下,温和的开发身体潜力!

    铁布衫大成,让他的身体坚愈精钢,普通人就算拿着刀剑猛砍猛劈都难以伤她分毫,这何尝又不是一种身体潜力开发的表现?

    当然,眼下他还处于摸索研究初期,正是消化理解脑中那一大票医学典籍的积累阶段,想要达成这一目标还不知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所幸有福威镖局这家大金主,又有源源不断的病人供他积累实际经验,还有镖局那一票镖师趟子手可以小心实验一下心中所得,他坚信只要坚持下去必有所获!

    春日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说不出的舒适惬意,林沙悠闲读书一上午时间不知不觉匆匆流逝。

    就当他放下手上医书,起身准备活动活动筋骨,顺便四处溜达溜达的时候,前院医馆所在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喧哗,紧随而至还有一位汉子气急败坏的怒吼:“格老子的,快快救我师弟,要是我师弟有个闪失老子拆了你们医馆!”

    林沙眉头一皱心头怒火猛得升腾而起,二话不说大步流星朝前院医馆走去,半路遇上前来报信慌张失措的医馆学徒,林沙示意他自会处理等会可能有打斗,要他悄悄通知医馆里的大夫和学徒同伴小心撤离。

    “大胆,快快放下金大夫,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刚刚从耳门踏入前院医馆大堂,便见一个头扎白布光着两条腿脚穿无耳麻鞋的汉子,正一脸狰狞揪着坐堂金大夫的衣领一脸狰狞,林沙当即沉脸厉声怒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