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书友们的打赏支持,这里就不一一点名感谢了,同时也感谢书友们的推荐票支持,继续求

    米为义没有解释什么,这是他师傅的选择做弟子的无权也没资格置喙……

    林沙也没有追问这个敏感话题,而是跟米为义聊了一些江湖趣闻,气氛渐渐变得融洽舒服起来。

    “米大哥来了吗,米大哥来了吗?”

    两人不过闲聊一会功夫,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脚步声,远远的林平之那小子的惊喜声音便传了过来。

    不过片刻,一身锦衣满身英气俊朗不凡的林平之已跨槛而入,见到米为义果然在坐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喜。

    三人又是好一番热闹,说说笑笑享用了一顿丰盛午饭,本来还想继续上午未完的话题,可米为义表示还有门派急务在身,必须马上离开去办,林沙和林平之无奈只得将他送出了福州城。

    “林沙老大,米大哥这么急有什么要事么?”

    返回宝芝林的路上,林平之好奇问道。

    “给我送请贴来的,衡山刘正风刘大侠准备金盆洗手!”

    没了米为义在场,有些事情便可以直接说与林平之知晓。

    “什么,刘大侠要金盆洗手?”

    林平之大吃一惊,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万分。

    他可不是江湖小白,这些年没少跟着林沙出门历练,又或者赶赴千里拜访衡山派,路上所见所闻已经让他从一个富家公子哥,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江湖人,自然知晓刘正风突然金盆洗手对江湖以及衡山派的震荡有多大。

    “刘大侠为何如此?”

    待激荡的情绪平复下来,林平之急忙开口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

    林沙没好气白了这厮一眼,他当然知道刘正风为何会突然金盆洗手,可这话能跟热血青年林平之说么?

    “衡山派的莫大先生会同意么?”

    林平之左思右想没个头绪,又提出一个实际问题来。

    衡山派与刘正风同辈的十三代弟子就只有四人,掌门莫大,长老刘正风,鲁连荣以及方千驹,就这么四人撑起堂堂五岳剑派之一的衡山派。

    莫大虽为掌门却整日行踪飘忽不定,拿着把二胡到处‘江湖卖艺’,衡山派真正的掌控者其实就是长老刘正风。

    刘正风不仅武艺高强,放在整个五岳联盟都是拔尖的存在,不然野心勃勃的左冷禅也不会那么想搞死他,为了拔除衡山中流砥柱之一的刘正风,可谓费劲心思手段齐出,最后都不顾吃相难看直接灭了刘家满门!

    衡山派能有今日风光,可以说大半功劳都在刘正风身上,其经营能力十分出众手腕高超,说他是衡山派的定海神针都一点不过分。

    这样的大佬突然宣布金盆洗手,不管原因如何对衡山派的声望都是一种巨大打击,也不怪林平之会如此询问。

    “同不同意都这样了,请贴都到了此事已成定局!”

    林沙摇头轻笑,心道难怪左冷禅一心想灭了刘正风,只要刘正风还在一日不管他有没有金盆洗手,一旦衡山派出现变故刘正风能熟视无睹么?

    而以刘正风在衡山多年积累的威望,只需振臂一呼便能稳住衡山派局势,这样的角色不死左冷禅哪能安心?

    根据林沙所回忆的模糊记忆可知,莫大先生显然也知晓这一点,所以才在刘正风金盆洗手时暗中维护,可惜他和刘正风都低估了左冷禅的疯狂。

    江湖是个小世界,自然有自身的规则。

    身为一个江湖人物,闯荡江湖扬名立万时难免有恩怨是非,通过“金盆洗手”,大张旗鼓地表示自己退出江湖,遵守了这一个规则之后,就表示不是江湖人物,再不管从前的恩怨是非了。

    就好象你在一家公司上班,有一天你不想干了,合法的途径仍然是递交辞职信,而不是不吭一声就闪人,默默地离开放弃自身利益。

    具体到刘正风身上,他是一个有家有业的人,不可能抛妻弃子,就和曲洋去看大漠风沙,去听雨打芭蕉,所以他选择了入仕这一条路,当个芝麻绿豆的小官(参将的官位可不算?。?,这正是他性格、身份、地位所决定的一个选择,站在刘正风的角度,合情合理。

    就林沙的看法,刘正风此举正是保全家人的最好做法,当然前提是他跟曲洋私通的事儿没被外人发现,可惜他的保密工作似乎做得非常不好,看米为义之前为难郁闷的神态就知道了,这家伙发现了师傅的秘密!

    米为义都发现了,要说衡山其它两位长老并莫大先生不知晓怎么可能?

    所谓秘密,一个人知道才叫秘密,知道的人多了就叫公开的秘密!

    以刘正风主掌衡山派这些年的表现来看,他不可能发现不了这些,可她没有早早带着家眷跑路,还声势浩大的搞了个金盆洗手大会,显然心存侥幸!

    刘正风的灭门之祸,并不在于他选择了金盆洗手的方式不妥,而是他选择的时间不对,恰恰选择到了左冷禅雄心勃发要并派的时机。

    金盆洗手在标准情况下是我以前那些仇家我不找你们麻烦你们也别来找我,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正式仪式来完成这个声明过程,不然仇家找上门你怎么说?

    本来如果刘正风完成了金盆洗手的仪式,那么哪怕下一秒曲洋就出现和他秀恩爱,正道人士也只能找曲洋麻烦不能碰刘正风了,因为他已经和武林没有瓜葛了,这就是正式声明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当然,这些都是他结合记忆里的笑傲剧情,自己琢磨出来的东西,自然不会轻易分享给小弟林平之,只是在分开之际提醒道:“最近江湖上可不太平,你小子注意一点不要胡乱折腾!”

    林平之却很不以为然,笑嘻嘻道:“林沙老大你太过小心了吧,福州城里可是一切风平浪静??!”

    “风平浪静个屁!”

    林沙眼睛一瞪没好气警告道:“城里今天就来了不少陌生江湖中人,而且全部都是四川口音,也不跟你老子打声招呼,怎么看都不象心存善意,你小心点可得打起精神别给你老子添麻烦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