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府城西门大街,家大业大的福威镖局旁边,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宝芝林’医馆。

    不用问,这家医馆妥妥的山寨货,模仿黄飞鸿世界里的宝芝林,其东家就不用多说了吧,除了林沙还会有谁?

    医馆三进院子占地广阔,有诊所药堂,有单独的住院区还有独立的制药单位,更有食堂简直一应俱全,完全照搬了黄飞鸿世界的宝芝林,又加以本土化改造,短短不过三年时间,便已成为整个福州府城最大也是最为知名的医馆!

    这家类似于后世乡镇卫生院的医馆,筹办资金以及一应费用,自然都是家大业大的福威镖局全部提供,作为镖局总部的专属医馆。

    “东家,最近城里来了不少陌生江湖人士!”

    医馆第三进院落的住宿区,林沙所居正堂书房,正有一位面貌普通的年轻小子,向端坐在书案后的林沙恭敬汇报。

    “恩,查清楚没,都是哪里的口音?”

    十五岁的林沙长得虎背熊腰身材高大,一张英武脸膛满是沉稳之色,浑身散发淡淡威势让人不敢有丝毫小觑,要不是脸上明显的稚嫩颜色,只怕没人当他是一位不及弱冠的少年。

    “大多是四川那边的口音!”

    报信的年轻小伙想也没想直接道。

    “是一拨还是几拨,又或者只是零散人马?”

    林沙眉头微微一挑,脸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回东主,看他们的行为举止,是一伙人马无遗!”

    那年轻汉子肯定道。

    “知道他们是哪门哪派人手么?”

    林沙揉了揉眉心,仔细回忆了一番有关笑傲江湖的剧情,好象真有这么一遭,可惜时间过得太久记忆模糊记得不清了。

    “暂时还没打探出来,他们个个脾气火暴动辄打骂,客栈里的小二都不愿随意亲近,咱们的人也不好主动凑上去惹人猜疑!”

    那年轻汉子一脸为难,低着头不好意思道。

    “恩,既然不好接近就不要轻易接近,暗中盯住就可免得遭了无妄之灾!”

    林沙点头指示道,年轻汉子松了口气,见东家没有再问旁的问题,便告辞离开匆匆出门传达东家指示。

    林沙沉吟片刻也没过多停留,站起身出了书房,没走医患不停来往的热闹前门正院,而是带着身边小厮直接从院子后门出去转了个弯,又进入一处不起眼的小角门直接到了福威镖局一侧客院所在。

    一路跟熟悉丫鬟仆役点头示意,他没有停留直接到了镖局正堂大院,跟守门镖师打了声招呼,得知林震南没有出门正在处理镖局日常事务,他也没让守门镖师通报就直接走了进去。

    “林沙来了!”

    正埋首于一堆文书中的林震南听到脚步声,抬头见是林沙脸上立刻露出热情笑容,客气招呼道。

    “恩,总镖头问你个事!”

    林沙也没客气,坐到客座椅子上直言开口。

    “什么事?”

    林震南一点都没在意林沙的随意态度,就算在意也在意不起来啊,自家唯一儿子还是眼前小子的小弟呢。他从书案后站起身,拿起桌上精致茶盏走到林沙对面坐下,示意林沙有话直说。

    “最近有没有江湖人士上门拜访?”

    林沙也没客气的意思,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江湖人士?”

    林震南被问得一愣,仔细回忆一下点头道:“只有一位,还是泉州那边的成名人物,怎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林震南毕竟也算福建江湖大豪,有资格让他亲自出面接见或者迎接的江湖人士,要么就是像米为义般的名门正派弟子,要么就是成名多年的江湖好手,其余不知名江湖小杂鱼有镖师出面就可。

    “没有四川那边的江湖人士拜访吗?”

    林沙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神色凝重继续询问。

    “没有!”

    林震南下意识摇头,然后猛然反应过来,脸上先是喜色(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一闪而后惊问道:“难道城里来了四川的高手不成?”

    也不怪他反应如此之大,作为福州城里最大的本土江湖势力,一般外来江湖好手来到福州,就算不主动上门拜访也会送上帖子告知一声,免得出了误会横生波折,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可是现在林沙跟他说,福州突然来了不少四川来的江湖人士,并且还没主动向他这个地头蛇‘报备’,心中的恼怒和不爽可想而知,同时也有丝丝疑惑生起。

    不要怪林震南得到消息还要林沙通知,他可没林沙这般有心思,早早在福州城里密布眼线,专门盯防城里的江湖人士和外来江湖人士,这是他做皇帝时的习惯,不喜欢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故。

    福威镖局作为福州第一江湖势力没错,与官府关系密切也没错,在福州道上几乎一手遮天也没错,但林震南是个不折不扣的生意人,他可从没想过掌控或者说监视整个福州江湖的念头。

    “看来这帮四川江湖人士来者不善啊,总镖头还是小心为上,先把他们的情况打探清楚再说!”

    林沙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将那伙四川江湖人士所住客栈告知林震南,至于他要怎么打探那伙人的来历他就不管了。

    就在他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一位镖师匆匆走了进来,见到林沙眼睛一亮急道:“林公子,宝芝林来了位衡山派弟子,说有事找!”

    “知道是谁吗?”

    林沙闻言微微一愣,匆匆起身跟林震南拱手告辞,而后便随着那位报信镖师一同出了镖局正堂,路上他好奇问道。

    “是米为义米少侠!”

    那位镖师是总部老人,这些年可没少见来往频繁的米为义,所以一口便答了出来。

    “哦,是米大哥??!”

    林沙闻言脸上露出微笑,伸手拦住那位报信镖师,边走边吩咐道:“快去喊你们少镖头回来,就说衡山弟子米为义来了,要他快点赶来宝芝林相见!”

    打发走了报信镖师,林沙大步流星出了福威镖局,转个弯没走几步就到了宝芝林正堂,他绕过热闹正堂从侧廊赶到后院,远远的就见一道熟悉身影站在正院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