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烈阳当空,肆无忌惮挥洒光和热。

    正午阳光正烈,江西赣州通往福建的官道上行人商旅稀少,都避着头顶火热的烈阳,或是清晨或是下午温度稍退时再出行不迟。

    此时,却有两匹骏马于官道上疾奔,马上一男一女一中老年一青年,一身劲装腰挎长剑,让过来行人商旅明白他们的身份——江湖人士。

    “小师妹……”

    那中老年劲装汉子一脸愁苦,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脸上早已生出细微皱纹呈现未老先衰之象,此时却像个话唠大妈一样喋喋不休跟同行少女说些紧要关键之事:

    “进了福建境内,咱们可得小心行事,最好化装前往福州……”

    如果有西北江湖人士在此,一定会惊讶发现,这位话唠中老年大叔摸样的劲壮汉子,竟是华山派负责外事内勤的二弟子劳德诺,在西北武林享有盛名,毕竟华山派可是五岳剑派之一轻忽不得。

    就是不知,堂堂华山派高足,跑到根本不搭界的福建来干啥?

    “为什么呀二师兄,咱们只是去福州看看情况又不做什么!”

    同行少女面目精致俏丽,年纪最多不过十六七岁,一双大眼灵慧狡黠,带着一股子掩饰不住的天真活泼,此时却皱了皱小鼻头不解问道。

    这位年轻少女倒是没在江湖上有过行走经验,不过看他称呼劳德诺二师兄,显然也是堂堂五岳剑派之一的华山高足??蠢偷屡刀云涑坪?,显然就是华山派的小公主,掌门岳不群夫妇的独女岳灵珊。

    “小师妹,这里毕竟不是华山势力范围,福建除了莆田少林外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名门大派,最近几年可是出了不少名动江湖的厉害角色,咱们此次虽只是侦察探访,却也不得不谨慎小心一些!”

    劳德诺一张未老先衰的苦瓜脸更加苦逼,只得一遍遍向身边这位初出茅庐的掌门千金连连叮嘱,心头一时郁闷到了极点。

    岳灵珊此时还处于终于能出任务的兴奋之中,一点都没有因为长途跋涉而感到疲惫,只是有些不爽二师兄的连番说教,左耳进右耳出劳德诺也拿她没辙。

    “二师兄,你说的可是最近名动江湖的快剑林平之,也就是咱们此行观察目标的福威镖局少镖主?”

    她眼睛一亮,像是找到了新奇玩具一般好奇问道。

    “没错,还有一位烈枪林沙,虽然很少出手传闻实力更在快剑林平之之上!”

    劳德诺微笑点头,轻言细语提醒道。

    “烈枪林沙?”

    岳灵珊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头,刻意放慢了马速,有些好奇问道:“烈枪林沙?好奇怪的名号啊,我怎么没听说过,他很厉害吗?”

    “一位行事非常低调的少年高手,一手军中枪法暴烈刚猛,其名号也是由此而来,临行前师傅可是一再叮嘱,要咱们碰到了这位烈枪林沙一定要小心,能不发生冲突最好不要发生!”

    说起这个,劳德诺一张苦瓜脸越显凝重。

    “真的这么厉害么,那他都有些什么战绩?”

    岳大小姐心高气傲,有些不服气问道。

    “小师妹,悄悄说给你听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可不能外传,更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

    劳德诺对岳大小姐实在没辙,说是出来历练由他为主,可以岳大小姐的脾气和初出江湖的稚嫩经验,对什么都新奇想探询一下的旺盛好奇心,他感觉自己成了不折不扣的老妈子一个头两个大。

    “二师兄尽管直说,我不会出卖二师兄的!”

    岳大小姐板起小脸郑重点头,可看在劳德诺眼中却是十分不靠谱。

    当然,他刚郑重提醒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有些事情师傅虽然没说,可他心头却是明白得很,他这个华山二师兄,却是有义务帮助小师妹积攒江湖经验。

    怎么积攒?

    一路上的言传身教而已,这次也不例外。

    “福建有处叫做青龙岗的土匪山寨,几位当家的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道上高手,之前有不少正派少侠想要将之清除,结果不是被抓就是被杀,成了当地一霸几乎无人可制!”

    “附近的江湖正派就没有出手清理?”

    岳大小姐皱了皱小鼻头,有些不解问道。

    “青龙岗山贼做事很有眼色,凡是名门正派弟子一概不碰,坚决不将周围名门正派得罪死,再说青龙岗地形极为复杂山高林密,真有名门正派大举来犯他们往山里一躲谁也没辙!”劳德诺摇了摇头一脸感慨:“所谓打虎不成反被伤,真逼得那帮强人狗急跳墙了,以后疯狂报复外出门下弟子谁也受不了,所以青龙岗与附近大派之间就形成了井水不犯河水之势!”

    “难道就没人出面收拾么,要是放在华山附近,爹爹早就将这伙强人杀得精光了!”岳大小姐脸上露出不满之色,挥舞着小拳头一脸愤愤然。

    “是是,小师妹说得对!”

    劳德诺连连点头附和,心中却是大不以为然,华山附近又不是没有这样的势力,也没见师傅杀奔上门啊,当然这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也就是两年前吧,烈枪林沙不知为何突然单枪匹马杀上青龙岗,只用了区区半天时间便杀死几大当家,并一干罪恶滔天的强人山贼,青龙岗一举覆灭!”

    说起这话时,劳德诺脸上露出丝丝惊叹,他行走江湖多年,自然明白烈枪林沙此举到底有多疯狂,难怪这厮虽然声名不显却极受江湖各大势力关注。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要是大师兄在此做得比那什么烈枪林沙只会更好!”

    岳大小姐听得好一阵心驰神往,回过神后又是一脸不服,说到大师兄时脸上的开心和甜蜜傻子都看得出来。

    “或许吧!”

    劳德诺嘴角一阵抽搐,跟处于热恋中的小姑娘实在扯不清,心里却是很不以为然,大师兄令狐冲虽然剑法天赋卓绝,可惜为人太过懒散,想要单枪匹马剿灭一家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寨,还是力有未逮吧?

    “不管如何,咱们还是小心行事为好!”说了这么多,他最后还不忘提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