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功注重精气神,所谓‘人之三宝’是也。

    而内家拳则注重筋骨气血皮膜等等方面,与内功完全是两套修炼体系。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修炼了内功达到了一定境界后,花费了极大精力不是说放弃就可能放弃的。

    而且内力凝具人体精气神,一旦出了问题可是要命得紧,搞不好就成了废人!

    没见影视小说中,内功高手一旦内功被废,就成了彻彻底底的废人,除非像是燕南天那样修炼特殊功法主动废功,不然绝无幸理!

    而林沙的主要精力一直都放在内家拳上,在鹿鼎位面修炼内功也是顺势而为,颇有点好奇想尝试尝试的想法,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比之对内家拳的了解却是差了太多。

    另他此时枪术修为,已隐隐触摸到化劲边缘,只需时间积累随时都有可能突破。等枪术达到化劲,与枪术一脉相承的拳术得到反哺,一举突破至宗师级化劲将不在话下!

    待到内家拳达到化劲境界,全身主要经脉将完全贯通,形成道家术语中的大周天,也就是内功修炼所谓的‘打通任督’二脉!

    如果按照正常途径,按部就班的修炼内功,从扎马培养气感,到催使内气进入经脉化做内力,接下来就是长年累月的苦逼通关过程。

    就算笑傲世界被誉为通关宝典的《葵花宝典》,想要达到任督二脉俱通的程度,起码也是以十年为单位,通关速度再快那就不是内功心法而是修真心法了。

    林沙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将主要精力放在熟悉的内家拳修炼上头,怎么说都有了两世经验,尽管两世的境界都不算高绝。

    至于内功嘛,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他不打算主动修炼,但如果内力自生的话他也不会轻易舍弃。

    练功就要心诚,三心二意摇摆不定,或者想在两条不同修炼体系上都有成就的想法却是万万要不得的,搞不好两边都得不到好那就郁闷了。

    而且他还考虑到以后有可能冲击内家拳中的至强丹劲,到时候可要精气血合一,如果修炼了内功分散了精神,也不知道会不会造成某些严重后果?

    所以,他决定还是不修炼内功,但是外功却是可以修一修的。

    眼下,限制他内家拳实力进步的主要阻碍,是缩小到十岁左右的身躯。无论身体强度还是气血能量,都严重限制了他的实力发挥。

    林沙拥有内家拳暗劲颠峰的境界,所能发挥出的战斗力却只有明劲中期水准,想要有所提高就得等到身体发育成熟,筋骨血肉都成长到一定程度,才能彻底发挥其内家拳暗劲颠峰期实力,甚至更上一层楼突破化劲境界。

    在此之前,想要提升身体战斗能力,在不修炼内功的前提下,修炼外功自然是最好选择,而且还能强筋健骨对其恢复内家拳实力也有一定作用,这才是他选择修炼《铁布衫》的主要原因!

    这门护体外功在江湖上早就烂大街了,流传非常广泛,无论南北武林都有修习,有几家练得高深的还形成了正统传承,标准的易学难精!

    当然,这对林沙并不算什么难事。

    以他内家拳暗劲颠峰境界,这门护体外功入门真的不要太快,只花费了区区不足三天时间,便已初入门径使得有摸有样。

    在鹿鼎位面当皇帝和太上皇时,虽说花费大量精力收集了不少江湖上的高级内功秘籍,但更多的还是像铁布衫这样的普通功夫,而且各种流派一应俱全,再联系他此时的身体状况,想要有所小成真的十分简单。

    将今日的锻炼计划完成,时间已经快到中午,感受到身体强度进一步加强,林沙停功凝立满意的点了点头。

    招来小院里的仆役收拾练功后留下的烂摊子,他则回房轻轻松松洗了个冷水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出了院子径直往呼喝声不绝于耳的小练武场走去。

    “喝喝喝……”

    远远的,便听到林平之那小子的喘气大喝。

    林沙不自觉加快脚步走得近了,站在小练武场边凝视林平之费劲挥舞与身躯大不相衬的巨大木剑。

    林平之一手辟邪剑法本就稀松平常,如今又用了几乎与他等高,宽度足有成人手掌长的沉重木剑,挥舞起来歪歪斜斜惨不忍睹。

    这小子还真有股韧劲,尽管全身早已大汗淋漓,一身华美劲装紧紧贴在身上,手臂连连颤抖好似握剑都困难,每挥出一剑脚步都跟着踉跄一下,要不是下盘功夫还算扎实早已狼狈摔倒在地。

    就是如此,这小子依旧咬牙坚持,手中木?;游枰淹耆怀商茁?,只是下意识的按照辟邪剑法的套路轨迹僵硬横扫斜劈。

    他母亲王夫人站在小练武场另一边满脸担忧,不时跟着林平之踉跄摇摇欲坠的脚步惊呼出声,看到对面的林沙眼神很是不善。

    “好了好了,今日的修炼就到这里!”

    感受到了王夫人眼中的不善,林沙摸了摸鼻子满脸苦笑,见林平之这傻小子还想继续坚持,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喊停。

    砰!

    林沙话音刚落,林平之手上巨大木剑已经砸落地面,这小子显然已到了身体极限再也站不稳当一屁股坐在地上,引得王夫人一阵‘儿啊’大惊小怪的惊呼,她身边丫鬟侍女忙不迭拿着毛巾小跑过来。

    “林沙,我是不是很没用?”

    林平之完全没有理会这些,扭过头来冲着林沙一阵苦笑。

    “以你现在的年纪和身体状况,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

    林沙自然不会傻到在虎视耽耽的王夫人面前说,丫的你小子练武天赋一般得很,想要练好辟邪剑法还早得很这样的找打话,只不咸不淡表示以你眼下的年纪,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非常不错。

    “可是比起林沙你,我可要差得太多了!”

    林平之却是一脸苦闷,并没有半分开颜摸样。

    “……”

    林沙好一阵无语,心道别啊,你小子别拿我比啊,我的情况特殊得很,就连习武超过十几年的衡山核心弟子米为义都讨不了好,就你小子这水平不是自找不痛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