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这是怎么回事?

    衡山三少侠瞪大了眼睛,看向小练武场中出手角度刁钻古怪,所施剑法阴毒狠辣行动迅捷诡异的林沙,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嗤嗤嗤……

    枪影连绵,一招连着一招速度快到肉眼可见极致,林沙以枪代剑道道枪影几乎连成一片,速度太快带起周围气流卷动劲风大作枪鸣之声不绝于耳。

    一套七十二路辟邪剑法磕磕拌拌使完,林沙蓦然收枪凝立,额头热汗滚滚显然刚才那一番动作消耗极大。

    “林沙小兄弟,你这是……”

    米为义大步流星走了过来,满脸吃惊眼神带着探询。

    “这是我看了林平之施展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后,感悟出的一点东西,粗陋之处还望三位大哥不要见怪!”

    随意擦了把脸上热汗,林沙微带喘息‘不好意思’道。

    “说来听听,小兄弟你这感悟可真不得了!”

    “是啊,经你这一演练,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威力大增,就算我们师兄弟几个如果没有防备的话,突然遭遇可能都要吃大亏!”

    陈,李两位衡山弟子满眼放光,左一句右一句议论开了。

    “真要我说???”

    林沙呵呵一笑反问道,目光却看向衡山三少侠为首的米为义。

    “你就说说吧,让我们师兄弟听听你的感悟,说不定还有其它收获呢!”

    米为义呵呵一笑,拍了拍林沙肩膀爽朗道。

    虽然他心中并不这么认为,林沙毕竟是一位没接受过系统锻炼的‘武学门外汉’,年纪又这么小能说出什么振聋发聩的大道理来?

    不过林沙的面子不得不给,所以就姑妄听之吧!

    “呵呵,那我可就献丑了……”

    林沙呵呵一笑,以他的老辣眼光,哪看不出米为义话中的不以为然,他也不在乎愿听就听不愿就算了,整理了一下脑中思路沉吟着说道:“剑法说白了就是杀人的技艺,无非就是速度,力量还有敏捷三项身体基础延伸而已!”

    “有内功傍身,无论速度,力量还是敏捷度都将获得极大提升,加上一定的剑法技巧杀伤威力将会大增!”

    “除非所学武功另出机抒,不然就算你剑法再巧妙繁复,不能发挥三项基础能力中的一项或者几项,都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而已!”

    “刚才林平之所演示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就是如此,规规矩矩一板一眼,太过看重剑招的套路变化和招式衔接,忘记了剑法的本质乃是杀人技艺,看起来就显得稀松平常漏洞百出!”

    衡山三少侠刚开始还不以为意,觉得林沙眼界狭窄没见识过多少厉害剑法,可慢慢的他们便听出了些味道,脸色逐渐变得凝重注意力也全部集中起来,感觉林沙说得很有道理道出了剑法和一些武学本质。

    三人看向林沙的目光越发热切惊异,心中苦闷这么一位‘武学奇才’竟然没有拜入衡山门下,真是可惜啊可惜。

    林沙说得兴起一时竟收不住话头,只听他继续道:“林家先祖林远图作为江湖公认绝顶高手,其内功修为就算不入绝顶一定也是一流中的佼佼者,如此内功高手使出的剑法怎么可能那般缓慢一无是处?”

    “在我想来,林远图出剑之际必定犹如电闪雷鸣,出剑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加之辟邪剑法本身诡异莫测,这才有了打遍十来省无敌手的风光!”

    衡山三少侠连连点头认同,他们之前确实想左了,剑法威力如何看得是人而不是剑法本身。

    就好比米为义,同样一手回风落雁剑,他使出的效果跟师傅刘正风使出效果天壤之别,几乎没有任何可比性。

    他一剑刺出不过分出两道剑光,而刘正风可是号称‘一剑落九雁’,单单出剑速度方面便差了老大一截。

    要说他跟师傅之间的差距,除了江湖经验还有比斗经验上的差距外,最大的差别自然就是内功方面的修为。

    尽管心中很不情愿,可无论怎么看当年林远图的内功修为,都要比他师傅刘正风强得多,那出剑的速度只有更快的道理!

    想清楚这些,对林沙刚才的惊人表现,也就心中释然了。

    林沙继续侃侃而谈:“刚才看林平之演练的时候,我就觉得十分别扭,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于是刚才我又按照心中想法演练一遍,果然……”

    说着他轻轻一笑,一切自在不言中。

    几人聊得高兴,并没有发觉不远处的客院角落,林震南一手捂着林平之的嘴巴,满脸复杂的看向谈笑风声的小小少年,脸上神色好一阵变幻最终重重叹了口气,抱住一脸震惊兴奋之色的林平之转身悄然离开。

    ……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间一个月便过去了。

    这天风和日丽天清气朗,一早林沙便带着大名唤作杨剑的小屁孩,并小尾巴一样的林平之出了福州西城门,送衡山三少侠一行离去。

    没错,衡山三位少侠在福威镖局一盘恒就是一个多月!

    不是他们脸皮有多厚,而是确实有需要。

    林沙因为感念这三位的情义,暗中不声不响可是指点了他们不少。

    每日必行切磋之时,他使出了鹿鼎世界军中磨砺出的手段,招式直来直往凶猛凌厉,加上浑身杀气营造出一种实战氛围。

    衡山三少侠倒是没多少奇怪,来福建的路上林沙已经跟他们交了底,那股袭村土匪已经被他全部杀光,同时在山林与野兽搏斗厮杀,身上要是没点子凶悍杀气真就奇怪了。

    在林沙的强悍杀场武艺逼迫下,恒山三少侠被逼出了潜力,剑法中过于繁杂花俏的招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实用简练的招法,内功修为虽然没有明显加强,但实战能力却不知不觉突飞猛进。

    正因为清晰感受到了这种进步,所以衡山三少侠一时舍不得离开,虽然没有住在福威镖局总部,每日却是定时上门报道,然后与镖局特别供奉林沙谈武切磋,实力在短短一月时间内,得到了极大增强他们的动力和兴致更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