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之,有贵客在此不得无礼!”

    林震南呵斥出声,回头冲着衡山三少侠抱歉一笑:“犬子无状,还望诸位少侠不要见怪!”

    “客气客气,少镖头此乃真性情!”

    米为义呵呵一笑不以为意,摆了摆手笑看着一阵风似的跑过来的俊秀少年。

    “这就是笑傲里的超级大杯具,自我入宫当公公的林平之么?”

    林沙嘴角一阵抽搐,也不说话仔细打量急突突跑来的稚嫩少年。

    果然长得够俊秀,难怪长大后能把岳灵珊迷的五迷三倒。

    “小子无状,给诸位贵宾赔礼了!”

    那小子的教养倒真不错,见到老爹身边有陌生人,顿时缩着脑袋吐了吐舌头,冲着衡山三少侠有板有眼施礼,至于林沙则被华丽丽无视掉了。

    双方又是一番寒暄客气,多了个十二三岁正是活泼好动期的小少年林平之,不时问些希奇古怪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倒使得气氛热烈又不失和谐。

    “哇,林沙小兄弟当真了不起!”

    当这小子知道了林沙的高义之举后,一张清秀小脸上满是吃惊震惊之色,满脸热情凑到林沙跟前激动不已。

    “没想到林沙你小小年纪便有勇气独行千里!”

    林平之小少年一脸崇拜羡慕,撇着嘴嘀咕道:“我最远就到过洛阳外公处,还是爹娘带着一起去的!”

    “……”

    林沙翻了翻白眼屁话没说,心道你以为我愿意走这么一遭???

    林平之小脸兴奋得通红,一点都没在意林沙的冷淡态度,自顾自说个不停问个没完,一会儿说说自身经历,一会儿又好奇询问林沙的旅途经历,自娱自乐嗨皮得不行,那副傻乐摸样逗得小屁孩一阵咯咯直笑。

    这边林震南跟衡山三少侠也聊得高兴,怎么说福威镖局在他的领导下,达到了一个祖父辈都没达到过的鼎盛阶段,不提武功只论见识广博的话,林震南完全可以排进江湖前列。

    怎么说都是南方第一镖局的掌舵人,见过听过的事情实在太多,随便拿出几件希奇古怪的事情说道说道,就能引得衡山三少侠连连惊叹情绪激动。

    说道武功之时,这位林总镖头更是眉飞色舞意气飞扬,当然说出来的见解就不怎么让人信服了,衡山三少侠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出言讥讽。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因为有小孩还有两少年的缘故,林震南和衡山三少侠很识趣的没有喝酒,饭后一行又重新回到正堂大厅,等候小屁孩父亲的消息。

    “总镖头……”

    没等多长时间,便见一位三十来岁满脸精悍的镖师脚步匆匆走了进来,看他一脸的凝重不用猜肯定出了什么事。

    大厅一下子安静下来,衡山三少侠和林沙是出于礼貌,林平之则是受到影响跟着闭口,六双眼睛(还有小屁孩)齐齐望了过去,眼中虽有好奇却没有打探的意思。

    “怎么了?”

    林震南眉头一皱,心头突然生起不妙预感。

    “总镖头……”

    那镖师凑到林震南跟前小声嘀咕一阵,只见林震南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难看得紧,手背上的青筋也根根隐现显然情绪波动不小。

    “好了,你出去吧,叫下面好好安置不得怠慢!”

    过了一会,林震南才无力的挥了挥手,将报信镖师打发离开。

    大厅的气氛一时有些沉寂,还是米为义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 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气氛:

    “总镖头是不是有事要忙,我等这就暂行避退……”

    “不不不,不用了,这事跟你们此行目的有关!”

    林震南急忙摆手阻拦,回头望向林沙和他怀中小屁孩的目光满是愧疚,艰难开口道:“也就是刚才我才知晓,杨幺儿上次跟镖不小心受伤,回来后突然生了场大病,于今天清晨时分断了气……”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大厅一时冷场,所有人(除了小屁孩)都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

    “咳咳,林沙小兄弟还请节哀顺便……”

    这气氛实在太过古怪,林震南心头感觉有些不舒服,轻轻咳嗽出声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歉然。

    “哎,世事如此怪不的旁人!”

    林沙摇了摇头一脸平静,在鹿鼎位面他早已见惯生死,对此能够坦然视之,只是……

    “这小家伙可如何安置是好?”

    让他为难的是怀里的小屁孩,一起生活了近两月时间,要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骗人的,可是眼下他父亲已经不在了。

    衡山三少侠的脸色也跟着变得凝重,看向林沙怀里不老实的小家伙眼中满是可怜,但他们没有开口置评的资格。

    “放心吧林沙小兄弟,请把孩子留在福威镖局!”

    林震南眉头微动,挥手坚决道:“既然杨幺儿为了护镖而亡,他的后人自然由镖局一力抚养,直到他长大成人为止!”

    “……”

    林沙默然不语,显然对这个建议不怎么满意。

    林震南眼神一凝,目光深处隐隐有怒色闪现,显然对林沙的沉默十分不满。

    “林沙小兄弟,要不你跟我们回衡山,小家伙你也带上如何?”

    米为义一见大好机会来临,他哪会放过直接开口表示。

    “这个,恐怕衡山派没有专门带小孩的地方吧?”

    对这个建议,林沙倒有些心动,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太过麻烦。

    “请个乳娘帮带就成!”

    米为义一见林沙有松口迹象,顿时强忍心头激动趁热打铁道。

    ……

    震惊,绝对的震惊!

    听着米为义与林沙一唱一合,林震南脸上不动声色,心头早已掀起滔天骇浪。

    原本以为恒山三少侠只是感念林沙高义,这才一路千里遥?;に椭粮V?,江湖上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可是现在看来,他想错了。

    人家哪里是看中了林沙的高义,人家这是看中了林沙这个人??!

    衡山派有多大分量,没人比他这个跑镖多年的老江湖更加清楚??墒窍衷谔锰玫暮馍脚赡诿诺茏?,却对拉拢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如此上心?

    顿时,他便在心中下了一个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