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林沙所在小院便响起小屁孩洪亮的大嗓门……

    闹腾了好一阵子,直到东方天空被初升太阳染成一片金黄,林沙与小屁孩这才全身涣然一新,在衡山派三少侠的陪同下出了客栈。

    林沙一身整齐棉质淡蓝劲装,配上一张英武少年脸孔,剑眉飞扬锐气逼人。

    小屁孩一身崭新青色棉质小短褂,头顶两根冲天羊角辫,脚穿棉质小凉鞋,唇红齿白小脸肉嘟嘟的,打扮得不算喜庆却颇有点年画里送财小童子的摸样。

    衡山三少侠依旧一身青色劲装,并没有因为拜访福威镖局便换上新装,林震南还没这个资格让他们如此。

    林沙对此自然没啥可说的,人家能从湖南千里遥遥一路陪伴到此已经算是大仁大义了,小屁孩跟他们又没丝毫关系能跟着去就算很给面子了。

    衡山三少侠依旧骑马缓行,林沙驾着马车直奔福威镖局所在西门大街而去。

    ……

    福建省福州府西门大街,青石板路笔直的伸展出去,直通西门。一座建构宏伟的宅第之前,左右两座石坛中各竖一根两丈来高的旗杆,杆顶飘扬青旗。右首旗上黄色丝线绣着一头张牙舞爪、神态威猛的雄狮,旗子随风招展,显得雄狮更奕奕若生。雄狮头顶有一对黑丝线绣的蝙蝠展翅飞翔。左首旗上绣着福威镖局四个黑字,银钩铁划,刚劲非凡。

    大宅朱漆大门,门上茶杯大小的铜钉闪闪发光,门顶匾额写着福威镖局四个金漆大字,下面横书总号两个小字。进门处两排长凳,分坐着八名劲装结束的汉子,个个腰板笔挺,显出一股英悍之气。

    这就是福威镖局给林沙的第一印象,宅院占地颇广豪华气派,是个有钱的主!

    一行停在福威镖局正门前,衡山三少侠首先翻身下马,林沙一手扯缰绳一手抱着不老实的小屁孩下了车辕,早有一位三十来岁满身精悍的镖师打扮汉子迎了出来,拱手行礼客气道:“不知几位公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衡山派弟子米为义!”

    米为义为了给林撑场子,当真不辞辛劳,他站了出来拱手道:“拜访福威镖局林总镖头!”

    “原来是衡山派高足失敬失敬,请几位少侠稍待片刻,我这才禀告总镖头……”那迎宾镖师一脸兴奋,急忙拱手见礼,拉来另一位迎宾镖师陪同,自己则告了声罪小跑着进了镖局内院。

    不过一会儿,一阵急促脚步声从镖局内传了出来,只见一位身材高大却满脸富态,像个生意人多过江湖人的中年华袍汉子大步流星走了过来,身边跟着三四位满身精悍的镖师。

    “哈哈衡山派高足光临,鄙镖局当真蓬荜生辉!”

    人还未至,那中年华袍汉子的爽朗大笑已经传了过来,

    “冒昧拜访还请林总镖头不要见怪才好!”

    米为义淡淡一笑,轻一拱手矜持道。

    “不怪不怪,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见怪?”

    说话间那中年华服汉子已走到门前,冲着林沙一行,当然主要还是衡山三少侠团团一拱手热情邀请道:“走走走,几位屋里说话!”

    “林总镖头有请,我等却之不恭!”

    米为义微不可查的扫了林沙一眼,见林沙微微点头便微笑客气道。

    说话当口,一行由林震南亲自引路,跨屋过院来到镖局正堂会客大厅,分宾主落座立即有漂亮丫鬟送上香铭点心。

    “不知这位小兄弟是……”

    林沙实在太过显眼,身上穿的衣服料子与颜色,跟衡山三少侠的统一‘制服’完全不同,怀里还抱着一个奶娃娃。要不是他跟着衡山三少侠一起,只怕连福威镖局的门都进不来,此时林震南终于没忍住心头好奇问了出来。

    “呵呵,林总镖头莫怪,其实我等师兄弟此次上门拜访,为的就是这位林沙小兄弟!”不等林沙开口自我介绍,米为义便笑呵呵插话道。

    “哦,竟然是这样,不知这位林沙小兄弟所为何来?”

    林震南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逝,满脸和善的看向林沙。

    “是这样的林总镖头……”

    林沙先是冲米为义感激一笑,有其牵出话头分量就不一样了,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林震南都要给几分面子,他自然可以将小屁孩的事情解释清楚。

    于是,他便将所居小村受到土匪袭击,全村遇难幸存下来的就只他和小屁孩。而小屁孩的父亲又在福威镖局总部做趟子手,所以才不辞辛劳从湖南千里遥遥赶来,就为了让小屁孩与他父亲团圆。

    “小兄弟高义,林某佩服!”

    跟当初衡山三少侠的反应一样,听到林沙如此‘高光’表现,林震南顿时满脸动容看向林沙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多年的儒家思想熏陶,古人格外讲究‘仁义礼智信’。

    不管他们自己做不做得到,但凡遇到了这样的仁人义士,起码的尊敬是少不了的,这关乎他们做人的底线。

    “林总镖头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沙一脸坦然,不卑不亢态度沉稳。

    “不知小家伙的父亲姓甚名谁?”

    林震南点点头再次高看林沙一眼,回过头来一指在林沙怀里极不老实的小屁孩,沉声问到。

    “杨幺儿,不知道他在外头有没有改名,不过我们村子在湖南永州零陵县,林总镖头一问可知!”

    林沙轻轻一笑回答道。

    “好,我这就派人询问,可能需要一点时间,诸位衡山派高足还有林沙小兄弟可以在镖局暂候一二,我已经吩咐下去准备了酒席还望诸位少侠不要推辞!”

    林震南说话办事确实八面玲珑,很快就把事情吩咐下去,又热情邀请衡山三少侠并林沙一同吃酒等候。

    主人这么热情林沙一行也不好坚持,半推半就便答应下来,又在正堂大厅闲聊片刻正准备动身吃酒的时候,从后院方向突然跑来一位十二三岁左右俊秀少年,嘴里还大喊大叫:“爹爹爹,听说衡山派的高足拜访,在哪呢在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