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细长竹竿化作一道残影,发出‘嗤嗤’破空尖啸,后发先至直刺米为义胸口。

    叮!

    米为义不得不变招,手中长剑一转化刺为削,寒光闪闪的精钢剑面轻轻拍打在细长竹竿上。

    刷!

    林沙直觉竹竿上传回一股巨力,几乎握不住脱手而飞。他反应也极为迅速,手腕一抖借着反震之力将细长竹竿狠狠甩了出去。

    让衡山派三师兄弟吃惊的一幕出现,只见林沙手中细长竹竿猛然弯曲成弓,绕过米为义的长剑攻击范围,以不可思议之角度直刺其胸腹!

    飕!

    米为义的反应也不慢,脚下轻点地面身子‘飕’的一下向后飘飞两米,险之又险避过细长竹竿的诡异一刺。

    “好!”

    林沙大喊出声,脚下步伐灵活健如山中猿猴,手中细长竹竿化作片片残影,刺挑扫拨撩等等基础招式连环使出,一时间只听‘嗤嗤’气爆轰鸣声不绝于耳,米为义整个身躯都在竿影的攻击笼罩范围之内!

    “来得好,看我回风落雁剑!”

    米为义豪爽大笑,手中衡山剑法一变,从刚才的基础剑法直接变成了衡山绝学回风落雁剑!

    只见米为义身形迅捷如风,手中剑光霍霍寒芒闪闪,一剑使出两道剑影左右一分,围着林沙一剑连着一剑剑影连绵不绝,片片刺眼剑芒迅捷无比将他完全笼罩,道道劲风扑面刮得他脸颊生疼几乎难以睁眼。

    “好剑法!”

    面对如此凌厉剑法,林沙忍不住连声喝彩,手中细长竹竿舞得越发起劲,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曲直弹伸变化无不如意。虽然不像米为义那般舞出一片密不透风的剑影,却也杆杆直追米为义的迅捷身影,逼得他不敢有丝毫停留!

    砰砰砰……

    细长竹竿与精钢长剑连连碰撞,发出一连串沉闷轰鸣,林沙手臂筋肉微不可查的连连抖动,不住抵御竹竿上传来的震荡巨力,坚持了五十来招后终于没能继续下去,细长竹竿猛然脱手而飞双手颤抖不止,脸上大汗淋漓一副‘心有余悸’的摸样。

    切磋结束!

    米为义收回搭在林沙肩膀上的精钢长剑,随意擦了把脸上滚滚热汗,长嘘了口气暗道好险,差点就出了大丑!

    回风落雁剑法是衡山绝学不错,威力强悍也不错,可要将其威力发挥出来,所消耗的精力和内力也不小,就这一会功夫他已觉得体力消耗巨大,经脉中的内力更是只剩小半不到!

    “怎么样林沙,这就是内力的作用,想不想学?”

    尽管心中后怕不已,米为义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微笑看向林沙诱惑道。

    这里是赣州辖下的某处小城镇,林沙一行花费了近一个月时间,终于抵达了这处与福建相邻的小城镇。

    到了这时,无论衡山三少侠还是村子唯一幸存小屁孩,都掩饰不住脸上神色中的疲惫,眼见马上要进入福建地界,几人一商量干脆决定在小城镇上好好休整一番,然后进入福建直接赶赴省会福州。

    有林沙这位医术不错的大夫看顾,村子唯一幸存小屁孩一路上平安无事,没病没灾省了林沙和衡山三少侠不少担忧和麻烦。

    一路上衡山三少侠当真出力不小,不仅住宿打尖都由他们包圆,而且一些对外交涉的事务也不劳林沙费心,简直比保姆还要保姆。

    林沙也确实没有行走江湖的经验,在鹿鼎位面时倒是走了不少地方,可绝大多数时间都有大兵随行。带兵转战各地与单人远行完全是两个概念,其中细微差距不可以道理计!

    他也在暗中观察学习衡山三少侠的做派,等以后有机会了再亲自验证,起码比那些初出江湖两眼一摸黑的菜鸟强。

    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衡山三少侠对将他拉入伙充满了兴趣,只要有空闲时间不是演练衡山基础剑法给他看,就是师兄弟互相切磋打得‘精彩无比’,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他的关注并沉迷其中。

    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米为义师兄弟三人的实力还是太差了点,衡山基础剑法倒是演练得不错,可也就是如此了。

    以林沙挑剔的眼光来看,他们切磋时的表现太假,花俏不实用的招式太多,有一种为了显摆而显摆的做派。

    林沙对此自是有些看不上眼,趁着一次机会取出细长竹竿跟陈,李二位切磋一场,直接使出犀利的枪术将两大衡山少侠整得狼狈不堪。要不是他顾忌两位少侠的脸面,最后装作气力不支留手的话只怕两位少侠就要丢脸了。

    自从林沙展现出了超强的枪术水准后,衡山三师兄弟对他的态度更加热情,每每有空闲时间便拉着他切磋比试,让他很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赶脚。

    衡山三少侠倒没有怀疑林沙的枪术来历,民间自古多豪杰,林沙的枪术直来直往没有多少花俏,一看就是军中路数。衡山三少侠只以为村里有当过兵的老鸟,林沙的枪术就是这样学来。

    关键的是,林沙身上根本就没有内力存在,这是衡山三师兄弟最为放心的地方,说明林沙天赋异秉很有学武天分,这才是他们极力拉拢的主要原因。

    毕竟林沙单靠一手枪术,就能跟学武超过十年又有一身不俗内功修为的衡山三少侠战的不可开交,直到体力耗尽才败,要是林沙成年体力充沛又如何?

    这年月想找个有天分的弟子难啊,五岳剑派除了嵩山派蒸蒸日上之外,其余四派都有青黄不接之像。

    华山就不说了,除了岳不群与宁中则两位,其余小猫三两只就跟灭派没啥区别。恒山,泰山以及衡山三代弟子都没一个拿得出手的,全都是实力平平之辈,就算有些名头那也是靠着五岳剑派的声望硬生生拉起来的。

    为了这事,派中长辈没少长吁短叹言道后继无人,如今他们师兄弟三个无意间发现林沙这么一块良材美玉,要是还不知道好好拉拢真就是天大的傻子了。

    “嘿嘿米大哥,我还是那句话,等把小屁孩送到了福威镖局他爹那儿,我再做打算……”林沙收枪挺立嘿嘿一笑,继续摸凌两可表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