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

    林沙呵呵一笑,平静回答:“村里人都死光了,我们两个好不容易侥幸逃得性命,可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

    天地良心,林沙说的绝对是实话。

    可在米为义三师兄弟看来,林沙此时身上自带杯具光环,说出的话凄惨无比让他们不由自主生出恻隐之心。

    “小兄弟这是要去哪?”

    米为义脸上神色越发和善,说话语气都带着柔和,温声问道。

    “就是,小兄弟要是有什么困难就直说,我们衡山派在湖南地界还是很有些实力的!”陈姓青年也一改刚才傲气,满脸和善说道。

    “小兄弟放心,只要在湖南地界,衡山派便能保证你的安全!”

    李姓青年不甘落后,一脸自豪说道。

    “多谢三位衡山派大侠的好意,我背上这小家伙的爹还在福建福威镖局做趟子手,我准备把他送到他爹那去!”

    林沙呵呵一笑,没有领下他们的好意也没有直接拒绝,脸色平静说道。

    米为义动容道:“小兄弟,你身后背着的小孩,不是你的家人亲戚?”

    陈,李二劲装青年也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望了过来。

    “不是,我是孤儿,跟着村里一位无儿无女又无妻的牛大爷一起生活!”

    林沙语气淡然,当然不会说自己来到村子也不足一月时间。

    “小兄弟高义,米某敬佩!”

    米为义一脸敬佩,拱手向林沙郑重施了一礼。

    “小兄弟高义,我等佩服!”

    陈,李两位劲装青年也一脸动容,跟着郑重拱手施礼。

    “客气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林沙对米为义三人印象大好,急忙摆手摇头道:“整个村子就我俩活了下来,总不能扔下这小子自己走吧?”

    米为义三人看向林沙的目光不同了,他们闯荡江湖也不是一年两年,外面啥世道他们心中有数,多的是人心险恶什么坏事都能做出之辈!

    不要说为了不相干的人行走千里,有时候为了生计或者自己享受,卖儿卖女卖妻子都是寻常,林沙的高光表现绝对值得他们道一声敬佩。

    “啥也不说了,小兄弟要是有什么困难直接说出来,我们师兄弟能解决的立即解决,要是解决不了的回去找师门帮忙解决!”

    米为义大手一挥,拍着胸脯豪气干云表示道。

    “就是,小兄弟有困难就说,要是能帮得上忙绝不推辞!”

    “缺钱缺粮一句话的事情,就冲着小兄弟这等高义表现,你这个朋友我李某人交定了!”

    陈,李两位也忙不迭表态,说这话时倒也真心实意。

    “三位大侠的好意心领了,小子这里正有一桩难处……”

    既然米为义三人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沙也不好意思再矫情,正好他眼下确实有一桩难事需要三人的帮助。

    “有何为难之处尽管直说!”

    “小兄弟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力相助!”

    “小兄弟不用客气,有什么困难直说就是!”

    米为义师兄弟三人一听眼前少年真有他们帮得上忙的地方,顿时一个个抬头挺胸将胸膛拍得砰砰作响,要多热情就有多热情。

    “是这样的,小子从没出过县境,不知道此地乃何县何府,通往福州的路径又该如何行走?”

    林沙嘿嘿‘傻笑’出声,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

    “什么,小兄弟你没出过县境?”

    米为义再次动容,看向林沙的目光已不知是敬佩还是惊叹。

    “小子一直在山林里生活,最远就到过附近集市,至于县城是个啥摸样从没见过,听村里去过的人都说好热闹!”

    林沙呵呵一笑,继续装傻充愣。

    “小兄弟,你真是……”

    米为义师兄弟三个说不出的感动,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动和坚定,微不可查轻轻点了点头,而后米为义看向林沙一脸郑重问道:“难道小兄弟就不怕,外面的世道险恶么?”

    “呵呵,山林里的虎狼我都不怕,还怕什么人心险恶?”

    林沙裂嘴轻笑,手中细长竹竿‘咻’的一声瞬间前刺,轻松深入松软泥地两尺有余,出手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米为义三人只觉眼前一花一根细长竹竿已深深陷入地面。

    “小兄弟你学过武功?”米为义额头隐现冷汗,满脸吃惊问道。

    身边两位师弟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好不搞笑。

    “武功?”

    林沙心中暗笑,脸上却是一副茫然表情,摇了摇头抽出细长竹竿:“没听说说过,这是我跟牛大爷学的打猎本领!”

    咝……

    正因为如此,衡山派三少侠更加吃惊,没学武功就有这么快的出手速度,要是学了武功的话……

    想到这儿,米为义双眼放光笑着诱惑道:“小兄弟,要不要跟我们一样加入衡山派?”

    “对对对,小兄弟不妨考虑一下,加入衡山派的话可是有很多好处的!”

    “小兄弟,衡山派家大业大,在湖南地面上可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五岳剑派同气连枝行走江湖同样十分方便!”

    陈,李二人一见米师兄都开口了,他们两人自然不甘落后,一脸热切的冲着林沙直‘抛媚眼’。

    “这个,我还要送小家伙去他爹那呢!”

    林沙很是为难说道,心头却是大为震动。

    衡山派,五岳剑派,他要是再不知道这里是哪,那就真是个大傻瓜了。

    笑傲江湖!

    真是没想到,自己在皇宫大内准备突破内家拳化劲,眨眼间竟然跑到笑傲江湖的世界来了,而且还把年龄缩到了十岁左右!

    既然是笑傲江湖世界,那么福威镖局是个什么存在就很清楚了,难怪他听到这个名字后一直都有熟悉感觉!

    “没关系,湖南就有福威镖局分部,只要递过消息过去就成!”

    米为义一脸傲然,根本就没怎么把所谓的福威镖局放在眼里。

    “这个,实在对不住米少侠了,小子还是决定先到福州一趟……”

    林沙满脸‘犹豫’,脸色‘变幻不定’,迟疑片刻还是咬了咬牙摇头,表示自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