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又是唱儿歌又是扮怪脸,终于将怀中吵闹婴孩哄好,急忙返回犹如鬼域般的村子,先榨了一碗果汁给小鬼充饥,等他吃饱了又哄着睡了过去。

    林沙这才腾出手来,眼下正是炎热夏季,村子里的大票尸体必须尽快处理,否则时间一长可能腐烂闹瘟疫,那可就糟糕了。

    随便扒拉了几个冷馒头,又吃了几颗野果充饥,恢复之前上山采药和击杀凶残山贼消耗的体力,从牛大爷家里拿起一把锄头出了门,花费一个时辰在村外的小坡地挖了个大坑,将一干清洁溜溜的山贼尸体全部扔了进去。

    凶残山贼的尸体可以随意处置,村人们的尸体以及残缺遗骸就不好这么处理了。怎么说都是相处了大半个月的淳朴村人,对他这个突然冒出的小孩态度和善热情相待,尽管他并不需要但心中还是领了这份情。

    先将各家男女老幼的尸体归拢一处,这可是个大工程,一直忙活了两三个时辰,直到天边云霞漫卷夕阳即将下山才粗粗清理完一大半。

    没办法,有些尸体被火烧得漆黑,根本看不出谁是谁来,想要分辨得花费不少功夫。有些尸体则残缺不全,东一块西一块的极难收拢?;褂械淖叩锰?,单单将分散的一家子找齐就花费不少功夫。

    所幸林沙在鹿鼎位面见惯生死,否则整个下午都跟尸体打交道,周围环境又血腥恐怖异常,换个心理素质差的早受不住崩溃了。

    这场面实在太美,寂静鬼域般的破败小村庄黑烟袅袅,地上堆满了各种奇形古怪的尸体,松软的泥土地面被鲜血染成惊悚的暗红,一个十岁左右半大少年来回忙碌搬运尸体,有时还得将残缺散碎的尸体来回比对接上。

    直到……

    “哇哇哇,娘娘娘我要娘我要娘……”

    被安置在牛大爷家的小鬼,又扯起嗓门大声啼哭,终于将满身血污的林沙,从尸体堆中‘解救’出来。

    “一闪一闪亮晶晶……”

    林沙手忙脚乱抱着村子唯一幸存的小鬼,哼着现代跑调的儿歌一脸傻笑。

    “哇哇哇,我要娘我要娘……”

    那小子却是半分颜面不给,只顾着哇哇大哭要娘。

    “不要哭不要哭,哥哥给你买糖吃……”

    见怀中小鬼不吃儿歌这套,林沙立刻转变方式开始奸笑利诱。

    “哇哇哇……”

    这次那小子根本连理都懒得理会,只一个劲扯起嗓门大声啼哭。

    “再哭再哭,再哭就把你小子送山上喂老虎去!”

    林沙一个头两个大,开始使出了恐吓手段。

    “哇哇我要娘我要娘,有坏人……”

    这小子哭得越发‘惨烈’,鼻涕眼泪横流还不忘狠狠给林沙扣下一顶大帽。

    “小爷算我求你了,别哭了成不?”

    林沙几世为人根本就没带孩子的经验,被怀中小鬼吵得心烦意乱,还得不停为这小子擦拭鼻涕眼泪,避免其流入口中被‘消化’,连哭丧着脸扮可怜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我要娘我要娘……”

    那小鬼根本不理,只一个劲大吵大闹。

    “小鬼只要你不哭,以后等咱去了大地方,一定送你个漂亮的花姑娘!”

    林沙被吵得头得大了,抱着这幸存小鬼在村子里的晒谷场不住转悠,脑子一迷糊连色诱的疯狂法子都使出来了。

    “咯咯咯……”

    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又或者觉得林沙的表情有趣,怀中小鬼竟难得的破涕为笑,咯咯咯发出‘无齿’大笑。

    “哟西,没想到你这小鬼小小年纪,就如此贪花好色,以后长大了可怎么得了!”林沙呵呵一笑,只要这小祖宗不哭就成,脸上的搞怪表情变来变去嘴里还不忘拉长声调配合:“不~~行~~,不能让你个小色胚以后有祸害良家妇女的机会,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小小败类净化人间~~~”

    接着,一把将怀中小鬼抛上天空,而后接住继续向上抛。

    说来也奇怪,这小鬼被他好好抱在怀里的时候,就只是一个劲的大哭大闹??闪稚匙龀鼋庑」砼咨习肟盏奈O斩魇?,这小鬼反倒高兴得手舞足蹈咯咯大笑开心不已。

    听着那纯真的童声欢笑,不知为何原来沉重的心情也跟着开朗起来,心头的阴霾好似被一道和煦阳光彻底驱散……

    接下来一连几天,林沙都在忙活着处理村民尸体的事情,村里唯一幸存的小鬼则被他带在身边,做了些小玩意让他自己玩耍。

    总算还好,他在村民尸体彻底腐烂变臭之前,按照各家各户分类,将他们的尸体全部装殓安葬在村子后山的公共墓园里,插上刻好的木制墓碑,哄着幸存小鬼给这些死去村民磕了几个响头。

    等回到牛大爷家里,他一下子放松下来,死去村人的后事终于忙完,接下来该想想以后的路怎么走了。

    因为村子地处偏僻,与外界很长时间都没啥来往,林沙也不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世界,又处于哪一个朝代?

    当然,从村人的说话习惯,以及发型头饰等等分析,很像是明朝时期的摸样。不是他在鹿鼎位面所建新明朝,而是朱重八创立的大明朝!

    之前听村中老人讲古的时候,隐约听到过‘洪武’和‘永乐’两词,因为那时候他要适应新的环境,还有帮牛大爷忙活做事,一时没能抽空探问,等过了几天想起来又得跑山里捕猎采药,一直都没逮着机会问个清楚明白。

    他的问题倒是好说,那帮凶残山贼以及村人遗留下的财物,已足够他以后过上好长一段时间滋润生活。

    关键是村里唯一幸存的小鬼,实在不好安置!

    小鬼还有家人存在,他的亲爹早早外出讨生活,并没有死在这一次的山贼袭杀之中。听他母亲杨大姐说好象在福建福州的福威镖局做押车趟子手,常年在外就过年能回来留几天。

    要不要将小鬼送到福州他爹那去,林沙暂时还没想好,只是让他有些疑惑的是,怎么感觉福威镖局的名头很熟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