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原着那般,韦小宝一行还是脱离险境,顺利离开了滇省……

    林沙也如愿以偿,跟独臂神尼九难大战一场。

    这是真正的颠峰对决,林沙一身本事全在拳脚之上,明劲暗劲力道转换自然,九难更是内功深厚的顶尖高手,每次出手都带着沛然巨力,交手处肌肤还有内力侵入大肆破坏经脉。

    林沙还是头一次碰上内功修为如此精湛之辈,这一战打得极为艰苦,将一身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依旧处于下风,最后使出明暗劲变幻随心的‘佛山无影脚’才勉强挽回颓势。

    还是那句话,内家拳高手气血充盈,持久耐战能力不是只打通十二正经的内功高手可比,独臂神尼毕竟年纪不小,根本耗不起体力。

    可就当林沙逐渐挽回颓势,眼下着九难师太坚持不住马上胜利之时,又一位顶尖高手‘百胜刀王’胡逸之跳了出来,一手刀术大开大合凶猛狠辣,林沙手持短枪一时竟有些招架不??!

    连战当世两大顶尖高手,林沙落于绝对下风只能保证自家性命想要有所作为却是难上加难。

    性命受到两大顶尖高手威胁,老吴一见当机立断挥手放行,眼睁睁看着一票‘反贼’扬长而去,让林沙高兴的是,不仅被俘的天地会群雄放了出来,就连沐王府一干核心也都顺利脱身离开滇省。

    ……

    随着时间流逝,林沙的官越做越大,而滇省的局势也越发紧张,康**子手段频频不断削弱老吴实力,同时也在不断刺激老吴的心脏。

    终于,康熙十二年老吴举兵反清!

    起兵之初,滇军一路势如破竹,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有力抵抗就控制了云、贵、川、湖南大部分地区。之后吴军又在江西先后击败岳乐、董卫**,占领南昌、九江一带,打得清军从此龟缩在安庆一带多年不敢动弹,可见清廷八旗兵已经不堪使用,绿营兵也已经大多堕落。

    其中,吴军大将高得捷更是两次秒杀满清贵胄中“不世出的名将”安亲王岳乐。西线战场,吴军王屏藩、吴之芪部在四川设计使清将瓦尔喀部五万大军不战自溃,郑蛟麟、王辅臣部在陕西平阳关围歼清军机大臣莫洛所率十万余人,击毙莫洛。

    随后,王辅臣、王屏藩、吴之芪率军紧追清贝勒察尼军不放,将贝勒察尼赶出西安,兵不血刃占领西安。

    林沙作为滇军第一悍将,跟随中路大军转战湖南江西等地,每每身先士卒勇不可挡,斩将夺旗不在话下,杀得清军将校闻风丧胆人头滚滚,因功一路从参将升迁至副总兵。

    后来,王辅臣因轻敌中清廷新任军机大臣图海之计,陷入绝境被招降,吴军损失八万人马。但随后吴军便迅速扭转了局势。吴之芪和马雄图兵分两路,直抄图海部后路,王屏藩、潭洪带领马步兵随后跟进。

    此一战,图海军大败而逃,吴军从固原一直追杀到长武,十二万清军最后剩下不足两万,跟随图海逃回西安。

    经过几次大战之后,清军的主力实际上已经被吴三桂军打垮,仅剩的兵力包括从青海退守延安的青海军两万人,在西安的图海军3万人,在武昌的蔡毓荣和贝勒尚善军3万人,在安庆的董卫国、岳乐、喇布、希尔根共5万人,南京清军3万人,全国兵力已经不足二十万。

    而吴军此时已发展到四十余万(北线12万、中线10万、南线共计17万、云南新兵3万),形势对吴三桂一方极为有利,刘玄初等谋士也力谏吴三桂挥军跨过长江。

    如果此时吴三桂真的能一举挥军北上,那么改朝换代也未可知。但由于吴三桂优柔寡断的性格缺陷使然,再加上吴三桂考虑到自己年迈体衰,头脑中偏安的思想便逐渐取代了当初的雄心壮志,以至于吴军主力一直停留在长江南岸,丧失了最佳的战机。

    最后,刘玄初忧愤而死,自此再也无人敢向吴三桂当面提出北进的建议。1678年八月,吴三桂称帝病死,吴军失去了得力的统帅,从此在也没有人能够统一指挥吴军庞大的军队。

    而林沙此时已身为四川总兵,独掌六万滇军,正式成为滇军统兵大将之一。

    没了吴三桂压制,他手段全开,近十年收拢的江湖好手蜂拥而出,刺杀清廷在川官员,在清军驻地外围进行疯狂游击骚扰,配合滇军主力强攻作战,一路势如破竹拿下整个四川。

    而后联络天地会与沐王府高手,依样画葫芦直取湖北又下湖南,不过短短一年时间便已成滇军第一号实力派重将。

    接着又趁滇军其余所部被清军各个击破的有利时机,大力收拢退到势力范围内的滇军残部,实力在短短时间再次暴涨。

    为了给康**子捣乱,林沙动用情报系统将‘四十二章经’的事情抖露出来,宣扬其中份属八旗各部的钱财全部被康**子吞下,而韦小宝韦爵爷便是康**子寻得‘四十二章经’以及宝藏的主要干将!

    果然,京城一片大乱……

    又三年过去,趁京城大乱之机,林沙火力全开分兵几路,一举拿下整个江南地区,与清军隔着长江对峙。

    而这一年,林沙正妻沐剑屏为他诞下嫡子,小妾方怡也怀有身孕。

    又三年时间,林沙动用铁血手腕整合江南数省,联合夷州郑氏,并各地一干反清势力渡过长江杀入北方地区。

    以滇军为主力强攻陆路,夷州郑氏战船游戈北方沿海,各地反清武装大肆破坏清控区刺杀当地官员,大军一路势如破竹杀到直隶地区。

    五年后经过多年拉锯大战,林沙终于挥师杀入京城,将满清鞑子赶出山海关,并于当年众将推举,在几乎成了一片废墟的京师登基为帝,国号‘新明’!

    后十年时间,新明朝都在不断的征战收复失地,逃回关外的鞑子再遭重创,被新明军一路赶到西伯利亚大荒原深处,与罗刹国蛮子直接干上了。

    西北地区也在新明军的兵锋之下全部收复,并一路打到了中亚地区恢复了汉唐时期的西域都护府才罢兵。

    另外西南安南,缅甸等国被新明军按住一顿狠揍,纷纷割地输诚滇军一干不愿投靠新明朝的人马全部迁移出境。

    另有夷州郑氏,在新明朝的强大兵锋之下,不得不选择退出夷州,在新明朝的帮助下杀奔不远处的吕宋。

    新明朝大力发展火器,积极与外洋开展海贸,经济发展不过短短数十年,便已抹平多年战乱带来损失,而林沙在位二十来年于六十岁正式退位于皇太子。

    又两年,太上皇林沙闭关隐修之所午夜突然大放白芒,待事后皇帝派人进去探询之时,哪里还有太上皇踪迹,世人皆以为太上皇已飞升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