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儿子的这次婚事,吴三桂当真连老脸都不要了……

    放下堂堂藩镇之首异姓王的架子不说,跟韦小宝这么个年龄足可当他孙子的半大小子热情寒暄,话里话外一副巴结讨好摸样,林沙已经敏锐从一干滇军大将眼中看到了不满和愤怒(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

    果然,滇军内部其实也是暗流汹涌,老吴的做派有些过了。

    不说其它,寒暄客套一阵后,吴三桂和韦小宝并辔而行,在前开道,导引公主进城。

    昆明城中百姓听得公主下嫁平西王世子。街道旁早就挤得人山人海,竞来瞧热闹。城中挂灯结彩,到处都是牌楼、喜幛,一路上锣鼓鞭炮震天价响。

    韦小宝和吴三桂策骑进城,见人人躬身迎接,大为得意。

    一路热闹之极,吴三桂一直亲自迎导公主到昆明西安阜园。那是明朝黔公沐家的故居,本就祟楼高阁,极尽园亭之胜,吴三桂得到公主下嫁的讯息后,更大兴土木,修建得焕然一新。

    等安顿好公主,吴三桂父子隔着帘帷向公主请安之后,这才陪同韦小宝以及一干作陪滇军高层来到平西王府,林沙这位后起之秀也赫然在列。

    赶赴平西王府的路上林沙苦笑不得,好不容易才安抚住了情绪激动的方怡和沐剑屏,毕竟建宁公主落脚处可是她们沐王府的故址!

    平西王府在五华山,原是明永历帝的故宫,广袤数里,吴三桂入居之后,连年不断增添楼台馆阁。这时巍阁雕墙,红亭碧沼,和皇宫内院也已相差无几。厅上早已摆设盛筵,平西王麾下文武百官俱来相陪。钦差大臣韦小宝自然坐了首席。

    林沙敬陪末座,一边毫不客气享用王府美食一边在心头暗暗摇头不已:难怪老吴名声这么差,丫的这是明晃晃挖大明的墙根??!

    别院是大明滇省世袭守将故址,王府所在又是大明最后一位抵抗皇帝的故宫,尼玛的这叫天下一干立志于反清复明的仁人志士如何看待?

    接下来林沙算是开了眼界,韦小宝一通四六不着的言谈,整得老吴尴尬( 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不已脸色红一阵黑一阵,底下文武百官个个目瞪口呆,这厮一点都不为自己的文盲属性惭愧,反而侃侃而谈说着一些得仔细琢磨翻译的‘市井体’套话。

    林沙也真是佩服京城里那位康**子,韦小宝如此一番‘胡言乱语’不仅敲打了老吴,还让人无话可说憋屈得难受。

    人家是钦差,又是康**子身边的红人,堂堂的正二品大员,又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半大小子,跟他争执也没啥意思不是?

    一场盛大接风宴,在十分微妙古怪的氛围中闭幕。

    林沙本想就此告辞离开,没想到老吴临时点将,指派他负责钦差行辕的安保工作,同时作为韦小宝的向导,要切实招待好钦差一行。

    他本不情愿,不过后来一想如此正好找机会跟九难切磋,也就顺便应下跟韦小宝说了几句“请多关照”之类的废话。

    跟着世界主角韦小宝,果然不缺少热闹瞧。

    先是吴应熊明目张胆的贿络,一出手就是银票二十万两!

    尼玛真是不把银子当钱看??!

    最让林沙疑惑的是,这银票是怎么流通起来的?

    貌似滇省没有钱庄这样的机构吧,他平时也没怎么见着银票这样的玩意,难道京城那边已经流通开了?

    要不说韦小宝能混到眼下地步并无幸致,这家伙出手绝对豪阔,随便就拿出五千两银子笑嘻嘻递到林沙手中,说什么见者有份云云。

    尽管明知道韦小宝这厮没安好心,但林沙依旧领这份‘人情’,毫不客气笑纳了这一大笔意外之财!

    接下来便是老吴炫耀武力,韦小宝受惊毫不吝啬吹捧之能事,把滇军夸出一朵花,把随身带来的骁骑营贬得像是一帮乌合之众似的,引得老吴好不得意。

    然后老吴趁热打铁,想跟韦小宝商量公主婚事,结果却被韦小宝以‘兹事体大’‘太过仓促’为由拒绝,看老吴那一脸郁闷表情林沙就忍不住好笑,老吴还不知道自家儿子做了绿头乌龟,要是知道的话会不会立即起兵造反?

    因为林沙只是外围护卫,并没有时时跟在韦小宝身边,所以不清楚接下来发生的‘好事’,天地会群雄劫牢黑坎子,引出一个双手双脚被废的杨溢之,还有蒙古葛尔丹的使者。

    这帮家伙出去的时候,自然没有瞒过林沙手下的耳目,不过他们一身骁骑营官服,负责外围安保工作的林沙手下弟兄也不好阻拦,只派了精锐斥候远远跟随,事后才知道了这事。

    只能说,韦小宝胆大,这边才劫了黑坎子,那边又将葛尔丹的使者掳掠,林沙再也看不下去了当即提出了拜见。

    见到韦小宝时这小子双眼通红心情不佳,身边一圈好手个个气势凌然,林沙呵呵一笑也不以为意,直言警告韦大人做事不要太过嚣张,这里是滇省不是他可以为所欲为的京城。

    韦小宝当即变了脸色,他身后几大护卫同时抢身而出,二话不说猛扑林沙。

    “哈哈,韦大人这招待当真不错!”

    林沙脸色一冷,当即跨步前冲一拳将冲得最猛的一位轰飞,又是一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飞一位,拳脚并用气爆轰鸣,不过两三盏茶功夫,遍将四五位江湖人士装扮的军汉打翻在地鬼哭狼嚎。

    这时韦小宝急声喊停,林沙也没有逼迫过甚的意思,站立原地一脸轻描淡写,满脸不屑冲着那几天地会好手道:“想跟我玩拳脚功夫,你们当真找错对象了!”

    然后他又转脸冲着惊疑不定的韦小宝笑道:“韦大人想做什么我管不着,但大人你做事最好收敛着点,你不怕惹祸上身我还担心莫名其妙受到牵连,话仅于此至于韦大人听不听得进去我就不管了,告辞!”

    手完拱手一礼转身就走,离开之前还有意无意瞥了隔间的屏风一眼,一脸似笑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