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九章,鹿鼎位面结束

    林沙敏锐感知,一股若有似无的热气,从小腹丹田进入带脉所在几处经穴……

    一股暖流在带脉所在足少阳胆经畅通来往,没有遇到丝毫阻碍,那一片脏腑肌肤都似乎泡在温泉之中舒适异常。

    而那团若有似无的热气,则在足少阳胆经所属穴位来回游走过程中,逐渐变得凝实感知也更加真实。

    十二正经中的足少阳胆经,就这么轻而易举修成了!

    呼!

    林沙缓缓睁开眼睛,长长吐出胸中一口浊气,尽管已至深夜却感觉浑身上下精力充沛,一点都没有疲惫欲睡之感。

    神奇的内功!

    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几圈,双手猛一握拳一阵噼里啪啦骨节脆响声传来,一拳轰出半空发出一声响亮气爆,比之往常更加震耳带出气劲更加凌厉!

    “林大哥你修炼完了么?”

    还没等他继续体会内功修炼带来的新奇感,门外突然传来小郡主庸懒迷糊的小声询问。

    “你们怎么还没睡?”

    林沙一把拉开紧闭房门,门外灯火通明小郡主和方怡赫然在座,还有管家以及没有当值的亲兵小头目也都在,他心中感动默默记在心里来到不停打着小哈欠,一副睁不开眼摸样的小郡主身前轻声问道。

    “林大哥你第一次修炼内功,不知道结果如何哪能睡得下?”

    小郡主小手轻掩嘴唇打了个大大哈欠,闭着眼睛一副梦游状态自言自语。

    “看你的摸样,真的修炼成功了,内气游走的是那条经脉?”

    不等林沙表示感动,方怡迫不及待插了进来站在两人中间,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林沙一通,见这厮眼中精光闪烁精神饱满一脸欣喜,顿时惊奇问道。

    “你们先回去休息,我没事了!”

    林沙呵呵一笑没有急着回答,先挥手将管家与亲兵头目打发走,同时也挥退服侍丫鬟,三人就坐在烛光明亮的正堂敞开了说话。

    “没错,我已成功引导内气游走足少阳胆经,一路畅行无阻没有丝毫迟滞之处!”待两女喝了杯茶吃了些点心彻底清醒过来,他这才慢条斯理轻声说道。

    “什么?”

    “这不可能!”

    这一惊非同小可,不要说对内功运行十分熟悉的方怡不信,就连一向迷迷糊糊的小郡主沐剑屏都表示了震惊和不信。

    “别不信??!”

    林沙呵呵一笑,心情轻松说道:“我练的外功也不是开玩笑的,到了我这等境界自主贯通一两条经脉,真算不得什么事!”

    这话说的,让两女好一阵无言以对,想当初她们为了打通体内十二正经,每打通一条都付出了极大代价,哪象林沙这般简单轻松?

    既然知道林沙第一次修炼成功,她们也放吓心来,在林沙的一再催促外加‘女人’睡得少了老得快的威胁下,兔子一般返回各自院子休息去了。

    而林沙,则精神熠熠继续研究修成内功给自己带来的变化,一直到四更天才强迫自己回房睡觉。

    ……

    第二天一整天,林沙都处于心情愉悦状态??词裁炊妓逞?,做什么都感觉兴趣十足,引得同僚和家中仆役好一番诧异,不知林沙这是吃错了什么药。

    晚上,他带着三十位精悍亲兵赶到福仙楼赶约,倒想要看看那位点苍派钱长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钱长老倒也给面子,并没有端着老吴贴身护卫的架子,直接等候在门口迎接,单这姿态摆得就让林沙心中舒畅。

    “哈哈,林都司赏脸赴约,小老儿不胜荣幸!”

    “客气客气,钱长老身为江湖前辈,这点面子林某人还是要给的!”

    两人见面自然少不得一番寒暄客气,然后在作为中间人的毛护卫引领下,来到福仙楼后院的一处偏僻院落。

    三十精悍亲兵分散在院子周围,其中有近十人个人武艺最为强悍的,跟着林沙进了院子。

    “不好意思哈钱长老,最近林某跟五毒教有些误会,不得不小心行事!”

    尽管之前已经打过招呼,进院子时林沙依旧满脸歉意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

    钱能笑着摆了摆手,一边引着林沙进入正堂大厅,一边凝声附和道:“五毒教行事向来诡秘,林大人小心一点是应该的!”

    偌大的正堂就一张精致小圆桌,三人落座几杯水酒下肚,话题便渐渐引到了武功江湖事上。

    钱能试探着询问林沙是否加入哪家门派,得到否定答案后脸上神色明显一松,之后说话语气都亲热不少。

    林沙虽然很是奇怪钱长老的态度变化,却也不是多么在意,趁机向这位点苍派老江湖询问了不少滇省江湖之事,倒也获得不少有用信息。

    因为内家拳也讲究内外兼修,加上这两天跟方怡一起研究探讨《五毒秘籍》这样的内功心法,对于内功外功都有一定见解,能够跟得上钱长老的思维,这让谈话氛围更加轻松和谐。

    一老一少两位好手谈得兴起,二话不说携手来到小院子里的空地,一短枪一青钢长剑摆开了架势切磋开来。

    钱能不愧江湖绰号‘点苍快?!?,一手轻灵飘逸的点苍剑术在他手中施展开来,快似狂风迅若利矢,加之身法迅捷轻功了得,一出手便是疾风骤雨般的猛烈攻势,大有一举将林沙干翻的架势。

    林沙却也丝毫不惧,手中一杆白蜡杆短枪好似蛟龙出海,又好似毒蛇吐信,枪杆弯曲变化无不随心所欲,往往能于不可能处行可能之事,剧烈的明劲气爆轰鸣之声连绵不绝,枪法刚一展开便有那刚猛绝伦之势狂涌而出。

    一个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一个是崛起迅猛的年轻新秀;一个是成名多年的点苍好手,一个是内家拳达到暗劲层次的国术高手;一个打斗经验丰富剑法老道轻身功夫犀利,一个枪势猛烈于小范围闪转腾挪灵活如意。

    所谓将遇良才棋逢对手,就是眼下切磋两人的最好写照。

    枪来剑往虚影重重,气爆轰鸣利器破空之声不绝于耳,身影迅捷闪转腾挪无不随心所欲,不要说一干精锐亲兵,就是毛护卫这位内功好手都看得如痴如醉深深陷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