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林府,正堂议事大厅气氛压抑沉闷。

    “这样的秘籍,就是五毒教的镇教宝典?”

    林沙一脸不可思议,心中连呼有没有搞错,那有这么简略的镇教秘籍?

    “怎么,你怀疑我说的话?”

    方怡目光冷然一脸不爽,叫像一位砖家叫兽被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农当面质疑一样恼火。

    “没有,我只是觉得……”

    林沙双手一摊满脸无奈,指了指方怡拿在手里的《五毒秘籍》,换了个角度说道:“按照书中所言,习练者最高只能打通十二正经形成小周天,是不是太简陋了点?”

    尼玛,才形成小周天,比之他所了解的神功绝艺,可是差太远了。

    他现在都通了带脉,是不是说他只要修习内功,就可直接成为当世顶尖?

    “这还简陋?”

    方怡满脸不可思议,象打量白痴一样扫了林沙一眼,一脸不屑讥讽道:“不知道就不要胡说八道,传出去是要闹大笑话的!”

    “愿闻其详!”

    林沙不以为然虚心求教。

    “你知不知道,只要打通十二正经,便是江湖上的绝顶高手?”

    方怡一脸傲然,很有优越感教训道:“放眼整个江湖,数十年来有记录打通十二正经的绝顶高手,也就金蛇王袁承志和其师神剑仙猿穆人清两人而已!”

    啥也别说了,这个武功彻底没落的时代啊,林沙只能表示实在看不上眼。

    “你们以后不许胡乱出门!”

    “出门都要带上足够护卫,一旦发现情况不妙不要硬撑立刻逃走,以自身安全为要!”

    “如果情况实在紧急,可以向周围清军和官府求援,我会提前打好招呼的!”

    “……”

    既然知道《五毒秘籍》对五毒教的重要性,林沙再不敢有丝毫轻视,沉吟片刻就对两女下达了一大堆‘禁止令’。

    小郡主自然乖巧应是,就连方怡这次都没跳出来炸刺。

    经此一闹,三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加亲密,这时林沙再问两女修习的内功时,很快就得到了答案:《长春功》!

    林沙摸了摸鼻子表示自己的无知,可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名字在哪听过?

    小郡主对自己修炼的内功也是一知半解,知晓这是沐王府的核心传承,但却不知道具体来历为何,一副小迷糊的摸样。

    所幸方怡对此知之甚详,表示前明之时滇省有个隐世门派长春谷,〈长春功〉就是长春谷的独门秘籍,因为明末之时受了沐王府大恩主动奉上,至于长春谷的具体详情她闭口不言林沙也没有询问这个门派还在不在的傻话。

    “既然你们都有修习内功的经验,那么〈五毒秘籍〉完全看得懂了?”

    林沙话题一转说到了〈五毒秘籍〉身上,手上有一本据说这个世界‘一等一’的内功秘籍,他要是还能沉得住气就不叫‘武痴’了。

    “你想修习上面的内功?”

    方怡脸色微微一变,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探询之色。

    “不错!”

    林沙也没啥好隐瞒的,直接点头应是。

    “省省吧,你还是继续修炼那套外功的好!”

    方怡嘴角露出一丝不屑,轻描淡写否决了林沙的想法。

    “为什么?”

    林沙一头雾水,它倒不认为方怡会担心自己实力强大了对沐王府不利。

    “你年纪这么大,已经过了修习内功的最佳年纪。以你此时的外功实力培养气感倒是不难,可想要冲破堵塞经脉就困难重重了!”

    方怡难得没有冷嘲热讽,只是平静的讲述一个残酷事实。

    “我想试试……”

    林沙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这个‘残酷现实’而有所退缩。

    “你,想用秘籍上的那些秘药催发内功修炼吗?”

    方怡目光一冷,看向林沙的眼神中满满都是不善。

    “林大哥不要,用毒药练功很恐怖的!”

    小郡主惊得花容失色,急忙凑过来软语劝说。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解决,不会犯傻做这等愚蠢之事!”

    林沙呵呵一笑柔身安慰,他会告诉方怡自己带脉早已贯通的事实么?

    ……

    之后的两天时间风平浪静,林沙依旧过着规律充实的生活,每日里就是军营,总兵衙署以及家里来回奔走,练内家拳,扎大枪,学习知识,逗小姑娘开心,还有新增加的修习内功基础培养气感,过得不要太充实。

    没错,在林沙的强烈要求下,方怡十分不爽却又无可奈何的主动担当指点其培养气感的任务,没见小郡主一脸兴奋小眼都冒星星了么?

    通过方怡的讲解,他这才知晓培养气感是修习内功的基础,有了气感才能驱使其运转于身体经脉之中,冲脉破卡逐渐凝练成有形无质的内力!

    这一点各大门派都差不多,可能培养气感的手段五花八门,但道理都是一样的,所以方怡这个非专业人士也能指手画脚一番。

    前文说过,以林沙这样‘外功’精湛的好手,想要培养气感并不算难,果然短短两天时间便已经有了感应。

    其实他没告诉方怡,他修习的并不是简单外功,而是类似于华山混元功的内家拳,体内早有气感只是不知如何运用而已。要不是担心暴露自身最大秘密,哪里又用得着装摸作样浪费两天时间?

    第二天傍晚,方怡根据〈五毒秘籍〉记载,传授了林沙其独特的内力搬运法门,并一再告戒一旦出现不适立即停止修炼,否则后果难料。

    当晚,林沙做好了一切前期准备,无论身心都调整到最佳状态,点燃有凝神静气功效的特制凝神香,放松身心盘坐于床榻作五心朝天状。

    深深呼了口胸中浊气,双眼似闭似瞌,头脑放清精神高度集中,感应小腹处的蓬勃气感,而后按照〈五毒秘籍〉所述法门,精神探出与小腹气团不断‘交流’沟通,然后缓慢引导其脱离小腹丹田,顺着某一条经脉轻缓逆流而上。

    第一次,丹田气团稍稍起了丝涟漪便失去感应,失败!

    第二次,比第一次稍微强一点,同样失败!

    第三次……第四次……直到第九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