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忙!忙!

    这是林沙这一段时间的真实写照,几乎忙得喘气机会都无。

    初冬时节,传得沸沸扬扬吴应熊终于回来,老吴特地搞了一个场面不小的迎接会,林沙不仅要帮助府衙稳定治安,还得亲自出马在附近地区游荡一圈威慑不法,不过就是想要附近势力在最近一段时间别惹事而已。

    林沙倒也没啥,只当把手下弟兄带出来拉练一回,每到一地都受到当地乡绅的‘热情欢迎’,酒肉银子等好东西没少得。

    在平西王府举办的接风酒席上,林沙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了世子吴应熊。

    应该说,吴应熊长得不差,用这时代的眼光来看,倒也算是满身贵气的大家公子一个,行事进退有度说话温文尔雅很招人喜欢。

    林沙作为滇军崛起之新秀,自然受到世子吴应熊的特别对待。

    没办法,他以后接手平西王府的时候,特别需要林沙这样的军中新秀支持,那些跟老吴打天下的老将,表面上看着恭敬骨子里头却很不以为然。

    从这一方面来说,老吴和世子吴应熊还真没有反清的意思,不然作为吴三桂最看重的儿子,也不会常年定居京城作为‘人质’了。

    一旦开战,首先倒霉的自然是作为人质的吴应熊!

    林沙对于康**子执政初期这段历史不是很熟悉,知道的一些东西都是从电视剧《康熙王朝》里得来,里头吴应熊绝对是个悲剧!

    林沙现在也不是官场新嫩了,自从当上实权四品都司,手下掌握三营上千兵马以上酒精考验,场面上的官话套话一点不差,打着哈哈将吴应熊应付过去,想要拉拢他吴大都司可没这么容易!

    等酒席散了,这一段时间的闹腾也宣布告一段落。

    林沙带着一身酒气,心情轻松返回府邸。

    在酒席上他已经打探清楚,建宁公主将于明年春暖花开之际赶赴滇省与吴应熊完婚,也就是说到了那时,他将见识到韦小宝身边那一大票江湖好手!

    九难师太,神龙教胖头陀,还有天地会一干好手……

    想想都觉得体内血液沸腾,真想好好跟他们交交手,以打代练促使自身内家拳修为更上一层楼!

    ……

    “讨厌,林大哥你又喝酒了?”

    刚刚在中堂主位上坐下,一道娇小玲珑的飘香身影已快步走了进来,沐剑屏小脸上满是关心,红艳艳的樱桃小嘴不满嘟了起来。

    “没办法,吴应熊回来了,我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嘛!”

    林沙轻轻一笑,身上酒气虽重脸色却红润自然,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沐剑屏坐下,好奇问道:“最近太忙都没跟小郡主多做交流,小郡主过得可好,在家里感觉可以么?”

    “哼,林大哥明白就好,你打算怎么补偿么?”

    沐剑屏小脸一扬,跟林沙混熟了后她也没那么拘束矜持,露出小女孩活动好动的本性,只不过一直都很克制。

    “那小郡主要什么补偿?”林沙好笑的望着天真烂漫的沐剑屏,逗趣道。

    “那就……”

    沐剑屏右手托着小下巴,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拍手笑道:“林大哥什么都不许做,陪我玩三天好不好?”

    近距离看着沐剑屏纯真秀美的精致小脸,听着她撒娇似的轻声软语,不知怎的林沙心中突然生起一丝异常情绪,感觉这时的小郡主竟然有那么点女人味?

    下意识点头应答“好啊好啊”,顿时引来小郡主一阵欢呼雀跃,像个小孩子得到心爱玩具一般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一定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

    林沙以手抚额,轻轻摇了摇头将心中突然冒出的点点想法甩掉。

    “大人,胡总兵身边毛护卫拜访!”

    就在这时,充做管家的亲兵队长走了进来,眼不斜视恭声禀告。

    “哦,胡总兵身边的毛护卫?”

    林沙闻言眉头一跳,饶有兴趣道:“就是上次跟我切磋的那位点苍派好手?”

    管家恭声回答:“正是!”

    林沙沉吟片刻,摆了摆手吩咐道:“带他过来!”

    等管家离开,小郡主沐剑屏起身准备离开:“既然林大哥有外客要见,我这就告辞……”

    一直形影不离的方怡也跟着起身,尽管心中满怀极大好奇。

    “不用!”

    林沙淡然一笑,挥手阻止道:“我跟那毛护卫没啥交情,人家这时候上门,估计是江湖中事,你们留下听听倒也无妨!”

    “那我可就不客气啦!”

    小郡主本也没有真想离开的意思,闻言立即坐了回去,睁大一双乌溜溜的纯净大眼,好奇的扫来扫去满脸兴致勃勃。

    这小丫头!

    林沙忍不住轻笑出声,对于小郡主的孩童之举无可奈何。

    方怡默不做声站在小郡主身后,眼观鼻鼻观心努力装作小透明,根本不愿搭理林沙这狗官,尤其现在他和小郡主还有打情骂俏之嫌。

    不一会儿脚步声响,管家带着毛护卫走进正堂大厅,双方见礼之后管家识趣离开,留下毛护卫跟林沙说话,还有两位美女旁听。

    “林大人,我师叔想邀您三日后共聚福仙楼……”

    虽然诧异旁边怎么还有两美女,不过毛护卫也没怎么在意,两女身上或多或少的痕迹表露了她们武林人士的身份,客套了一会之后感觉气氛差不多了,便直接取出一份精致请贴双手呈上。

    “哦,不知道钱长老找我,有何贵干?”

    林沙心头一动,不动声色接过请贴,好奇问道。

    “我师叔久仰大人‘武痴’之名,想要跟大人结交认识,顺便切磋交流武艺!”

    毛护卫淡定一笑,轻轻抛出了个引子。

    “好,我答应了!”

    林沙只是稍微沉吟片刻,便爽快答应下来,不过他事先打了声招呼,到时会带数十亲兵前往,还望钱长老不要怪罪则个。

    “林大哥,你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点苍派钱长老的邀请?”

    待林沙送走了毛护卫返回正堂,一直端坐不动的小郡主终于坐将不住跳了起来,凑到林沙跟前好奇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