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不答应!”

    近二十精干亲兵一起忙活,不过短短半柱香功夫,已将战斗痕迹以及血迹,还有那两五毒教师兄弟尸体处理干净。

    这时亲兵们纷纷退开,林沙立即把自己的想法道出:小郡主原来的院子不能住了,最好跟着他到城里去,这样才能保证安全,却不料遭到方怡极力反对。

    “小郡主你怎么看?”

    林沙理都懒得理会方怡,只问小郡主沐剑屏的意见。

    “这个……,那个……”

    沐剑屏偷偷揪了眼满脸寒霜的方怡,又悄悄瞄了瞄一脸温和微笑的林沙,脸色变幻不定迟疑不决。

    “林沙,我说了不会答应的!”

    方怡见此更加气愤,不待小郡主回答便再次囔囔起来。

    “我说你哪那么多废话?”

    林沙真有些哭笑不得,没好气白了这娇艳美女一眼,淡淡提醒道:“你们已经跟五毒教交恶,难保他们不会对你们下手!”

    “哼,那两人明明是你杀的!”

    方怡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而后眼珠子一转立即想到了说辞,嘴硬道。

    “呵呵,先不说五毒教知不知道人是我杀的?”

    林沙呵呵一笑目光在官道前后扫了眼,手下亲兵正尽职尽责封堵路口疏散过往商旅路人另走它道。

    幸好之前五毒教师兄弟两跟沐王府三人大打出手,惊住一干过往路人不敢靠近,这给了他手下亲兵封堵两边路口创造了条件,不然堵路不会进行得这么顺利。

    昆明城郊人流商旅本就不少,谁知道其中有没有城中权势人物的产业商队或者亲属?

    方怡闻言脸色一滞,显然没想到林沙会这么说。

    “再说五毒教就算知道又如何,你认为他们敢找我的麻烦么?”

    林沙裂嘴轻轻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晃眼白牙,嘴里说出的话却嚣张之极。

    方怡顿时哑口无言,她倒是忘了林沙此时的身份,滇军中的中层实力派将领,在老吴跟前也挂了号的权势人物。

    五毒教想要有大发展,就得抱老吴的大腿,否则不说寸步难行,起码也是艰难度日,从林沙习武的经过便可知晓,想要培养一位内门精英弟子,所需花费的代价和精力是何其巨大!

    而且五毒教自从上任教主何铁手突然归隐海外,教中高手在明末清初这段风云激荡的时局中损失惨重后,实力便一蹶不振只能龟缩于滇省缓慢修养。

    这时候是五毒教最虚弱的时期,教中高手凋零,要不是还有毒术威慑,只怕五毒教早就被一帮小弟拉下老大宝座,成为别人上位的踏脚石了。

    这里也不是神雕世界,江湖高手完全不把官府放在眼里,只要不招来朝廷大肆抓捕,得罪一省官方大佬也就得罪了,大不了拍拍屁股跑别处去混,而且被得罪的官方大佬还不一定敢报复。

    此时也不是笑傲江湖之时,江湖势力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每家门派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在自家势力范围内就是土皇帝般的存在,势力强大产业众多,就是当地官府也不得不给面子。

    好比刘正风金盆洗手那会,这厮捐了个参将军职,那帮江湖人士一个个不屑得很,纷纷表示这是芝麻绿豆大点的官职,可见江湖人士对官府的蔑视程度。

    可是现在时代不同了,官府才是老大,各路江湖势力都得老实听话,否则绝没好果子吃。

    就林沙这么一个小小四品都司,也没哪方江湖势力敢随意招惹,除非冒着结死仇的决心,否则该老实时就得老实,该装孙子时也绝不能柠巴犯倔。

    “反倒是你们,沐王府眼下大部分人手都出去了吧。就你们这小猫三两只简直就是活靶子??!”

    林沙继续鼓动三寸不烂之舍劝说道:“还是先跟我到家里住一段时间,等五毒教放手了再回来不迟,小郡主你以为呢?”

    沐剑屏很有些心动,以他天真烂漫的性子,真不是混江湖的料,反而更向往安静详和的生活。

    要说她跟林沙的关系,真可以用现代社会曾流行一时的笔友来形容。

    因为各自的身份关系,自从沐王府好手群袭林沙府宅,救走被俘的沐剑屏和方怡后,一年多时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说话时间绝不会超过一柱香功夫。

    而林沙与小郡主的关系,并没有因为长时间不碰面疏远反而越发亲近,这全都得意于林沙平日里的仔细经营。

    别的不说,自从滇西平叛得胜班师,在城门口围观的人群中发现方怡与沐剑屏,当即暗中派出人手跟踪并打探她们的居所。

    而后便在她们居所的小镇上,刻意开设了一家书局,不卖经史子集也不售科举资料,专卖史料杂记,还有一些游记神话鬼怪故事之类,当然也有一些林沙闲暇之余写的小笑话小段子。

    当小郡主‘无意’中发现了这家书铺之后,看到书铺里售卖的书籍全是她喜欢看的东西,特别当他看到林沙编纂的一些小笑话时啥都明白了,当时心中的感动和兴奋可想而知。

    于是,那家镇子上的小小书铺,便成了沐剑屏每次出门必逛场所,不是搜拣没看过的杂文书籍,就是通过书铺与林沙书信往来做‘笔友’,一来二去关系想不亲近都难。

    期间,自然还少不了方怡这个大电灯泡的功劳。

    当方怡发现小郡主竟然与林沙那狗官有书信往来,而且看样子时间还不短,顿时气炸了肺坚决要求小郡主停止这一错误行为。

    小郡主正跟林沙玩‘笔友’玩得高兴之时,加上年纪正处于叛逆期,虽然她性子温和天真烂漫,可从小便锦衣玉食众星拱月中长大,该有的小郡主脾气一点都不少,自然不肯乖乖听话,方怡越是反对反而让小郡主与林沙联系越发紧密。

    所谓一黑顶十粉,就是这么个道理。

    林沙这时还只是把小郡主当作投缘的小妹妹看待,眼看天真烂漫的小妹妹可能有危险,下意识就想帮一下,倒没有其它不该有的杂念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