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们想干什么?”

    刘一舟满脸仓惶,声音颤抖好似一个即将被欺负的软弱小媳妇般。

    “嘿嘿,小白脸你说呢?”

    五毒教两师兄弟没想到刘一舟这般好欺,不由嘿嘿一笑一左一右围了上去,其中师弟更是一脚踩在刘一舟的小白脸上连连冷笑。

    “你,你们难道不怕,怕沐王府的报复吗?”

    刘一舟这小白脸还算有点硬气,一张英俊小白脸被五毒教师弟踩得扭曲变形,他哼都没哼一声吐字不清恐吓道。

    “什么狗屁沐王府,一帮丧家之犬而已!”

    五毒教师弟一脸冷笑,脚下微一用力刘一舟闷哼出声顿时说不出话来。

    “师弟别闹了,咱们还是赶快收拾了离开吧!”

    旁边的五毒教师兄麻风见师弟一脸‘兴致勃勃’,他生怕节外生枝急忙出声提醒道。

    “哼,算你小子运气!”

    五毒教师弟没有多作纠缠,看向脚下的小白脸脸色阴狠,同时松脚从怀里取出一个拇指大小不起眼瓷瓶,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小子这次我不杀你……”

    见刘一舟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撇了撇嘴一脸不屑,话风一转坏笑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融血砂!”

    说着,拔开瓶塞在刘一舟惊骇目光作势欲倒,轻轻笑道:“只要稍微倒这么一点点下去,你那张小白脸就彻底毁去,成为名副其实的丑八怪!”

    ??!

    这是倒下两女的轻声惊呼,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对于容貌在乎得很,听到这种能毁容的玩意,要是还能做到无动于衷面不改色,那真就有古怪了。

    “嘿嘿两个小娘子不要急嘛,我还有专门侍侯两位小娘子的好玩意呢!”

    五毒教师弟回头望了两女一眼,眼中毫不掩饰的阴邪看得两女心头发颤脸色顿时雪白一片。

    “小子你慢慢享受吧!”

    五毒教师弟嘿嘿一笑,手腕一抖就准备帮刘一舟毁容,他看着这张小白脸就不爽,正好亲手毁去。

    “求,求你了,放,放过我吧!”

    可让人大吃一惊的一幕发生了,原本还有点小硬气的刘一舟,突然涕泪横流连声求饶。不要说五毒教师兄弟没料到,就是还处于毁容惊恐中的两女也没想到,四对看过来的目光中满是鄙夷不屑。

    方怡更是气得浑身颤抖双目含泪,这就是他的未婚夫,就这么一个表面光鲜实则胆小怯弱的小白脸!

    “嘿嘿,现在求饶,晚拉!”

    五毒教师弟回过神来,冷笑一声毫不犹豫手腕一翻。

    “啊啊啊……”

    刘一舟闭眼发出声声凄厉惨嚎,脸色煞白汗出如浆如烂泥般瘫软在地,没看到的还会以为五毒教师弟对他如何了呢,可实际上……

    “狗日的,真是个胆小鬼!”

    五毒教师兄弟两个,被刘一舟突然的连声惨嚎吓了一大跳,师弟更是一脚踹在刘一舟肚子上,让人听了忍不住毛枯悚然的惨嚎声噶然而止。

    “刘师兄!”

    方怡实在看不下去了,拼尽全身力气娇喝出声:“不要丢人现眼了,大不了有死而已!”

    “死什么死,我不想死啊,要死你去死!”

    刘一舟此时已经处于精神崩溃边缘,并没有发现五毒教师弟手中的瓷瓶没有倒下东西,如个泼妇厮歇底里大吼大叫。

    方怡如中了定身咒一般,面容呆滞双眼空洞无神,看向刘一舟的目光中已满是冷漠疏离,就好象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一般。

    小郡主沐剑屏也忍不住吃惊的张大小嘴,看向如泼妇般大吼大叫的刘一舟,精致小巧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她不明白刘师兄为何突然变成这样?

    “哈哈,有趣有趣,当真有趣之极,这就是沐王府有名的青年俊杰刘一舟吧,没想到竟是这么一个胆小自私之辈,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五毒教教两师兄弟面面相觑一阵,而后纷纷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不已,尤其师弟更是笑得猖狂笑得不屑。

    “师弟,耽搁的时间实在太长,这么个小人你还跟他罗嗦什么,解决了真纳咱们迅速离开!”大笑了一会,师兄麻风终究稳重一些,瞥都不瞥地上丑态百出的刘一舟一眼催促道。

    “好!”

    师弟脸上狰狞一闪,点了点头向精神还不太正常,大吼大叫的刘一舟走去。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见到五毒教师弟满脸杀气气势汹汹而来,刘一舟顿时惊得小脸煞白,身子瑟瑟发抖缩成一团,好似即将被欺负的软弱小媳妇,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

    “小子你去死吧,老子没功夫跟你瞎墨迹!”

    五毒教师弟却是不吃这一套,扬起手中苗刀狠狠捅了下去。

    ??!??!??!

    不远处躺在地上浑身无力的方怡和小郡主都忍不住闭上眼睛同时惊呼出声,虽然刚才刘一舟的表现让她们齿冷,可怎么说都是朝夕相处十几年的熟人,看着他就此惨死也实在不落忍。

    当事人刘一舟更是亡魂大冒屎尿齐流,那尖利的高嗓音实在不像个男人。

    “刀下留人!”

    眼见五毒教师弟手中苗刀即将捅上刘一舟,一场惨剧将要发生之际异变突生,只听一道如雷巨吼从官道远处滚滚而来,紧随而至便是一根短枪带着凄厉气爆从天而降,很凑巧直接将来不及反应的五毒教师弟胸口洞穿。

    哒哒哒……

    一阵急促马蹄声由小变大传入众人耳中,还没等在场几人反应过来,便见一骑绕过视线尽头岔道,卷起滚滚黄尘狂飚而至,好似一道龙卷风从众人身边席卷而过,其间只见寒芒一闪五毒教师兄麻风捂着喉咙一脸不可思议倒地身亡。

    “小郡主你没事吧?”

    待林沙控制冲过许多的骏马返回,看到一脸呆滞的三人,捂了捂鼻烟雾的扫了屎尿齐流的刘一舟一眼,利索翻身下马走到小郡主跟前,满脸和善轻声问道。

    “啊啊啊,怎么是你?”

    听到朝思暮想的熟悉轻柔语音,小郡主沐剑屏猛然从刚才的剧变中清醒过来,看到林沙近在咫尺的温和笑脸,忍不住小脸微红羞涩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