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沐剑屏如此气质清纯之美女,另一位苗人打扮青年眼前一亮,大手一挥急不可耐道:“多什么废话,直接拿人!”

    两苗人嘿嘿冷笑出声,纷纷抽出苗刀身形一展向两女扑来。

    ??!

    沐剑屏小脸煞白,紧闭双目发出一声慌张尖叫。

    方怡心头大急,顾不得安慰受惊的小郡主挺剑前刺。

    叮叮?!?br />
    刀来剑往,不过眨眼功夫方怡已与两苗人青年交手十来招,她剑势凌厉出招迅捷,进退自如法度森严,绵绵密密在身前布下一道防御剑雨,一时竟逼得两苗人青年前进不得。

    那两苗人青年虽然手持苗刀,使的却并不是正宗苗刀刀法,而是一种十分古怪的刀术,飘忽不定诡异毒辣,可明显两苗人青年没有学到家,使出来的威力一般得很,才会被方怡一柄长剑挡住。

    “你们是五毒教的人?”

    作为沐王府四大家将方姓后人,方怡也算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了两苗人青年使出的诡异刀术,正是五毒教特有刀法。

    “哼,小娘子既然认出来了,还不快快投降,省得动刀动剑伤了感情!”

    两苗人青年中的一位满脸狂傲,手中刀光飞舞嘴里还不忘威胁恐吓。

    “哼,五毒教又如何,我沐王府也不是好欺负的!”

    方怡俏脸含霜,手上动作更加迅捷凌厉,一阵快剑猛攻如雨打芭蕉,逼得两苗人青年好一阵手忙脚乱。

    “嘿嘿,什么狗屁沐王府,不过一帮丧家之犬而已!”

    被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逼成这样,两苗人青年大感脸上无光,手上动作不停刀影纵横,嘴里不忘挖苦讽刺。

    “你们找死!”

    这可是方怡心中最大的痛,听得两五毒教弟子胡言乱语,顿时气得柳眉倒竖凤目圆睁,娇娆身形突然加速手上动作更加猛烈凌厉,一时只见身前剑影重重寒芒闪闪,压得那两嘴贱苗人青年喘不过气来,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狗日的,这小娘子武艺太高,麻风你去抓那个小娘子,这个由我来对付!”

    两个大男人竟然拿不下一个女人,还被一个女人压制得如此狼狈,这让两苗人青年大感恼火??上茄б詹痪?,再如何发狠也没用,眼见再这么下去情况不妙,当即互使了个眼色改变了作战策略。

    “好勒,师弟你小心点!”

    叫麻风的苗人青年当即应了声,手上动作突然加快与方怡硬拼两记,借着反震之力迅速跳出战圈,而后满脸狰狞扑向一旁好似柔弱小羊羔般的沐剑屏。

    ??!

    沐剑屏虽有武功在身,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花架子,平日里又被?;さ锰?,就像温室里的名贵花朵,哪里亲身参与过江湖械斗,加上其性格本就天真娇憨有些胆小,见苗人青年一脸狰狞扑来顿时吓得手脚发软尖叫出声。

    “卑鄙,无耻!”

    听到小郡主的惊声尖叫,方怡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手上剑光越发狠辣凌厉,嘴里不忘连声叫骂。

    可惜,与他对战的苗人青年虽然武艺不济,处于下风被牢牢压制,可要将她缠住却并不困难。

    只见他一脸冷笑右手挥刀左手抓着一团粉红物事,也不说话只一脸阴险不时做出投掷手势,惊得方怡不停变幻身形不给对手投毒机会!

    “刘师兄,还不快快现身更待何时?”

    她被苗人青年的无耻行径弄得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心中更对尾随于后?;さ牧跻恢凵霾宦?,事态紧急顾不得其它急忙厉声大叫。

    刷!

    方怡话音刚落,旁边枝叶枯黄的小树林中,突然闪出一条矫健身影,腾身而起人还未至一道凌厉劲风已扑面而至。

    “方怡我来啦!”这厮当真风骚,关键时刻还不忘喊上一嗓子。

    “麻风快来帮忙,他们还有援手!”

    与方怡对战苗人青年本就落于下风,眼下突然窜出一位实力比之方怡更强好手,顿时惊得亡魂大冒左手猛然一扬,一团粉红气雾升腾而起,身子向后倒仰来了个十分破坏的形象的懒驴打滚,险之又险避过刘一舟从天而降的一剑。

    那一头,小郡主沐剑屏吓得小脸煞白,施展轻功左躲右闪,拖着叫麻风的苗人青年在附近绕圈子。

    “师弟小心!”

    麻风正追沐剑屏追得火冒三丈,突闻身后师弟求援,心头一突急忙回望,见师弟身处险境顿时惊得目呲欲裂,哪还有心思追拿小郡子,狂吼出声狠一咬牙猛然甩出两颗惨绿小球,落于方怡周身地面瞬间爆裂,一蓬蓬绿色烟雾快速升腾而起。

    “小心,气雾有毒!”

    方怡见此急忙紧闭口鼻,顺便不忘提醒耍威风的刘一舟一声。

    “啊啊啊,我中毒了!”

    可惜她提醒得太迟了,刘一舟身在空中,才沾染了点粉红气雾,顿觉头晕目眩手脚发软,大叫一声直接从半空摔落。

    “刘师兄!”

    方怡怒目圆睁惊呼出声,还没等她有进一步动作,一股淡淡绿色烟雾飘来,她根本就没有吸进一口,便觉一阵头晕目?;肷砦蘖θ淼乖诘?。

    她还是小看了五毒教的秘药,就算没有吸入口中一样能致人手脚发软!

    “怡姐姐!刘师兄!”

    不远处的小郡主见得此景,顿时吓得面无人色惊呼出声,不管不顾拔腿就往这边冲来,可惜还没等她冲到便被一阵淡淡绿雾笼罩,身子一软步了方怡后尘摔倒在地。

    “嘿嘿,两位小娘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吧,竟敢把我师兄弟弄得如此狼狈,回去后看我师兄弟如何收拾你们!”

    叫麻风的苗人青年恶狠狠瞪了软倒在地的方怡和沐剑屏一眼,目光中满满的阴邪让两女不由心头一颤,而后满脸急切将师弟扶起。

    “师兄,咱们耽搁的时间太长了,先把那小子处理了立刻带着两小娘子走人!”师兄弟中明显师弟地位更高,他从地上爬起随意拍了拍身上草屑,满脸阴狠扫了两女一眼,而后一脸杀气走到脸色发白的小白脸刘一舟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