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所谓的内功好手也会看人下菜啊……

    林沙呵呵一笑,感谢了小胖子胡大少的奔波忙碌,又请他在家里享用一顿丰盛大餐,在饭桌上将与点苍派好手的切磋时间确定下来。

    什么叫做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就是了!

    刚才还在考虑有可能与鹿鼎记世界绝顶高手九难师太对上,自己达到暗劲层次的实力,在九难手中能坚持多长时间实在难料。

    他不会盲目自大,以为自己达到了内家拳暗劲层次就很了不起。

    尽管鹿鼎世界内功已经完全没落,内家拳还没有兴起,算是传统功夫的断档期,无论是前面的碧血剑世界还是后面的内家拳世界,鹿鼎位面好象都有不如。

    但怎么说都是一个历史时代,总有些特异之人跳出这个时代的束缚,成为某方面金字塔顶端的特殊存在。

    九难正是其中之一,神龙教教主洪安通也算一个,神拳无敌归辛树肯定也算在内,就是不知道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还有昆仑派高手‘一剑封喉’冯锡范算不算这些特异之人?

    不难看出,毫无争议稳稳排在绝顶高手行列中的三位,其中有两位与碧血剑世界的主角金蛇王袁承志有关,如果按照仙侠点的说法就是,九难师太与归辛树都是有大造化大机缘的存在,能成为鹿鼎位面绝顶高手并非幸致!

    这是林沙闲暇之余,通过一些关系搞到的江湖情报,没事时自己瞎琢磨出来的东西。就算内功再没落只要能修习,其中的佼佼者定然不是泛泛之辈,林沙才刚刚暗劲初期,有何资格认为自己也是绝顶中人?

    说真的,穿越过来也已经两年有余,他到现在还没遇到过真正的内功高手。

    沐王府第一打手‘铁背苍龙’柳大洪可能勉强算一个,只可惜他年纪大了,又可能所学内功并不顶尖,跟他交手之时纯粹依靠打斗经验老道,以及一手中和了大开大合以及阴险毒辣的凌厉刀术,算不得纯正的内功高手。

    之前挑战过的城内武馆和帮派堂口中可能也有,但是他一直没有碰到过,或许人家根本不愿露出底牌。

    林沙只是上门切磋挑战又不是踢馆,加上他军中将领的身份,使得那些武馆和帮派堂口很有些顾忌,就算输了也没啥反正林沙又不是江湖中人!

    可能在滇西剿匪时,最后一战中遇到的使毒高手,拥有一定内功基础。

    其实身上有没有内功很好分辨,那就是他们的轻功水准,以林沙此时的实力不做任何准备,想要一跃两三米也觉为难,可是有一定内功底子的轻功却能轻易做到!

    那使毒高手当日表现,明显轻功了得手头架势却稀松平常,就算有内功也只能算是有一定基础的那种,还算不得高手!

    回来后他也不是没想过,还通过一些三教九流的熟人,了解到滇省江湖的一些大概事情,基本猜出了那厮便是五毒教中人。

    虽然心中恨得牙痒痒的,一时间却也拿五毒教无可奈何,甚至都不能说出去,以免引起五毒教忌惮,既而对自己不利。

    正面对抗他不怕任何人,可是五毒教有厉害的使毒本事,他可不愿轻易尝试那些希奇古怪的毒药对自己有多大危害。

    从他的亲身经验便可见一斑,鹿鼎世界的内功到底没落到何等程度!

    眼下,在见九难师太这位绝顶高手之前,有点苍派的内功好手愿意跟他切磋,他自是求之不得!

    ……

    林沙的日子过得十分平静又有规律,基本上就是城外军营,总兵衙署,以及家里三点一线,过着既枯燥无趣又充实无比的日子。

    没有烦人的军务缠身,也没有让他头疼的往来交际,更不会有每日眠红睡柳的经历,他之前疯狂挑战城里武馆和帮派堂口,所得的‘武痴’称号,没让他达到之前目的,却是让他省缺了不少麻烦,世事倒也奇妙得很。

    老吴进驻滇省差不多已有十年时间,在他和一干心腹手下的精心治理下,滇省整体还算稳定,除了有些不老实的土司让官府头疼外,基本上也没啥大事要情,作为护卫昆明的滇军精锐人马,林沙所部一直都没接到什么重要任务清闲得很。

    有大把空闲时间,又有十分良好的练武环境,林沙要是不知道努力也不会有眼下成就。

    于是,堂堂的滇军新秀象是从众人眼前消失一般,每日里除了必要的应酬和军务,其余时间都窝在家里拼命修炼。

    扎大枪,练拳,打沙袋,熟悉暗劲运劲技巧……

    总之,他每天都有大量训练要做,将空闲时间排得满满当当,几乎没有喘气之机。小胖子胡大少好几次上门拜访,看到他如此拼命都忍不住一阵大呼小叫,他表示不要说象林沙这样做高强度锻炼,就是看着都觉头晕。

    时间飞快流逝,林沙一门心思在家苦修,不知不觉外间树叶都变得金黄,天气也开始有些潮湿阴冷,秋天快过了冬天来了。

    这日,到了与点苍派护卫约战的日子。

    小胖子胡大少一早便赶到林府,等候林沙做完早间锻炼,这才迫不及待凑了上来焦急道:“林沙,你小子做好准备没?”

    “放心吧,我眼下状态好得很!”

    林沙微微一笑,脸上说不出的自信从容。

    “那就好!”

    小胖子胡大少脸上神情放松不少,轻松道:“你小子可不要阴沟里翻了船,免得被那帮大老粗看了笑话去!”

    “怎么,切磋的消息传出去了?”

    林沙眉头轻轻一跳,脸上露出丝丝不悦之色。

    “呵呵,你小子别见怪哈!”

    小胖子搓了搓手很是尴尬( 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骚了骚头皮不好意思道:“最近手头不是有点紧么,正好跟一帮有钱公子哥开了个赌盘……”

    “我这边什么赔率?”

    林沙懒得废话,直奔主题。

    “一赔五!”小胖子脸色越发尴尬( 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

    “那你大伯身边护卫呢?”林沙没有任何反应,漫不经心继续问道。

    “一赔一点五!”小胖子终于绷不住了,满脸尴尬( 大宋的智慧WwW.dIjiuZwW.COm)愤愤不平道:“那帮家伙真是的,就这么不看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