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动了厉十九部落首领厉十九后,林沙跟他确定了具体的渡河时间已经配合方案,而后马不停蹄前往厉二十部落防区。

    有厉十九的例子在前,厉二十部落的首领自然也好说话得紧,同样将胸膛拍得砰砰作响满口答应下来。

    不说什么林沙部狂妄自大的屁话,单单林沙和其部下的勇气便令人敬佩。

    反正他们是没这胆子的,连自家防区都成了筛子,哪还有勇气渡河跟对面数量上万的凶兽干架?

    林沙没心情理会别人的想法,得到了两大部落首领的承诺后,他立即回到驻地安排渡河事宜。

    先是布置了今后一段时间的驻防安排,总不能因为要去河对面跟凶兽大打出手,就将身后的防区弃之不顾了吧?

    再有一个,就是前往对岸搅杀凶兽的人员顺序,这一点十分关键,同时也牵动着军中将士们的心弦。

    傻子都知道,头一次过河的属于开道者,同样也是处境为危险的,搞不好被凶兽围住,又有妖兽在旁虎视耽耽,连回来都没机会。

    林沙也没玩什么强项令,直接以抽签决定谁是第一波渡河的带队强者。

    结果山溪手气差得一塌糊涂,很是‘荣幸’抽中了那跟红签。

    “嘿嘿,山溪兄弟你好自为之吧!”

    “我们都会在后头为你加油助威,不要丢了咱们的面子??!”

    “加油,山溪兄弟我看好你!”

    “……”

    七大巫武一个个脸色轻松,说着四六不着的怪话,看向山溪的目光中满是同情和……幸灾乐祸。

    谁叫山溪是林沙的绝对心腹,谁叫平日里山溪得到的好处最多,谁叫山溪这厮的运气不好……

    可是,当林沙的一番话说完,那七大巫武顿时张大了嘴巴,一个个满脸不可思议,脑子嗡鸣作响只有一个念头:大人对山溪这厮的支持,真是不遗余力啊,让人羡慕嫉妒恨。

    林沙也没说别的,只是表示此次行动,他也会亲自参与,保证渡河行动的成功,争取开一个好头。

    这话七大巫武却是没一个相信的,他们的想法一致,认为林沙不放心山溪这位心腹大将,这才冒着危险亲自出马。

    那六位九品巫武还好说,他们倒是希望林沙和山溪的渡河之旅能够顺利,也好叫他们以后过河之时同样顺利,可作为林沙麾下唯二八品巫武之一的厉武,却是打翻了心中的五味瓶。

    事情确定之后,数百军士立即行动起来,其中有一百军士此次随行,跟着林沙一连在防区的河岸上游走查看了好几遍,又是派出斥候偷渡过河,又是感应对面的气息变化,最后才确定了渡河河段。

    林沙带兵渡河,为的是狩猎对岸凶兽,可不是带着军士主动送上门去的,他自然不会傻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连对岸的情况都不愿探知,蒙着脑袋一头撞了过去,赌那虚无缥缈的运道。

    他选中的河段水流踹急,时时有巨浪翻涌惊涛拍岸,最重要的是对岸的凶兽密度,相对来说很小。

    林沙带人渡河是为了猎取凶兽,得到大量能够作为药膳主药的凶兽血肉,可不真是和凶兽以及背后的妖兽拼命。

    明了目的之后,这个渡河河段的选择自然顺理成章,不可本末倒置。

    这日凌晨,天还有些昏沉迷梦,距离第一缕晨光出现还有段时间。

    浪涛翻滚的巨浪河边,林沙和山溪带着六十军士早已集结完毕,分成三波围在三艘大木筏旁。

    “出发!”

    林沙眯缝着眼睛,仔细打量对岸的情况,发觉凶兽实在不多,也没发觉他们的动作后,当机立断大手一挥吩咐道。

    六十军士手脚麻利,悄无声息便联手将巨大木筏推入浪涛翻滚的巨浪河中,而后纷纷跃上木筏,挥舞沉重木桨巨大木筏犹如离弦之箭****而出。

    上至林沙下至普通军士,心中都捏了一把冷汗,紧张关注对岸动静,生怕一个不防突然跳出无数强悍凶兽。

    所幸他们的运气不错,徘徊在这一片河岸的凶兽真心不对,而愿意靠近浪潮翻滚,时不时一道数丈高度大浪拍击的河岸,并没有哪怕一只凶兽发现,浪潮翻滚的河面上犹如劲矢飞驰的三艘巨大木筏。

    数里河面,在众军士齐心合力的划动下,不过几个眨眼功夫便已砰然有声冲上了对面河岸。

    嗷嗷嗷……

    直到这时,对岸零星游荡的数十头凶狼,猛然惊醒仰天长啸,一边用啸声通知同伴,一边四蹄奔腾迅速集结,而后组成一道道集群猛然向刚刚登陆一片忙乱的军士群凶猛扑来。

    不自量力!

    林沙冷笑,第一时间跃下巨大木筏,手中长矛瞬间化作漫天飞舞的凌厉矛影,好似拍木桩一般瞬间连点十几头凶狼额头,这些凶狼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便被矛尖附带的凌厉劲道震死,高大矫健的身躯顺着冲势扑通扑通飞出好几丈远在地上拉出长长拖痕。

    咻!

    既然动了手,他就没有轻易收手的意思。双脚抓地一紧一松,身形如箭疾飞而出,好似瞬间移动一般连连变换身形,主动冲入猛扑而至的凶狼群中,手中长矛矛影翻飞,不过片刻功夫便将四十来头凶狼全部震毙。

    收获果然巨大!

    之后的收尾,自然用不着林沙动手,自有满心振奋的军士,手脚麻利将一头头死去凶狼尸体运回岸边,而后用青藤打捆放在木筏之上绑结实,一声轻声呼喝一艘载满四十来头凶狼尸体的木筏重新入水,在近二十来位军士的护卫下木桨翻飞朝对岸疾驰而去。

    目送载着凶狼尸体的木筏安全离开,林沙回头吩咐手下军士,从木筏之上取下根根巨大木桩,沿着他们冲锋登陆之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两盘迅速蔓延,只在中间位置留下一道宽有五丈的口子。

    嗷嗷嗷……

    也就在近百根木桩打下,在军士们登陆的滩涂形成一道人工制造的简陋防线,这时接到之前那波凶狼嚎叫提醒的附近区域凶狼,如潮水一般聚拢而来,一声接着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狼嚎响起,不过短短片刻功夫,视野尽头起码有数百头身形矫健的凶狼飞扑而至。

    “准备战斗!”

    那扑面而至的凶煞之气,兴不起林沙心中丝毫波澜。目光平静注视张开獠牙大嘴,满眼绿幽幽光芒的数百凶狼,嘴角挂上一丝轻笑低喝出声。

    四十来位身高体壮,满身悍气的军士排成两排,在山溪的吆喝指挥下,手持长矛主动出击,满脸杀气冲着飞奔而至的凶狼群狠狠撞了上去。

    杀!杀!杀!

    顿时,凄厉的狼嚎撕吼以及军士们爆吼的喊杀声互相交织,瞬间血肉横飞残肢断臂四下抛洒。

    凶狼群和军士们的战斗,瞬间就进入了惨烈的白热化状态。

    面对数百凶悍之极的凶狼扑击,山溪指挥排成两裂松散阵行的军士沉着应对,只见长矛嗤嗤突刺响亮气爆轰鸣不绝,一头又一头纵横山野的凶兽悲惨倒下,身上巨大窟窿喷出道道触目惊心的血泉。

    林沙持矛而立,脸色平静不为近在咫尺的战斗所惑,全面放开精神感应能力,警惕凶浪群中隐藏的妖狼。

    咦,一只,两只,滚动如潮凶气冲天的凶狼群中,果然隐藏了两头妖狼。

    林沙微微一笑,双脚猛一发力身形冲天而起,好似大鹏展翅迅疾飞跃,不过眨眼功夫便飞临如潮滚滚的数百凶狼上空。

    手中长矛如电飞驰,不等那头气息堪比九品巫武的妖狼反应过来,长矛如狠狠抽在它的脑门之上,暗劲勃发直接将它的脑浆搅成一团糨糊震毙当场。

    矛尖在地上轻轻一点,林沙身形不落反而再次冲天而起,朝着另一头隐藏在凶狼群中的妖狼扑去。

    那头妖狼似乎感受到了危险一般,身行矫健灵活左右腾挪,从不在一处停留超过一秒,身行如风混在如潮一般向前冲击的凶狼群中,不停躲避从天而降的突然杀击。

    哈,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林沙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身在半空闪转腾挪无不如意,手中一杆长矛化身千万,犹如一片密密麻麻的长矛之雨,瞬间将周围数十丈范围区域笼罩,将那头不住变幻身行的妖狼轻松圈住。

    接下来的事情便简单了,任凭那头妖狼如何矫健闪躲,等它的行动范围被如雨矛影限制之后,便不得不直面长矛杀招,被矛杆抽中劲气勃发当场去命。

    解决了两头威胁最大的妖狼后,林沙手中长矛轻轻点地,身如大鸟飞驰而回,重新回到四十多军士组成的松散防线之后,静默不语冷静旁观身前的惨烈撕杀。

    不过短短片刻功夫,长度只有五丈的口子前,已经躺满一地凶狼尸体,殷红的鲜血将周围地面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暗红。

    凶狼群损失惨重,不过短短时间便有超过六十头倒在血泊之中,不是身受重创无力再战,就是直接毙命当场再无生命气息存在。

    而防守的军士一边也开始出现伤亡,一位位军士倒在狼口之下,林沙不去理会,只有在防闲激将崩溃之时才会出手帮村一下,另外主动帮助身受重创没了再战之力的军士脱离战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