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包括山溪在内的八大巫武好手齐聚一堂,满脸严肃和林沙商谈要事。

    “情况就是如此了……”

    山溪一脸平静,率先开口将军中眼下情况稍稍述说一遍,最后一摊双手无奈道:“不想办法解决的话,可能要出大乱子的!”

    “什么大乱子?”

    “军心不稳猜忌四起,咱们以后都不会有消停日子好过?!?br />
    山溪轻轻一笑,环视一圈缓声道:“最重要的是,以后的凶兽供应,可能也会出现问题!”

    此言一处,其余其大巫武好手齐齐脸色一变。

    这可是他们的命门,此时正是用勇猛精进之时,正需大量凶兽血肉配制的药膳补益。这要是突然供应不足,少上一两顿药闪还是小事,他们担心的是自身修为受到影响,提升速度变慢被同伴超越了去。

    尤其是唯二两位八品巫武之一的厉武,本就因着林沙的特殊照顾,特的实力被山溪甩出来远,正是着急提升实力重振声威的时候,哪里愿意在这时断了最为重要的药膳原料供应?

    要真是如此的话,说不定得了便宜的是山溪这厮,而他这个不怎么受待见的之人,说不定就被林沙当作了牺牲品,手头的药膳供应全划给了山溪。

    要真是出现了这种情况,他能活生生憋闷而死。

    另外六位九品巫武,自然也不愿意突然中断了药膳供应。

    这可是他们实力提升的最大保障,要是突然减少甚至中断的话,虽说不会对他们的实力产生影响,可绝对会影响他们在军中的地位。

    要知道,后面可是有上百实力已达部落勇士颠峰的家伙,正等待时机准备在血与火的磨砺中一举突破呢。

    到了他们这种实力,最重要的是突破关卡,药膳的滋补对他们而言已经不算太过重要,有则接纳没有的话也不会有太多想法。

    可是,六位新近突破的巫武好手就不用了。他们可以清晰感受到,有药膳帮忙的话,他们的实力提升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那种气血澎湃如江河大海奔流的畅快之感,就如吸毒一般让人上引,更别提还涉及到了军中的地位之争,绝对不能轻易放弃。

    所以说,对眼下的近忧,他们七人比山溪还要重视得多。

    “每日打到的凶兽数量也不少啊,怎么就不够吃了呢?”

    “笨啊,咱们的实力提升,还有那些家伙的实力提升后,对药膳的需求一下子加大许多倍,有些供应不足也是可以理解的!”

    “大家察没察觉,最近打到的凶兽数量,比之前要少多了?”

    “我也发觉了,这是怎么回事?”

    趁林沙还没到的当口,八大巫武好手自己就议论开了。事涉及他们自身的利益,不得不小心谨慎一点。

    就算平日里有矛盾,在这等紧要关头也顾不得了,先把事关自身利益的麻烦解决了再说。

    “可是我发觉,围攻临近剥落防区的凶兽,一点都没有减少???”

    “确实,好象安歇游离在外的凶兽,都刻意避开了咱们的扫荡!”

    “真是见鬼了,这群没脑子的凶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机灵了?”

    “……”

    八人议论纷纷,都将心中疑惑抛了出来,总之就是一个意思,最近一段时间猎取的凶兽数量大为减少,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也是因为如此,山溪才发觉军中的矛盾有变得尖锐的危险,这才提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建议。

    就在这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八人急忙收了声音起身凝立,见到林沙从后门绕了出来,齐齐拱手见礼。

    “见过大人!”

    “不用客气!”

    林沙淡淡一笑,摆了摆手往帅椅上一坐,目光深沉在八人身上一扫而过,缓声道:“召集你们的用意,想必你们都清楚了,说说看大家都有什么想法?”

    八位巫武好手互视一眼,最后把说话的机会交给山溪。

    “大人,你来之前我们议论了一阵……”

    山溪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将他们的议论,还有心中的疑惑全部道出,最后还把问题抛给了林沙,好奇问道:“大人知不知晓,部落边缘凶兽突然减少的原因?”

    “自然知晓!”

    林沙淡淡一笑,没有理会八大巫武好手炯炯有神的目光,直言不讳道:“你们一个个实力提升飞速,加上又求战心切士气高昂,凶煞之气连绵滔天,凶兽又怎会主动自投罗网?”

    这话,说得八大巫武好手,又是自豪又是尴尬。

    想想也是,数百实力强悍的军士聚集在一处,所散发的威势之强无与伦比。尤其当他们的心往一处使,那股浓郁的求战之念连成一片,真可以说一声凶焰滔天,凶兽虽然脑子不好使但动物本能还在。

    揪着那滔天的凶焰,一般的凶兽铁定不肯轻易涉足林沙所部防区。

    “那真就没辙了,既然凶兽不来就我,只能是我们去就凶授了!”

    山溪摇头轻叹出声,目光炯炯战意熊熊,沉声开口似有金铁之音缭绕,一时杀气腾腾煞气凛然。

    “你们几个,怎么看?”

    林沙不置可否,把目光放到其余七位巫武好手身上,征求他们的意见:“都说说,这事十分危险,别到时候做出了选择,还有什么不满就不好了!”

    说着,脸色一沉冷声道:“你们要清楚,做出了选择就要为此负责,不管是冒险出击还是留守防区,都是你们自己做出的选择!”

    话音一落,营房的气氛就是一沉,好似有千钧重担从天而落,压得八位巫武高手有些喘不过气,就是一力主张出战的山溪,此时都面有犹豫不知该不该坚持己见。

    一股冷意袭上心头,八大巫武不敢有丝毫大意,低头沉吟仔细思量其中利弊,不希望做出了选择最后后悔。

    “大人,这个险我认为值得一冒!”

    果然不出所料,与山溪竞争激烈的厉武,头一个做出决断满脸坚定说道:“对岸的凶兽数量虽多,咱们也不是好对付的,只要计划得当出不了大漏子!”

    “我也觉得应该一试,配制药膳的凶兽血肉绝对不能断,不然真是要出大乱子的!”

    “我认可山溪兄弟的意见,这个险值得冒!”

    “我还想实力有更迅速的提升,能跟对岸的凶兽大战求之不得!”

    “……”

    几位巫武好手纷纷表态,竟是没一位有怯弱之心的。林沙也不敢他们是着心实意还是碍于面子如此,既然已经统一了意见,他起身当机立断大手一挥,厉喝出声:“好,有志气,那就主动出击,直接找对岸凶兽的麻烦!”

    一声令下,林沙所部防区顿时迅速运转,军士们得到消息后没一个胆怯的,反到是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所谓军心可用,林沙眼见如此心中最后一点犹豫也消失不见,整军备武派出大量斥候先锋,查探对岸的凶兽聚集情况,看看有那一部分河段适合渡河。

    林沙所部防区的动静,立即引起周围两家部落防区的注意,这段时间林沙和其部下绝对是河岸防区的焦点角色,别提有多显眼了。

    如今,林沙所部防区摆出一副大干一场的架势,顿时吸引了旁边部落防区的关注,两大部落首领立即派遣使者过来探问情况。

    因着林沙所部的‘求战心切’,之前一个来月于两家部落防区内也是频频出动,替他们将周围游荡的零星凶兽干掉,帮他们减轻了不少身上重担,两家部落对林沙以及其下军士观感十分不错。

    “十九首领,我部打算直接渡河,跟对岸的凶兽战上一战,希望十九部落防区能够给予帮助!”

    一旦渡河,可能直接面临上万凶兽围攻,林沙尽管自觉可以来去自如,不过手下军士们的安全就没法保障了。

    为了减轻身上的重担,见临近部落防区派出使者过来探问,他自是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跟着使者亲自跑到其部落防区,跟坐镇此地的部落首领说明情况,并提出了帮助之请。

    “什么,你们想要过河,跟对面的凶兽死磕?”

    厉十九吃了一惊,满脸不可思议上下打量林沙,那眼神和目光就像打量一个傻子般,满是吃惊问道:“难道你就不怕出问题么?”

    什么问题?

    自然是被上万凶兽堵住,然后围而歼之了。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自然不会轻易改变想法!”

    林沙满脸坚定,轻笑着说道:“再说了,我对手下弟兄们的实力,很有信心!”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厉十九显然被林沙的自信感染,顿时豪气大生一脸慷慨道:“说吧,要我们部落如何瞥和,只要我能做到的,绝对不会推辞!”

    说着,拍着厚实的胸膛一来年色豪气。

    “无需多作什么,只要按照平常摸样,拖住已经渡过巨浪河的凶兽和妖兽即可!”

    林沙淡淡一笑,语气中满是傲气:“只要不让它们在我们渡河之时捣乱,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就这么简单的要求?”厉十九一脸不可思议。

    “就这么简单!”林沙一脸平静。

    “好,我答应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