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一片大好,对林沙和手下小弟而言,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发有利。

    不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林沙和手下军士也不可能脱得了这样的规律,看似大好形势之下,他们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这日,已经突破八品巫武的山溪主动上门,提出了眼下遇到的一桩麻烦事:“大人,随着手下军士实力日渐提升,所需凶兽血食越来越多,现在依靠捡漏已经快要满足不了供应了!”

    没错,摆在林沙眼前的头桩麻烦,就是凶兽血肉供虚关系开始紧张了。

    之前数头凶兽,配合大量草木之药,便能解决数百军士一日之需,可是现在连一短都有些不足。

    不是手下军士们的饭量突然变大,而是随着他们的气血之力突飞猛进,身体素质向着勇士颠峰快速挺进,所需要的能量补充也是极为惊人。

    而且天天跟凶兽大战,就算生命安全无忧,可是凶兽也不是你捏的,就算打不过也能在军士们身上留下一些记号。

    军士们的身体素质强悍不错,一些伤势自是能够自主愈合,但某些暗伤或者麻烦的伤势,就不得不用药膳之法慢慢温养治疗。

    随着军士们的身体素质越发强悍,一旦受伤所需补充的能量也越来越大,一来二去难免感觉凶兽的血肉供应不足。

    “那你认为该如何解决?”

    林沙脸色平静,没有露出丝毫意外表情,淡然开口反问:“这事要是处理不好,很可能引发军心动荡!”

    山溪神色一凛,硬生生将几欲脱口而出的话吞回了肚里。

    是啊,正如林沙所言那般,这事要是处理不好,很可能引发军中矛盾爆发,别说军心不稳了,都有可能引发军中恶行私斗。

    道理很简单,不患寡而患不均罢了。

    凭什么你能领先一步踏入巫武行列,又或者凭什么你能提前一步达到勇士颠峰之境,还不是得到的药膳更多,又或者所得药膳效果更好之故。

    眼下林沙所部一片欣欣向荣,正是因为大家都有奔头,就算暂时落后了也不见得会永远落后,只要资源供应得上,再舍得拼命不怕死,迟早有一日能够踏足巫武之境。

    可要是突然之间,原先充足供应的药膳出现了短缺,单单如何分配就是个不小麻烦,肯定会引发军中私斗争取更多份额,这却不是林沙和山溪愿意看到的结果。

    归根结底,出了这样的事情,主要还是因为手头资源太少的缘故。

    之前跟着林沙左右两边奔跑,一个月时间几乎每个军士都跑了不下十万里,为的就是截杀游荡在两部防区边缘的凶兽,甚至临近部落来不及收拾或者没功夫收拾的凶兽,深入临近部落防区横扫凶兽群。

    那时林沙所部手下巫武数量不多,而且实力达到勇士颠峰的军士也不多,如此狩猎所得凶兽血肉,完全可以供应林沙部所需。

    可是现在却不成了,林沙手下一下子出现了两位八品巫武,以及六位九品巫武好手,单单他们八人所需补充的血肉精气就是一个惊人数字。

    别的不说,单以山溪本人而论。

    当初他在九品巫武阶段,每顿药膳只需要半头凶兽的血肉精华,提供的营养和能量已经足够他好好消化一阵了。

    可是自从在林沙的帮助下,在和妖兽的大战中经历生死磨砺,最终在尸骨和血水中突破瓶颈,一举达到八品巫武之境。

    实力达到了八品巫武之后,每日所需能量之大,与之前不可瞳人而语。一顿就算有两头凶兽气血精华所制药膳都尤嫌不足,将其吸收消化的过程也大大减少,这样的消耗实在太过巨大。

    他还算好的,作为林沙的头号心腹,时不时都有小灶享用,虽然只是林沙用剩下的妖兽边角料,可对他而言已经足够。

    因为如此,他虽然踏进八品巫武还不足一月时间,可实力比之老牌八品巫武高手却是丝毫不弱,远远强于另一位八品巫武厉武。

    同样因为这个原因,搞得厉武对他十分仇视,事事争先争锋相对,两人的关系很是不睦,要不是顾忌林沙的观感,只怕两人早就大打出手做个了断了。

    可就是如此,平常时候的切磋也没少干,经常打出火气搞得鼻青脸肿好不难看,所需要的能量补充更为庞大。

    这厮性格强势,也可以说是十分恶劣。仗着一身强悍实力欺负刚刚突破的九品巫武,至于部落勇士们更没放在他的心上。

    时常拿出抢夺而来的凶兽血肉资源,厚着脸皮请林沙帮忙调治合适的药膳,以求在短时间内有突飞猛进般的提升。

    要不是每一个阶段,身体情况已经所需能量不同,配制出来的药膳也不尽相同,只怕厉武这厮早就对一干手下小弟动手,将小弟们的辛苦所得全部占为己用,闹得天怒人怨不可开交。

    可就是如此,底层军士也是怨声载道,有厉武这个榜样存在,其余六位九品巫武为了自身利益,同样严苛盘剥手下普通军士,弄出了不少乱子来。

    山溪自是有些看不过眼,时常跑来林沙这边汇报军中情况,希望他能出手弹压,不要让军中怨气进一步扩大。

    可惜,林沙对此却是毫无反映,只要不弄伤人命,闹腾范围在一个度上他就不会轻易出面调解。

    甚至为了排解军中矛盾,林沙特意立下军中擂台,有矛盾可以直接在擂台上解决,暗中私斗也是不会轻易干涉。

    让人大感奇怪的是,这等风潮刚刚兴起便立即落了下去,除了刚开始时还有人上擂台,或者私斗解决矛盾,之后便是寥寥无几了。

    事情很简单,他们每日里左右奔忙追杀凶兽还来不及,哪有那等空闲功夫浪费在这上头。林沙可是早早放话,补益身体的药膳分量和功效,可是以功劳论多少的。

    也就是,功劳大的所得药膳无论分量还是功效,都比功劳小的要强,如此一来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也在血与火的磨砺中越拉越大。

    谁都渴望更强的力量,渴望成为令人尊敬羡慕的巫武强者,也好享受资源剥削的快感,军中形成了一股你追我赶的良好氛围。

    也正是因为如此,军中内部的矛盾被强行压下,人人都去追逐能使自身实力更上一层楼的凶兽,哪有时间和精力理会其它?

    那几位新近提升的巫武好手,倒是想打妖兽的主意,可惜头顶有林沙强行弹压,加上他们又不知如何配制药膳,单单只是同阶级的妖兽血肉,对他们而言虽有补益却不值当,这才没有跟林沙产生什么龌龊。

    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有足够的凶兽血肉补充。但眼下的情况就是,林沙部猎取的凶兽数量,逐渐供应不上越来越大的消耗了。

    这也是山溪十分担忧之事,目前军中已隐隐有不安情绪滋生,要是不及早想办法解决的话,爆发出来的话后果可是十分严重。

    “有什么话直说就是,在我面前没必要吞吞吐吐!”

    看出了山溪脸上的欲言又止,林沙轻轻一笑缓声开口:“有什么事我兜着,至于同不同意都是我的问题,你没必要迟疑的!”

    “那好吧……”

    山溪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将军中眼下出现的问题,还有麻烦一一述说了一遍,最后一脸无奈道:“要是再不想办法解决的话,出了问题可就不好收场了,大人你以为呢?”

    林沙了然,这样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早就有所思量,不过这事却不好他自己提出来。

    “那你说说,有什么解决之法?”

    微笑着扫了山溪一眼,林沙淡然开口道:“有什么话直说就是,就算有不妥当的地方也没啥关系,最后拍板的人是我!”

    山溪脸上还是犹豫了一阵,最后一咬牙起身拱手道:“还请大人同意我等,渡河猎杀对面的凶兽群!”

    林沙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营帐一下子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气氛从尴尬逐渐变得有些压抑,山溪低着脑袋脸色忐忑,不知道林沙到底是何想法。

    这个主意不仅大胆,而且其中的风险也不小,说不定会引起军中出现大量伤亡,可是不如此的话又不能解决眼下麻烦。

    眼下的情况就是,直接猎取游荡于临近其它部落边缘地带的零星凶兽,已经完全不能满足军中日益高涨的需求量。

    必须另行开辟新的凶兽来源,而对面的庞大凶兽群,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其中风险自然也是极大,搞不好就陷入凶兽群的包围之中,出现大的伤亡是可以肯定的事。

    不过这却是值得的,起码对于军士们而言,激烈热血的战斗是他们的最爱,至于可能因此产生的伤亡,那就是自家实力不足怪不得别人。

    “好吧,你去叫其余七位巫武好手过来,咱们一同议上一议!”

    良久的沉默,让山溪心头越发忐忑,额头不多时已是冷汗淋漓,终于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沙突然开口淡然吩咐。

    “是是是,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山溪先是一惊后来一喜,而后满脸喜色连声说道,没等林沙再说什么转身就冲出了营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