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领,防区边界游荡的数十凶狼,以及一头妖狼已经被隔壁防区的人干掉了!”

    二十部落核心防区营地,之前出现在边界战场查探的几名部落勇士,正向一位浑身悍气外露,满脸落腮胡大汉认真汇报。

    “嘿,那叫林沙的小子,还真是够积极的??!”

    厉二十嘿嘿一声冷笑,一双铜铃大眼精光闪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首领,要不要跟林沙说一声,干脆叫他出手帮咱们将外围的凶兽全部解决算了!”这时,旁边一位身高体壮的昂藏大汉瓮声瓮气道。

    “用不着!”

    厉二十摇头轻笑,露出两排整齐的森森白牙:“看这家伙的样子,就算咱们不说,他也不会轻易放过那些游散凶兽,咱们又何必送人情给他?”

    与此同时,和厉二十三部落河岸防区相连的十九部落,同样有部落高层讨论林沙的所作所为,正是他们喜闻乐见之事。

    有了林沙率领手下军士,如疯子般将外围游荡凶兽和妖兽扫荡一空,让他们感觉身上的鸭梨一松。

    两边都有实力堪比七品巫武的妖兽肆虐,逼得两位部落首领不得不亲自坐镇防区不得脱身,因着表现不佳受到小巫刑厉多番训斥颜面扫地。

    更有甚者,前不久小巫刑厉带人前去与妖将大战,前面十八位部落首领全部带走,甚至连看不上眼的厉二十三都带走了,这让两位排名靠前的说情何以堪???

    林沙可没功夫理会他人想法,他按照心中目标做事,可不会管其他人是如何作想。

    带着手下一干军士每日里奔行如飞,左冲右杀与游荡在防区边缘的凶兽大打出手,以战代练默默提升手下军士的实力。

    又有源源不断缴获的凶兽尸体,制作成的药膳温养补充身体消耗,连连血战带来的锻炼效果极其惊人。

    不过短短不足十天时间,林沙亲率手下百五机动力量,奔行在两边临近的防区边缘,行走路程足有数千里,收获也是相当巨大。

    不说那一批批凶兽尸体,足够供应手下近四百军士顿顿都有足够药膳可吃,

    手下军士时刻保持能量充足气血旺盛的状态,在和凶兽拼杀之时发挥极佳,无论经验收获还是凶兽的尸体收获都不在少数。

    在瞬间了跟生死的血战之中,手下四百军士的实力提升迅速,有那本身积累就十分厚实,又有药膳补益元气,治疗温养身上受损隐疾的帮助,短短时间内都达到了部落勇士的颠峰状态。

    再往前一步,就可脱胎换骨踏入巫武之境!

    可想要踏出那一步却极为艰难,除非林沙大开方便之内,将脑中储存诸般神功传下,一干身体素质已达颠峰,再难寸进的军士方可由内而外更进一步,直接踏入巫武之境。

    林沙却没这般大方,不说此举何等惊世骇俗,肯定会引起刑厉本部关注,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可能还会有杀身之祸。

    所谓法不传六耳,林沙和手下军士的关系,还没亲密到这种程度。

    此法不通,自然只得按照本世界的规则来,在战斗中强行突破!

    凶兽凶残,妖兽更是强悍绝伦,边缘地区的数量又在林沙的掌控能力之内,正好遂了他的心愿,作为手下军士磨砺突破之用。

    先是寻那身体强横的凶兽磨砺,等能正面对上强悍凶兽并战而胜之,以药膳将身体调养至颠峰状态,再在林沙的护卫下寻找妖兽对战以求突破。

    十天时间,在他的精心护持之下,已有两位军士以战代练,并成功晋升九品巫武之列。

    所幸此时小巫刑厉正带着手下,跟对面的邀将斗法,没时间也没精力关注后方战事,加上林沙有意遮掩,这个消息除了在林沙部引起巨大反响,却没有在外头引发多大波澜。

    “这样的好消息,大人为何不向本部汇报?”

    兴奋之余,作为林沙手下第一心腹,九品巫武山溪私下里和林沙相处时,很是不解问道。

    “能让我直接接手厉二十三部落么?”

    林沙一脸平静,淡淡扫了山溪一眼缓声问道。

    “这个……”

    山溪脸上笑容一僵,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他总不能说,丫的你太心急了,厉二十三还在那呢,你丫的就迫不及待想要抢班夺权,是不是太过急切了点?

    一眼看出了山溪心中想法,林沙呵呵一声轻笑,也不废话身上突然涌起一股磅礴气势,犹如排山倒海般朝山溪汹涌而去。

    喀嚓!

    措不及防之下,偌大的营房突然掀起一股狂风,刮得人眼睛都几乎睁不开。山溪没料到林沙说出手就出手,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觉身子陡然一沉,身下椅子沉不住劲顿时哗啦化作一堆碎片。

    扑通一声,山溪一屁股墩坐在地,呲牙裂嘴脸孔扭作一团,倒吸凉气好不震惊。

    “七,七品巫武?”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山溪一副见了鬼的摸样,瞪大了眼睛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不可思议,哆嗦着问道:“这,这莫非,莫非就是七品巫武的威势?”

    “算你还有点眼光!”

    林沙淡然一笑,刚才释放的磅礴气势,如潮水般轻松收了回来,又在空荡荡的营房里卷起一股呼啸狂风。

    “这这这,林沙大人,你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突破的?”

    山溪一脸惊讶,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敬畏,实力差距越来越大,他已经没有胆气跟林沙称兄道弟了。

    遥想当初还在流沙城时,林沙还跟他同样都是九品巫武。

    可到了厉二十三部落后,这才过了多长时间,林沙便疯狂进步,先是短时间内突破八品巫武,紧接着又成了七品巫武。

    这才过了没两个月吧,林沙的进步之大简直骇人听闻。

    更让他心惊的是,林沙的实力已经远远将他抛在身后,想要奋起直追根本就没指望。

    “也就从天天享用药膳开始的!”

    林沙轻轻一笑,扫了眼目瞪口呆,到了现在还没彻底恢复过来的山溪,脸色平静淡然开口:“这玩意补益身体的作用,实在不容小觑!”

    “还是大人手段高明!”

    山溪苦笑,他还能说什么呢?

    药膳是林沙开发出来的,自然最好的那一块被林沙独自吞了。他们这些做小弟的,只能享受妖兽边角料,以及凶兽血肉制作的药膳,效果自然远不及林沙自己享用的那份。

    就是他本人,在药膳的补益下,身上的暗伤基本痊愈不说,身上的元气也充盈到了一个顶点,已经触摸到了突破的门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踏入了八品巫武的行列。

    如此一来,林沙的进步便可以理解了。

    人家毕竟享受着独一无二的药膳补益,只要身体素质和境界跟得上,以后的前途一片光明,不会有丝毫阻碍也不可能停滞不前。

    他们这些做小弟的根本没得比,谁叫林沙掌握了高深奥妙的药膳之法呢?

    “好好努力,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林沙淡淡一笑,如何听不出山溪语气中的酸气,不过他一点都不在意,这就是现实。

    “那就多谢大人好意了,以后还真得大人的大力支持!”

    山溪微微一笑也不客气,瞬间想得通透,他想跟林沙比根本就没可能,但和厉武这混球比的话,肯定能叫这家伙好好感受一番,什么才叫做追赶无望!

    之后的一段时日,山溪果然表现得十分积极,多次主动请战,一连数天连番大战前来骚扰捣乱的九品妖兽,在生与死的磨砺中顺利突破,成功领先一步达到八品巫武之境,成了林沙手下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

    在林沙的大力支持下,有两大军士顺利在战斗过程中,突破极限成为巫武高手,这一情况极大的刺激了军士们的战斗热情。

    不要说一干被林沙挑选出来,在药膳和药浴的帮助下,实力同样达到了部落勇士颠峰状态的家伙,一个个摩拳擦掌斗志昂扬,双目喷火恨不能天天时时刻刻跟妖兽大打出手,好在生死之间的磨砺中彻底升华,成为让人尊敬的巫武高手,就算只是九品巫武也好啊。

    如此热烈的求战气氛,林沙自是不会轻易错过和无视,之后几日时光,除了安排足够的人手严密监视对岸凶兽群动静之外,便是疯狂游走于两边其它部落防区,有时候甚至深入这两家部落防区,与盯上的妖兽和凶兽大打出手。

    疯子疯子,林沙这厮肯定是个疯子!

    这就是与林沙所部防区接壤的两大部落高层,得到消息之后心中唯二的念头,另一个念头就是林沙铁定是个傻子,他们自是巴不得这样的‘好事’越多越好,甚至希望林沙能够帮助他们在防区腹地作战。

    厉二十部落首领,甚至派出使者主动联系林沙,商议联合对敌之策,被林沙以需要得到厉二十三同意方可的理由推拒。

    “真是打的好算盘啊,想要老子帮你们火中取栗减轻负担,哪那么容易?”

    看着厉二十部落使者不甘的背影,林沙冷笑连连不屑出声……(未完待续。)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