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杀,杀,不要放过这些凶兽!”

    厉二十部落防区边缘,林沙率众八十,奔行如飞卷起道道土尘土,将足有三十头身材高大矫健的凶狼围住,一声呐喊好似惊雷炸响。

    顿时,八十满身彪悍的军士纷纷行动起来,四人一组如车轮般将三十凶狼围得水泄不通,急忙从身后草藤之中取出数根尖顶标枪。

    “各组停令,给我抛!”

    各部军官一声暴喝,平地响起连串惊雷,呼的一声数十杆蕴含绝强劲道的标悍,竟是从四面八方以及头顶蜂拥而至,嗤嗤破空锐啸不绝,数十柄标枪好似闪电疾射,瞬间便将被围凶狼大部淹没。

    嗷嗷嗷……

    瞬间便有劲十头体躯雄健高大的凶狼来不及躲闪,被电闪而至的标枪狠狠刺入皮糙肉厚的身体之中,顿时狼血飚溅惨嚎连连,矫健的身躯猛的一顿立时倒在血泊之中。

    “再抛!”

    又是一连串惊雷炸响,数十根尖锐标枪带着无可匹敌之势,闪电般跨越近百丈距离,瞬息而至又是近十头凶狼倒在血泊中哀嚎连连。

    “缩小包围,跨步前进十丈!”

    林沙身边一声吆喝响起,好似炸雷惊爆瞬间传遍众人耳中,顿时八十军士动作一顿,下一刻手持标枪整齐前行十丈距离,近一步压缩凶狼的活动范围。

    “众兄弟听令,抛~~枪!”

    又是一连串炸雷般暴喝响起,数十根劲气呼啸的标枪凌空飞射,朝着剩余十来头身形灵活,矫健异常的凶狼疾射而去。

    嗷嗷傲,以是一阵鬼哭狼嚎,剩余十来头凶狼尽管努力闪躲,依旧好有几头没能躲过,身上插着数根到十数根标枪不甘倒地。

    留给凶狼闪转腾挪的余地就那么大,哪能任由他们往来驰骋轻松躲过标枪雨袭?

    “杀杀杀,杀光这帮畜生!”

    用不着林沙开口,自有领头军士吆喝呐喊,挺起长矛脚步如轮飞转,满脸兴奋目露凶光,气势凶凶围着最后近十头凶狼奔杀而去。

    轰隆隆的飞奔声连成一片,这一片大地都微微颤抖起来,吆喝呼喊声中,一条条长矛带着无边锐气电射而出。

    很快,嘹亮的喊杀声,和凶狼临死前的挣扎搅合在一起,不过片刻就杀作一团鲜血与残肢四下抛飞。

    嗷……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震动天穹的响亮狼嚎。

    狼嚎声中带着无边傲气,正奋力挣扎的剩余凶狼,好似打了一剂强心针般,在激战之余还不忘咧开血盆大嘴厉嚎呼应。

    “这是,一头妖狼?”

    林沙平静无波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异和……喜色。

    “大人……”

    跟在林沙身边的几位强悍军士,齐齐拿眼看了过来。

    他们身上的气势雄浑凛然,比之围杀凶狼的军士,无论体格还是精神状态都要强上许多。

    在林沙的气机感应之中,他们的一身气血更是雄浑浩荡,头顶气血狼烟好似长柱冲天而起,一身气息强悍到了极点。

    “这头妖狼,就由你们对付了!”

    林沙淡淡一笑,目光盯着远处如风飞驰而至的小小黑点,嘴角露出一丝轻笑,缓声道:“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我等定不负大人之望!”

    几位气息强悍的军士眼中精光暴闪,齐齐拱手朝林沙施礼,而后抄起身边长矛大步流星朝着由远及近迅速飞奔而至的妖狼而去。

    “杀杀杀……”

    区区五人齐齐狂奔,却给人一种千军万马奔驰的错觉,只见五条土龙笔直横冲而出,不过片刻功夫便与狂驰而至的强大妖狼战至一处。

    让人心头热血澎湃的呐喊撕杀,与妖狼惊心动魄的撕吼交织,矛影翻飞移动迅捷,一时只见尘土弥漫人影重重,围着一头身材高大矫健异常,纵横驰骋横行无忌的妖狼凶狠撕杀。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左右望了眼见大部军士已经快要将剩余凶狼剿灭干净,暗暗点了点头也就没多作理会,轻轻迈动脚步走到五大军士和妖狼的战圈外围战定,目光炯炯紧张盯视眼前的激烈战况。

    妖狼实力堪比九品巫武,实力明显比五大军事要强上一筹,闪转腾挪身形矫健异常,高大好似小象般的雄躯于长矛之林中往来穿梭无不如意,不时伸出利爪狠狠拍出,少则一人多则两人身子猛的一抖,原本严密的长矛枪林顿时出现巨大漏洞。

    不等其余军士反应过来,妖狼一声狼嚎飞跃而出,根本不给其余军士再次合拢的机会,强健有力的后腿猛然向后一仰,凌厉的劲气声中直扑离得最近的军士后背。

    在几声‘小心’惊呼声中,那位军士好象背后长了眼睛般,二话不说身子向前一扑倒地向前急滚,险之又险避过妖狼的利爪攻击。

    轰??!

    就在此时,妖狼四肢还没完全落地,站在外围的林沙突然踏步前行,只眨眼功夫便拦至妖狼身前,顺手一拳轰出。

    拳爆如瀑,劲气汹涌狂风大嘴,一团肉眼可见拳头大小拳劲电射而出,瞬间飞至妖狼身前,轰隆一声巨爆卷起满天尘土气雾,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妖狼惨叫着倒飞了回去。

    五大军士长矛一挺立刻围了上来,根本不给摔倒在地的妖狼丝毫喘息之机,挺矛就刺咻咻刺儿气爆连成一片,五杆长矛不分先后轰杀而至。

    妖狼身躯庞大正晕头转向惨叫哀嚎,哪能躲过五矛连刺,顿时身上多了五个血窟窿,血如泉涌又是一阵凄厉惨嚎。

    顿时,凶性大发的妖狼,浑身浴血和五大军士战作一团,不时鲜血飞溅惨嚎连连,砰砰砰的倒地之声不绝于耳,烟尘滚滚如柱冲天,声势好不惊人。

    如此,妖狼与五大军士血战一团,战况惨烈凶险无比,稍一不慎便有身死之虞,可如此一来又是极为锻炼五大军士的心性。

    林沙游走在外,目光炯炯盯视五人一狼的激斗,不是劈出一掌轰出一拳,掌势如潮拳劲霸道汹涌,每每都将意欲杀出重围妖狼击回,任由五大军士自由发挥与其血斗。

    五大军士都是气血雄壮后力绵长之辈,而妖狼实力更甚一筹,身躯更是强悍,这一番血斗连续了足足三个来时辰,从中午时分一直打到傍晚。

    吼!吼!

    就当血红夕阳即将落山之际,与妖狼奋战已久的五大军士中,突然有两位身子猛的抖动,突然挺矛直刺劲气凛冽,那森寒杀机逼得早已杀红双眼的妖狼,都不得不跃身闪避,与此同时那两大军士身子连连颤抖,好似突破了某道关卡一般猛的一僵,而后体内气血如浪翻滚仰天长啸出声。

    声浪滚滚如炸雷轰鸣,这两大军士身上的气势突然如狼烟勃发,滚滚浩荡烟尘滚滚狂风呼啸,声势骇人逼得另外三大军士不得不掩面倒退。

    “好好好,没想到一下子竟有两人突破,真是再好不过的好消息了!”

    林沙哈哈一笑,拍掌大乐,目光炯炯朗开口:“既然已到巫武之境,还不速速斩杀妖狼更待何时?”

    “遵命!”

    两道气贯长虹的声音同时响起,两根长矛瞬间化作劲矢飞驰,咻咻声中一头扎入妖狼身躯之中,顿时妖狼庞大身躯被两根长矛生生贯穿,鲜血喷涌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凄厉惨嚎。

    其余三大军士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却是不敢怠慢齐齐挺身出矛,三根长熬磨不约而同又在妖狼身上穿出三个血洞。

    战不片刻,身材雄伟气势如虹的妖狼发出一声凄厉惨嚎,高大雄健的身躯轰然倒地,四肢臭抽搐了一阵便没了声息。

    “动作快点,收拾了妖狼咱们立即离开!”

    淡淡一笑,一战培养出两位九品巫武,林沙心中也算满意?;恿嘶邮帜抗馊缇?,直视某个方向默然不语。

    那里隐隐喊杀声飘来,却是二十部落核心防区所在,正被一群凶兽以及三头实力堪比八品巫武的妖兽,以及一头实力足有七品巫武境界的妖兽围攻。

    很想去见识一番,可惜身有牵绊不好脱身,只得遗憾放弃,不过他想以后还是有机会和那些强力妖兽一会的。

    “大人,已经收拾妥当!”

    “那好,咱们立即就走!”

    林沙也不拖泥带水,大手一挥毫不犹豫转身就走,身后跟上八十强悍军士,还有三十头凶狼尸体,以及一头妖狼尸首!

    他们一行离开没多久,便有数位身手矫健实力不俗的部落勇士奔了过来,仔细查探一番地上凌乱的打斗痕迹,脸上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轻笑。

    “走,回去禀告首领,二十三部落的家伙,又替咱们清除了一批凶授,还有一头妖兽!”

    “你说,那边的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其他人惟恐避之不及的事情,他们却是满心兴奋接手,难道不怕伤亡过重损了元气么?”

    “谁知道呢,听闻他们领头的家伙叫林沙,是前不久才被厉二十三首领不知从哪请来的好手,可能脑子不怎么好使吧!”

    “嘿嘿,他脑子不好使,正好替咱们解决了大麻烦,我倒是希望这样的家伙越多越好!”

    说话间,那几位身手矫健的部落勇士已经消失在远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