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臂妖猿战死,那些与部落勇士们奋战的凶猿当真机灵,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哄而散。

    不管军士们如何气急败坏,吆喝呐喊围追堵截,除了少数几头特别倒霉的凶猿之外,其余凶猿全部及时脱身逃之夭夭。

    激烈的接触战,就此告一段落。

    粗粗统计,部落方面损失惨重,不仅八品巫武厉川惨遭通臂妖猿毒害,另外两位辅佐的九品巫武,竟也一并战死。

    另外,死鬼厉川部人马也死伤过半,通臂妖猿和其手下二十来头凶猿,对厉川部造成多大损失可想而知。

    可以说,厉川惨死通臂妖猿手上是他的幸运,否则厉二十三事后追究的话,他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以后要是不能突破到七品巫武以上的话,基本上就不会有任何出头之日。

    粗粗收拾了一下乱糟糟的营地,林沙二话不说便派人将眼下情况,第一时间回返部落向厉二十三汇报。

    同时,他主动接手死鬼厉川留下的残局,指挥手头堪堪过百的军士,将整个防区严密布控,不给其余部落防区乱窜的凶兽任何可趁之机。

    等待厉二十三回复的时候,还真有不怕死的凶兽,一波一波从其它部落防线涌入,被布置在附近观察警戒的军士发现,第一时间通知了后方做好战斗准备,同时按照命令绕过凶兽正面继续观察警戒。

    林沙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将从防区带来,一个个士气高昂的数十军士带上,马不停蹄以最快行军速度迎了上去。

    七品巫武的实力不是开玩笑的,双腿疯狂摆动犹如风车旋转,身如骏马狂驰身后留下一道笔直的滚滚烟尘。

    数十里距离不过短短盏茶功夫,林沙手中长矛一抖,毫不客气冲入气势惊人的凶兽群中。

    等到后续人马陆陆续续赶到,留给他们的已不足一半凶兽。

    闪身让过,凝立在一旁任由手下军士,嗷嗷叫着跟剩余凶兽大战,他只在手下军士有生命危险时突然出手救援。

    战斗持续时间不长,连一刻钟都没到就结束了。

    收拾战场清理伤势,这一套流程手下军士已经十分熟悉,用不着他指手画脚。瞧这帮家伙一个个浑身浴血,却是开心不已的摸样,显然对此战战果十分满意,至于身上伤势只要不死总会好起来的。

    手下军士的精神状态让他十分满意,更让他满意的是,其中有一两位的实力,已经触摸到了巫武边缘,只要好好培养一番,让他们在战场上再来几次小烈度战斗,说不定就能一举突破关卡。

    所谓独木不成林,既然已经加入了刑厉部落,他自然不可能甘心一直窝在厉二十三部落这样的小庙,他的近期限目标就是进入刑厉部落核心圈子。

    目前的局势对他十分有利,不说他已经是七品巫武,武力一点都不比厉二十三差,还有一点就是,他此时手里握着的军力可谓部落第二人。

    说句很不恰当的话,厉川和厉山的战死,林沙得到了最大的利益。

    两人的余部全部落入林沙之手,很容易就将他们牢牢掌控。

    同时随着厉二十三部落的本土巫武大量战死,林沙这等新加盟巫武的地位逐渐升高,到了眼下他已经是部落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

    至于以后会如何,他目前还没有太多想法,不过等此次凶兽威胁过去,他肯定要去一趟刑厉部落本部看一看,顺便也见识见识那些七品以上的巫武高手。

    眼下么,还是老老实实抓捕妖兽,通过药膳食补还有药浴之法,缓慢提升自身的身体素质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等待多久,差不多厉川惨死第二日,厉二十三便气势汹汹杀了过来。

    “混蛋混蛋啊,厉川这个混蛋险些误我大事!”

    当着林沙的面,厉二十三一点都没给死者留什么脸面,就差挑脚扯着脖子破口大骂了。

    “首领你这是……”

    厉二十三的反应太过激烈,林沙脑子一转就明白,肯定出了什么事情,让这厮感觉很不愉快了。

    果然……

    “林沙你不知道,就在昨天本部传下命令,鉴于前线伤亡太过惨重的缘故,本部准备重新核准各部落的排名!”

    厉二十三一脸难看,目光在破烂的营地四周扫视一圈,狠狠一挥手怒道:“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厉川这厮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篓子,我真恨不得让这厮重新活过来,再虐死一遍!”

    “事情都发生了,说再多也是无用,首领你有何打算?”

    见这厮有些口不择言了,林沙撇了撇嘴没有接话,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等厉二十三心头火气消散了些后,他这才不失时机问道:“是否派厉啸过来接手防务,部落里也就他有这资格了!”

    “接什么防务?”

    厉二十三大手一挥,很是不耐的扫了林沙一眼,不爽道:“既然你现在接手了,那就干脆负责到底吧,厉啸不能过来,他还得跟我一同行动!”

    “怎么,首领你要离开部落?”

    眼睛微微一眯,林沙立即抓住了厉二十三话中的漏洞,很是狐疑的扫了这厮一眼,好奇问道:“眼下的局势……”

    响鼓不用重锤,有些话也用不着说得太明白,厉二十三应该心中有数。

    先不说林沙接手整片一线防务合不合适,眼下人手真的十分短缺,尤其是巫武实力好手,他此时手里也就区区两位九品巫武,却要负责连绵两百来里的河岸防线,真心叫人不托底啊。

    “算了,就算我不说,等不了两天你也会知晓!”

    厉二十三脸上现出一丝犹豫,最后摇了摇头缓声道:“不是我不想留下来,而是昨天本部传下命令,大首领要我带手下精干好手前往本部会合,准备和对面那帮可恶的妖兽做一个了断!”

    “哦,大首领终于坐不住了么?”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他很想跟着去见识见识,看一看小巫和妖将级别高手的战斗,是如何的强大。

    只是厉二十三很明显没带他离开的意思,加上眼下还有河岸防线需要顾及,他也脱不得身只得放下这个想法。

    果然,只听厉二十三很是抱歉说道:“林沙,这次你就辛苦一下,将这片河岸防线的担子全部接下,等我和厉啸回来后再一起对付对岸的那帮凶兽!”

    呵呵,果然亲疏有别啊。

    林沙也没多说什么,这本就是人之常情应有之义,说再多除了让人厌烦,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那好吧,防线就交给我吧!”

    轻轻点头应下这个‘苦差事’,他没有多说什么废话,有些事情以后自然会见分晓的。

    等厉二十三说了两句鼓励的话,没多待就离开了,林沙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沉沉轻笑。

    回头,他将三块连在一处的防区军士代表召集一处,开了个简单的碰头会,表示自己完全接手的防区的事务,以后他就是这里的老大了。

    下头不说没一点反对声音,不过眼下却是由不得军士什么选择了,他们之中连个达到巫武实力的好手都无,拿什么跟他斗?

    等碰头会开完,消息传开后,林沙马不停在三大连在一起的防区巡视一圈,听取手下军士们的声音和反馈,做到心理有素。

    至于那些不服管教的家伙,他有的是手段对付,他本就占据了大义的名分,这些家伙的调动指挥权全在他手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不做得太过搞得天怒人怨即可。

    不过略施小计,拉一拨打一拨,然后在分配任务的时候动点小手脚,轻轻松松就整得那票不服管教之辈叫苦不迭,再经历几场和凶兽的血拼,主动‘消耗’一批后,不过短短数日他便完全控制了局势。

    没了反对声音,林沙也不闲着,除了调遣人手严密监视对岸凶兽群之外,他东拼西凑弄出了足有百五之数的激动力量,全都是那种求战心切士气旺盛之辈,由林沙亲自率领左右奔驰‘玩’得好不热闹。

    让他很是意外的是,左右两边接壤的,被凶兽群差点冲成筛子的其它部落防区,那两位部落首领依然坐镇防区,并没有被抽调离开参与高端大战。

    看来,小巫刑厉对这两大部落首领,十分不满啊。

    正如厉二十三当日所言,他离开后第三天,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前线防区,小巫刑厉这次打算亲自出手,直接邀战发起凶兽群冲击的那位妖族大将。

    这几天,河岸防线最热门的话题,除了各自防区的安全之外,几乎全是跟邀战有关的事情。

    什么这个部落的首领被抽调了,那个部落首领没得到调令,还有某某部落出了名的高手得到通知,还有另外部落的高手与邀战错过等等等等,总之纷纷扰扰让人有些无所适从。

    趁着这样的机会,林沙带着百五之数的机动力量,左右奔驰,但凡接让的两大满是漏洞的部落防区哪出了问题,他就带人直接杀出防区横扫而过,无论凶兽还是妖兽全都一击而毙,根本就不给这些家伙丝毫还手之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