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山溪仗着跟林沙的那点熟捻,才敢第一时间主动上门问个清楚明白。

    得到了满意答案之后,他才满脸兴奋离开了主帅营房,心中盘算着如何从林沙那弄到足够好处,想到以后的‘光明前程’不由哈哈大笑。

    他的反应看在一干同袍眼中,顿时引起一阵不小波动。

    没谁是傻子,能在恶劣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或者说能够全须全尾长大的成年青壮,没一个是简单角色。

    或许之前没想到,可是经过山溪的主动宣传,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顿时,林沙手下一干军士心思骚动,再也没有发牢骚置疑药膳味道古怪了,反而敞开了肚皮大吃狠吃,原本足够十天的凶兽血肉,在如此消耗之下不过短短七日时间便消灭干净。

    而军士们自我感觉确实不错,实力都有不大不小的提升。

    一时,林沙所部士气大盛,精神饱满火力旺盛之极,巡逻布防之时精神抖擞,体内战意汹涌恨不得与对暗的凶兽大战个几百回合。

    凶兽是个好东西啊,以其血肉为主做成的药膳,如今可是林沙部军士眼中的香勃勃,人人都想得到的好东西。

    见此情况,林沙自是乐得如此,也不多说任由军士们遐想。

    两头妖虎尸身下肚,他自觉体内气血蓬勃如海浩浩荡荡好似无边天河,一身之精力之强令人胆战心惊。

    凭他一人之力,气血充盈血战半月不在话下,对面凶兽群再不放在心上。

    心中枷锁一除,只觉神轻气爽好不自在,体内气血运转如意没有丝毫迟滞之处,每时每刻实力都好似在增长一般。

    这是幻觉却也是实情,两头妖虎气血能量就那么多,吸收消化之后的增长已迅速掉落,此时全凭林沙自身积累缓慢提升。

    他自我琢磨,八品巫武之境在气血能量的帮助下,已达极为精深之境。

    待到妖虎精血全部吸收消化,他又取出当日过河驻守之时,杀死的妖禽和青毛妖狼,如法炮制变成药浴和药膳,身躯精华一点不剩全被林沙吞入腹中,变成滋养自身的大补之物。

    一时间,林沙所部驻守之地,竟是风平浪静水波不兴。

    不知是他的凶残手段,之前在短时间内连杀数妖,将对面凶兽以及背后操纵的妖兽吓住,还是其余地方战斗太过激烈,其所部防备的一百五十来里河岸,却是安稳如山平静异常。

    宽达数里的滔滔巨浪河,止住了凶兽群的前进之路,同样也拦下了林沙部军士的前进之途。

    如此结果,放在之前自是再好不过,林沙部区区不足两百军士,对面凶兽群草草估计便已过万,怎么看都没有丝毫胜算。

    可是等军士们享用过以凶兽血肉为主做的药膳,尝到了甜头后自然不愿轻易放弃,这时又有些不满眼下的环境,让他们失去了大肆屠杀凶兽,攫取大批量凶兽血肉的机会。

    这样的心态转变,真叫人哭笑不得!

    眼下的局势也是十分有趣,一心想跟凶芎大战连场的林沙部人马,却是一连大半个月风平浪静,与对岸上万凶兽隔河对望无可奈何。

    而不愿跟凶兽打得太惨的几处其它部落控制的河岸防线,却是杀得昏天黑地血流成河,凶兽群通过狭窄的河道源源不绝杀来,与其它几大部落防御力量大打出手,每日都有重大伤亡出现。

    前几日厉二十三前来河岸巡视之时,无意中说过旁边几处河岸防线打得惨烈,刑厉部落一方损失惨重,这么短时间之内已经有四名八品巫武战死,九品巫武死去人数超过二十!

    惊人的伤亡!

    厉二十三脸上毫无担忧之色,赶而幸灾乐祸冷笑连连,言道这几家部落损失惨重后,四下求援厉二十三部落也被求过,最后被他断然拒绝。

    看他那一副怨气深重的摸样,显然当初厉二十三没少在那些部落首领身上受闲气,此时得到机会哪能不找的乐子?

    丫的,你这种见死不救的态度,会不会给自己和部落招来麻烦?

    林沙没法理解厉二十三心中的怨气,只是顺口提醒了句不要表现得太过。厉二十三确实不以为然,冷笑道他们有难难道二十三部落就轻松了么,同样面临凶兽群的极大压力,自顾尚且不暇哪有精力分出本就不多的人手,救援其它部落?

    他还透露了消息,眼下的情况还算好的,对面的妖将并没有派遣实力高强的妖兽前来,不然长达数千里的河岸防线早就崩溃了。

    真要是情况不妙,刑厉部落本部自会派遣救援人马,哪用得着他费心?

    这话,自然是不真不实,结合厉二十三以往的一些言辞,还有刑厉部落的组织架构,他基本就猜出了厉二十三的大概心思。

    刑厉部落下辖二十五个中型部落,厉二十三从名字上就可以知道,他在刑厉部落一干首领之中,排名倒数第三。

    根据林沙得到的一些消息,想要提升排名不是不可,除了部落首领的实力要达标之外,最重要的是部落本身的实力,也就是八品巫武和九品巫武的数量多寡,如今眼见得排名在前头的部落倒霉,厉二十三没拍掌庆祝已经算是很厚道了,想要他出人支援简直就是做梦。

    总之用一句话可以囊括,厉二十三部落情况稳定,周围部落的状况却是十分糟糕。

    以妖兽血肉做成的药膳功效摆在那里,林沙自是很想跑去旁边战火连天的防线凑个热闹,说不得还能顺手收拾了几头妖兽。

    可惜,厉二十三这厮吃了秤砣铁了心,严令林沙和厉川不得胡乱动作,谨守自家防线不可跨越雷池一步。

    心中很有些不爽,但没有跟厉二十三谈条件的实力,林沙也只能暂时按下心头的蠢蠢欲动,安静的观望局势变化。

    那几头妖兽的血肉身体没有白白浪费,上次厉二十三前来巡视之时,林沙已经可以很清楚的感应到这缌的气息强度。

    与之相比,林沙自身的气息强度却是差了半筹,目前来看还不是这厮的对手,不过前路已明只要有足够的妖兽血食帮助,赶上这厮的实力,甚至超越都不算什么难事。

    暂时的蛰伏,只为将来的一鸣惊人。

    不过,林沙所部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计划没有变化快。他没有主动出手找凶兽麻烦的意思,那些凶兽却是主动上门。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几家部落有意而为,防线漏洞越来越大几有崩溃之势,随着手头战力的严重损耗,对杀来凶兽的约束和控制也降到极点,除了几处要地营盘之外,其余地域却是全部放弃。

    这就像是主动炸毁堤坝泄洪一般,最后堤坝可能保住了,可是堤坝后头地域却是倒了血霉。

    眼下的情况就是如此,没了约束的凶兽如潮水般,向两旁的部落防线冲了过来,顿时将战线迅速拉长。

    林沙所部旁边的一家部落防区,也是如此行事放任凶兽肆虐,结果很是自然波及到了林沙和手下军士身上。

    杀!杀!杀!

    面对如此局面,林沙所部军士不仅没有丝毫愤怒,反而个个兴高采烈,在林沙的妥当布置下,每次出动五十人分成三个小队大肆冲杀。

    杀得血肉横飞,杀得血流成河,杀得凶兽胆战心寒!

    实力有所增强,一个个犹如杀神降临的林沙所部军士,犹如风卷残云一般,将涌入自家防区的凶兽屠戮一空。

    林沙和两位九品巫武山溪以及厉武压阵,专门出手解决凶兽中的强者,或者混迹在凶兽群中的妖兽,不给涌进防区的凶兽任何可趁之机。

    而被杀的凶兽,其尸体甚至流敞而出的鲜血,都被林沙手下军事小心收起迅速送回后方,变成一桶桶的药浴以及一顿顿滋味不是很好,却能帮军士们提升自身实力的药膳。

    林沙这边打得风声水起,在满腔战意实力大有进步的军士手下,几乎被杀破了胆,很快汹涌而入的近百凶兽被屠戮一空,后续凶兽感受到防区内那股子滔天杀意,竟是很识相的不敢主动上门送死。

    可这不代表,林沙和手下军士就能轻松下来。

    这日,将手上所有凶兽血肉,内脏以及身上的边角料,全部制作成药膳后,刚刚在营地里来回转悠了几圈,便见手下唯二的两位九品巫武之一,并不怎么受他待见的厉武慌慌张张找了过来。

    “大人不好啦,厉川大人防区突然遭遇凶兽袭击,防线立即崩溃,对岸的凶兽趁机杀过巨浪河,厉川大人快要顶不住了!”

    “之前不是提醒他要小心了么,怎么还是中招了?”

    林沙眉头一跳,没有理会厉武满脸的急切,冷声反问。

    他这话不是没有缘故,之前其麾下逮住涌入防区的凶兽大杀特杀之时,林沙便已经派出信使,提前一步提醒了旁边防区的厉川,要他小心提防,没想到得来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大人,眼下情况紧急不是追究的时候,咱们还是尽快出兵解救的好!”

    厉武一脸急切,脸上隐现不满之色,就在这时营房外头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数位军士急匆匆跑了及来,给林沙和厉武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