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重任在身,林沙不仅没有丝毫难受,反而斗志昂扬士气正盛。

    不说,厉二十三还画了一个大饼,确实很有诱惑力。

    十九和二十部落损失了全部的八品巫武以及大部分九品巫武,这自然给了后来者一跃而上的机会。

    只要能熬过和凶兽的大战,以林沙此时八品巫武无敌的实力,说不定以后直接就是某家部落的二号人物了。

    这真是个好消息!

    林沙迈着轻快的步子,带着五十勇士返回自家驻地。

    将人手交由山溪和厉武分配,同时亲自走了一遍连在一起,长达一百五十雨里的河岸防线,按照地形地貌布置好了监视以及轮换秩序后,他放开手头的活计独自窝在自家营帐鼓捣一些有趣的事物。

    偌大的营帐空空荡荡,林沙随便找了块干净石墩盘膝而坐,身前血腥味扑鼻,堆着两座小山一般的妖虎尸体。

    手边放着几个粗陶罐子,里头转满了暗红色,带有丝丝煞气的血液。

    他此时手指放在陶罐边缘,不时伸指在暗红血液之中沾了沾,紧闭双目体味其中的细微变化。

    敏锐的气机感应之中,陶罐之中的暗红血液,犹如一团熊熊火光,带着一种异样的炽烈气息显眼之极。

    “真是好东西??!”

    仔细体味着暗红鲜血的丝毫变化,同时手上一根细细银针在暗红血液中点了点,放在鼻子前轻轻一闻,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喜之色。

    暗红血液之中的药行之强,实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眼神闪烁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哈哈一笑挺身而起,大步流星出了营帐。

    在驻地附近的林子里转悠了小半日,手上篮子里多了许多寻常的草木,如果有识货的人在此,就可看出这些草木都是药性浓郁之物。

    与此同时,留守营地的军士被他支使得团团转,又是砍树当场拼装木桶,又是开火烧水,等到泛着淡淡木香之味的木桶送入营帐,水也已经烧开。

    待军士们一桶桶将木桶用滚水装满,就被林沙毫不客气赶了出去,并被告戒没有他的吩咐不许乱闯,否则后果自负云云。

    待营帐只剩他一人,随手将经过处理的草木药材,按照顺序还有时间和火候,一点一点扔进滚烫的沸水之中。

    不过一时半刻,处理过的草木草药在滚烫的沸水中化开,将清澈的沸水染成绿油油一片,一股让人心神舒畅的草木清香扑鼻而至。

    闻一口,便觉头脑清明神轻气爽,体内气血轻轻一震,窍穴自主开启一条缝隙,吐出丝丝精纯之极的元气。

    精纯元气在经脉中迅速流转,眨眼间一个小周天便过,元气竟是壮大不少,带着勃勃生机返回窍穴,浑身上下通体舒泰好似吃了人参果一般舒服。

    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传说中的神话时代,果然非同一般。

    草木有灵药性十足,放在后世都是难得的宝物,可在这里却是随处可见。

    林沙的医术之高自不待言,配药之际按照中医理论中的君臣辅弼,烈温清和等等特性而来,顺手施为便是一剂合用好药。

    待到草木之药彻底化开,他抄起放在角落的陶罐,将里头的暗红鲜血毫不犹豫倾倒了出去。

    顿时,简陋营房血腥味弥漫刺鼻之极,木桶里绿油油的沸水迅速变了颜色,先是绿红相交,之后不知发生了何等变化,竟是逐渐变成了蓝汪汪一片。

    与此同时,一股味道十分古怪的药味,从沸腾的蓝色药水中升腾而起,迅速弥漫正个营房。

    时候到了!

    林沙轻嘿出声,不知何时身上的兽皮袍子已经消失,身上光洁溜溜纵身一跃,轻轻落入沸腾的蓝色药水之中。

    咝!

    两脚稳稳落在木桶底部,周身上下热力汹涌,好象要将他彻底煮熟一般。

    古铜色的肌肤,在滚烫的药水作用下,迅速变得一片通红,他却是不管不顾,调动体内气血疯狂运转。

    哗啦啦,平静无波的蓝色药水,好似受到了无形力量牵引一般,先是水波荡漾,之后便是水流踹急之音大作,道道水流围着林沙转着圈子。

    嘿嘿,给我开!

    林沙轻笑一声,突然眼睛圆睁身子猛的一震,体内窍穴齐齐颤动,体表毛细血管全部开启。

    一股股滚烫的热流,顺着大开的毛细血管,如潮水一般涌入林沙的身体内部。周围肌肤血肉一阵发麻,骨头内脏好似浸泡在温泉中一般舒畅。

    随着奔腾汹涌的气血迅速运转,身上的一点点不适迅速消失,蓝色药水中的药力顺着奔腾汹涌的气血流转,迅速分散至身体各处。

    整个身子,像是浸泡在暖泉中一般,先是肌肤血肉微微发热,在蓝色药水的强力作用下,发生着极为细微却又良好的反应。

    而后涌入身体内部的滚烫药力迅速扩散,顺着血肉不紧不慢深入,弥漫至筋骨内脏,一阵酥麻触电之感传遍全身。

    林沙在木桶中盘膝而坐,表面通红的肌肤很有节奏的一起一伏,做着规律的蠕动,周身蓝色药水越转越快,以林沙身体为中心形成一道旋涡水流。

    涌入身体的药力迅速扩散,先是肌肤血肉受到药力滋养,每一个细微角落都受到热流药力的按摩舒缓,以极其细微的速度逐渐变得更加完美。

    紧接着,骨节一阵劈啪作响,脏腑齐齐颤动,浑身上下都好似浸泡在温热的泉水之中,身体极其舒畅,一种极度舒服的舒服感觉涌上心头,他差点舒服得呻今起来。

    木桶之中,原本沸腾的药水温度逐渐降低,蓝汪汪的药水颜色也逐渐变浅,半个时辰过去等到药水温度彻底降下来时,原本蓝汪汪的药水已变得一片浑浊。

    哗啦!

    林沙猛然睁眼,眼中凌厉之极的精光闪烁,从木桶中一跃而起,水波荡漾却是没有丝毫水花溅起。

    拿起皮袍随便往身上一围,回头看了眼浑浊发黑失去了药力的药水,敏锐的嗅觉清晰闻到一股子难闻臭味。

    眉头轻轻一皱,扬声招呼守在门外的军士,叫他们叫浑浊的药水倒掉,按照之前的程序重新再来一份沸水。

    趁手下军士忙活的空挡,林沙站在营房角落,仔细感受身体的细微变化,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兴奋笑容。

    无论是肌肤还是筋骨,经过刚才那一番药浴洗练,都有了细微而又清晰的提升。以他此时的身体素质而言,这种提升是十分惊人的。

    如果依靠自己打磨,尽管有源源不绝的浓郁天地灵气洗练,还有窍穴震动等等手段慢慢提高身体素质,要想达到眼下的效果,没个三两月却是想都不用多想。

    可是眼下用药浴浸泡渗透的方式,只是区区半个趁势,他的身体各方面机能已经有了清晰的提升,尽管这种提升十分细微。

    再多来几次,身体素质的提升就会更加明显。

    事实也确实如此,接下来林沙一连泡了足足三个时辰药浴,将之前收集的妖虎精血全部耗费一空,身体素质也有了极为明显的提升。

    咔嚓!

    就在最后一桶药水变得浑浊一片,已经基本失去效力之时,突然身子猛的一阵颤动,筋骨齐鸣咔嚓一声脆响传出,好似打破了某个瓶颈限制一般,体内奔腾的气血流动速度陡然加快。

    恩,这是,又有突破啦?

    林沙心头涌起一丝明悟,嘴角露出一丝莫名微笑,飞身而起稳稳落地,赤落着身子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身体的一切细微变化。

    气血好似长江大河沸腾奔涌,体内血肉散发勃勃生机,筋骨轻鸣连连颤动,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强大的自信,只觉手脚有力似能轰天塌地,胸中一股豪气沸腾冲天而起,有一种想要长啸抒发心中畅快的冲动。

    他没有压抑自己的情绪,待到胸口之气升腾,顺着喉管直冲喉咙之时,仰天发出一声惊人长啸。

    声浪滚滚如奔雷炸响,整间营房好似都受到了极大震动般微微一阵摇晃,长啸之音带着毫不掩饰的狂霸之意,迅速传遍整个驻地,顺着宽阔的巨浪河清晰传至对岸凶兽群中。

    顿时,对面虎视耽耽的凶兽群,好象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一阵骚动各种撕吼鸣叫之音不绝,一股子惶恐不安的气息在凶兽群中迅速弥漫。

    就连那几头控制凶兽群的妖兽,都忍不住心头颤抖,好一阵忐忑不安。

    幸好有一条巨浪河作为缓冲,不然单单凶兽群眼下的状况,对面的厉二十三部落的部落勇士一冲,估计数量达到近万之数的凶兽就得崩溃。

    不过就算如此,几头实力强悍的妖兽,也是花费了极大功夫和精力,才勉强压下了躁动不安的族群小弟,一个个将对岸的林沙所部,下意识认定为强敌之列。

    “哈哈哈,没想到妖兽之血的功效如此强大,看来这些死去妖兽的遗留不能轻易浪费了!”

    林沙哈哈大笑,拿起兽皮袍子往身上一围,目光炯炯看向了那两头巨大的妖虎尸体,嘴角露出一丝莫名轻笑,大踏步走了过去伸手就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