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突然渡过巨浪河,杀了厉山所部一个措手不及的上百斑斓凶虎,依旧它们的老大两头妖虎,在林沙的长矛之下饮恨当场。

    部落这边也是损失惨重,八品巫武厉山战死,余者部落勇士伤亡超过六十,可谓损失惨重。

    林沙直接接手厉山部指挥权,招来残余勇士询问事态原由。

    经过一番简单询问,知晓了事情来龙去脉,忍不住暗骂一声混蛋。

    厉山那厮也就个人武力尚可,在治军处事方面的能力糟糕之极。本来上百部落勇士防备数十里河岸,只要布控严密小心谨慎就出不了大事。

    可是这厮却是不以为意,所掌河岸防线在他手里错漏百出。

    今晚,对面的凶兽突有异动,先是数百黑鸽从天而降,直接清理出了近十里的岸防空挡,而后上百斑斓凶虎在两头妖虎的率领下泅渡巨浪河,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情况下冲上岸滩,不等厉山反应过来便直奔中军而去。

    要不是林沙来得及时,只怕此时厉山部已经全部覆灭。

    “真是个混蛋啊,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心中冷然一片,对死去的厉山没有丝毫好感,这家伙所幸死了一了百了,不然的话厉二十三饶不了他。

    “大人,河面上发现凶兽身影!”

    就在他安排善后事宜之时,之前派往河岸监视对面情况的军士,急匆匆跑了回来大声禀告。

    “哦,带我去看看!”

    没想到凶兽那头还头后手,林沙脸色平静起身便走,在军士的指引下十来里路程不过眨眼功夫便至,随便在巨浪河岸边找了一处丘陵高地,借着天上璀璨星光放眼望去。

    浪涛汹涌的巨浪河上,一群密密麻麻怕不下数百黑点奋力泅渡,正以极快速度向河岸游了过来。

    林沙眼尖,一眼看出了这些黑点,都是之前交过手,还被自己干掉了首领青毛妖狼的凶狼,眼中精光微微闪烁,直接下令跟随而至的军士备齐石块,前往河岸防线最前沿,待那泅渡凶狼前锋进入‘射程’,直接弯腰拿起拳头大小石块甩手就扔。

    咻的一声破空锐啸响起,游在最前头的一头凶狼发出嗷的一声凄厉惨叫,被****而出的石头砸中脑袋顿时头破血流,河面上一波汹涌大浪卷过,这厮的惨嚎之音噶然而止,已经消失在河面之上。

    “砸,给我狠狠的砸,把这些该死的凶狼全部砸死在河面上!”

    只一眨眼,又是数道呼啸破空声****而出,咚咚咚的闷响之音不绝,河面上泅渡而来的凶狼不时发出声声凄厉惨嚎,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瞬间弥漫,林沙放眼所见的凶狼身影一下子少了近十头之多。

    一声令下,早已守侯在岸边的部落勇士,捡起是打夯菱角分明的拳头大小石头,朝着河面上密密麻麻泅渡而来的凶狼扔了过去。

    扑通之音不绝,泅渡而来的数百凶狼突遭密集打击,顿时鬼哭狼嚎一片,浓郁的血腥味不过片刻就弥漫大半河面,伴随巨浪河不住翻滚的浪潮,一头接着一头被砸得鲜血淋漓的凶狼消失在河面之上。

    嗷……

    部落勇士们一个个身体素质极佳,手上的力道也是惊人之极,用力扔出去的拳头大小石子威力可想而知,扑通扑通的水花飞溅声中,密密麻麻泅渡而来的数百凶狼,竟是一片一片消失在河面汹涌的波涛中。

    不过短短半柱香功夫,离得河岸最近的泅渡凶狼,在部落勇士们的重点照顾下纷纷消失,后来跟上的凶狼逐渐步入前一批同伴的后尘,总之情况对泅渡而来的凶狼十分不妙。

    任凭它们如何凶残狡诈,可在脚不着力的河水之中,它们更不是逐水而活的游泳健将,简直就是活生生的靶子。

    短短时间内,距离河岸最近的一波泅渡凶狼,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稀疏,甚至最后绝迹于河面。

    如此惨重的损失,顿时让后头跟进的泅渡凶狼一阵骚乱,尤其弥漫大片河面的刺鼻血腥味,引来河中不少肉食鱼类上前光顾,泅渡凶狼的损失近一步加大。特别是当一条身长近十丈,体型硕大无棚,张开布满锋利獠牙的大嘴,一口就能吞食了三头以上泅渡凶狼时,凶狼群的骚乱更加严重。

    显然,后方指挥此次泅渡战的又一匹狼妖做出及时决断,发出一道饱含怒气的凄厉狼嚎,已经乱作一团的泅渡凶狼像是得了赦命一般,在呼啸石头以及河中大鱼的联手夹击下,又丢下近百凶狼这才急慌慌逃到了对岸。

    “呼,这帮家伙终于被吓住了!”

    眼见巨浪河河面之上,再也没有密密麻麻的凶狼泅渡身影,林沙扔掉手中石头,松了口气轻笑道。

    不是他怕了这帮凶狼,只是身边军士数量只有区区三十之数,又要防备监视数十里长的河岸,难免显得人手不足。

    真要是对面的凶兽群不顾一切,干脆以族群为单位分几个方向泅渡而来的话,林沙和手下这么点人手,还真不一定阻挡得住。

    所幸这样最坏的结果没有出现,等厉山残部人马处理完了手头活计,急匆匆赶来汇合之后,林沙手头人手不足的问题才稍稍得到缓解。

    足足忙碌了一夜,林沙哪也没去,直接就在河防边的丘陵上盘膝而坐,一边呼吸吐纳吸收天地灵气,一边监视河对面的情况。

    之后再没有出现大的变故,待到天光放亮之时,上至林沙下至每一位军士,不约而同放松了紧绷一夜的精神。

    白天视野开阔,一人足以监视十里方圆的河面,只需要区区十人不到,就能将整片防区覆盖。

    安排好了巡逻和警戒人手,林沙和一帮疲惫不堪的军士,吃了一顿美美的凶兽肉食大餐,感觉体内气血好似受到了滋补一般,一夜辛苦的损耗轻松补充回来,林沙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神色。

    也就在这时,后方有信使急急赶至,通知他尽快赶回厉二十三城开会,厉二十三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林沙也没耽搁时间,稍稍收拾了一下,便跟着信使一同返回部落驻地,路上通过信使之口,他知道了一些情况。

    昨晚待厉山战死,林沙带人将泅渡上岸的斑斓凶虎全部斩杀后,除了安排人手警戒和收尾之外,同时也连夜派出信使回部落报告了此事。

    通过信使之口,他知道了厉二十三接信之后,气得摔了不少东西,部落首领所在居所一晚灯火通明,显然厉二十三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慌了神。

    今日一早,厉二十三便派出信使,急招林沙以及另外一位八品巫武厉川返回部落,显然事情肯定不小。

    见再也问不出什么干货来,林沙也不急噪,只不紧不慢跟着脚步迅捷的信使,用了不过区区半个时辰连奔数百里,在早晨第一缕阳光出来前赶回部落。

    “……情况就是如此,厉山这个废物实在可恨,好好的事情被他弄得一团糟!”部落议事大殿,厉二十三先将情况简单述说一遍,而后一脸吩咐在大殿中来回走动,脸上一片急噪之色。

    “林沙你做得不错,厉山残部还有河岸防区,就交给你来负责,有没有信心?”停步回头,厉二十三一脸无奈冲着林沙说道:“不要勉强,有任何困难可以直说,能解决的我立即替你解决掉!”

    “没啥问题,就是人手严重不足,两段河防加起来足有一百五十来里,可我手头只有区区百多勇士!”

    林沙毫不犹豫接下这副重担,不过有问题还是还说清楚的,免得到时候出了变故被人拿话指责。

    “确实!”

    厉二十三一脸赞同,想到了夜袭之中伤亡惨重的厉山部,顿时脸色难看愤愤骂了句混蛋,回头直接说道:“这样,我给你五十勇士,你看如何?”

    “足够了,只要对岸的凶兽群不发疯狂攻,基本上已经足以应付了!”

    林沙满意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厉二十三部落本就只是一个人口五千的中型部落,刨除老弱之外,能够调动的人手只有两千出头,随着与凶兽的战事蔓延,伤亡逐渐加大厉二十三也是亚历山大。

    “如此就好,记住不要给对岸的凶兽任何可趁之机!”

    厉二十三脸上露出勉强笑意,冲着林沙和厉川勉励了几句,突然话锋一转告诉了他们一个惊人的消息。

    旁边的二十和十九两个部落才叫凄惨,这才多长时间,两个部落的八品巫武还有大半九品巫武全部战死,部落勇士也是伤亡惨重。

    “告诉你们这个消息,是想叫你们提高警惕,不要给对岸的凶兽任何机会,不然咱们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厉二十三无奈苦笑,突然不忘开口勉励:“不过你们也要好好把握住机会,说不定经此一战,你们都有独挡一面的好机会,关键是要捞取足够的战功才可·”

    他笑得意味深长,不给林沙和厉川开口的机会,挥了挥手就将他们俩全部赶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