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对面的凶兽冲破河岸防线了?”

    林沙一惊,猛然从榻上一跃而起,拿起兽皮大衣随便往身上一套,脚下匆匆满脸阴冷冲出了营帐。

    远处的夜空一片火红,隐隐的喊杀声顺着夜风传了过来。

    “大人大人,厉山大人那边已经被凶兽群冲破防线,咱们该怎么办?”

    没等林沙做出决断,厉武带着几位心腹小弟满脸不安冲了过来,大喊大叫十分引人关注:“大人,咱们必须快点前去救援……”

    啪!

    林沙目光冷厉如电,狠狠一耳光将喋喋不休的厉武抽飞了出去。

    “哼,我该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厉武耳中嗡鸣作响,脸上火辣辣的一片疼痛,正晕头转向不明所以,林沙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顿时让他惊醒过来满心怨恨。

    “给我老实点,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妄动,否则格杀勿论!”

    林沙眼神清冷,淡淡扫了杀气隐隐的厉武一眼,毫不在意冷然道。

    厉武心头一寒,勉强将心中不甘压下,翻身而起面沉似水不在开口,可那双滴溜溜转动的眼睛出卖了他此时的想法。

    “山溪,厉武听令,你们留守不得妄动,小心对岸的凶兽趁势冲杀!”

    林沙语气森冷,目光如电从两人脸上一扫而过,冷声道:“出了任何变故,我唯你们两人是问,听到没有!”

    “听到了!”

    山溪和厉武下意识挺起胸膛,大声回答。

    “好,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去厉山那边看看情况!”

    林沙动作雷厉风行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做出了决定后立即执行,带上二十身手矫健速度飞快的强悍军士,借着天上星光以及远处的火光,迅速向厉山驻地摸了过去。

    越是靠近厉山所部分驻地,喊杀声越发凌厉响亮。

    厉山那厮的嗓门在黑暗之中格外响亮,呼喝呐喊好不爽快,隔得老远林沙都能清晰听到他的喊杀声。

    “停步,咱们就在驻地外围看看!”

    一路前行数十里,在刚要踏入厉山部防御区域时,他突然止步隐藏脏在旁边的稀疏林子里,纵身一跃飞上附近最高的大树树冠之上,数十丈高度足以让他看清方圆十里之内的大概情况。

    耀眼的火光之中,一头头身材高大威猛,矫健灵活的斑斓凶虎纵横驰骋,在厉山部驻地例外冲突,虎啸连连牙咬爪撕,将好好的一处营盘搅得天翻地覆一乱混乱。

    距离隔得实在太远,气机感应不到远处的详情,却也隐约察觉了营地核心区域,三股如滚滚烟柱冲天而起的滔天气势,正激斗连连亲密纠缠,时分时合震动天上云彩。

    轻轻吸了口气,有厉山那厮咆哮如雷的巨吼指引,林沙瞬间就判断出了他此时的处境,估计他正与两头妖虎大打出手,忙得不可开交无暇它顾。

    真是个没脑子的混蛋!

    没了首领的指挥和提气,他身边那上百部落勇士就是一盼散沙,在凶残狠厉实力不俗的斑斓凶虎跟前,起码要多上五层以上的无谓伤亡!

    杀!

    林沙眼神冷厉,暴喝出声翻身下树,接过长矛飞腾而起,几个起落间便是数百丈距离,手中长矛如电疾闪,游走在前方的两头斑斓凶虎,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只觉脖颈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不要慌乱不要慌乱,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目光如电急闪,冲着慌张奔逃的厉山部怒喝,声如雷霆气势惊人之极,一下子将散逸在附近的几位零散部落勇士惊醒。

    “跟在我身后,杀进去杀进去!”

    手中长矛化作片片残影,卷起片片呼啸音爆狂风大作,林沙身如疾风一路横扫,但凡遇到的斑斓凶虎全部一击而杀,好似狂风扫落叶般席卷而过。

    杀!杀!杀!

    斑斓凶虎的实力,果然比之前遇到的黑鸽还有凶狼都要强,一头的实力都在部落勇士的平均水平线上,虎啸惊人声威赫赫,一路所过大部分部落勇士都被相同数量的斑斓凶虎压着狠揍,浑身浴血好不凄惨。

    林沙的突然出现,就像黑暗中的启明星,大海中的航灯一般,一路所过斑斓巨虎连一招都难以抵挡,全部饮恨其手中长矛不说,也将一盘散沙各自为战的部落勇士聚集起来,组成简单军阵跟在他身后清扫沿途所见斑斓凶虎。

    脚下行走如风,手中长矛犹如闪电刺击,鲜血飚溅惨嚎连连,一股股血气缭绕周身,在通红火光的照耀下好似地狱魔神降临声势好不惊人。

    心中一片宁静,眼中只有火光中那一头头足有后世小象大小,实力强悍凶神恶煞般的斑斓凶虎,脚下步频跟着呼吸节奏一起一伏,手中长矛的出击频率也带着一股别样的意味。

    浓郁的血腥味扑鼻,心中杀念大生,手中长矛化作死神凶器,轻松收割着一条条斑斓凶虎的生命,体内气血跟着节奏轻轻颤动,耳中只有气血流动时的哗啦啦流水浩荡之音。

    早有准备的他,冲入斑斓凶虎和厉山部纠缠最里还的地带,随着手中长矛上下飞舞,收割着一条条斑斓凶虎生命,浓郁的血腥味还有心头的杀戮冲动,让他迅速进入了一种莫名的奇妙状态。

    眼中所见的一切活物,速度似乎突然慢了下来,在他出手好似闪电般的长矛跟前,几乎只有被动屠戮的命运。

    每每斩杀长矛攻击范围内的斑斓凶虎,心中竟是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好象再正常不过的动作一般,就如平常的吃饭和呼吸一般简单,兴不起丝毫兴奋又或者激动情绪。

    绝对的冷静制造着血腥的杀戮,林沙脚下频率不快,每一步都似乎踏在呼吸的节点上一般,说不出的轻松写意闲庭信步。

    可在身后跟上扫清漏网之鱼的部落勇士眼中,陷入一种绝对冷静状态中的林沙,却是地狱魔神,周身都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杀气。

    以他们强悍的身体素质,以及大大咧咧的心理素质,跟着林沙身后往复冲杀,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惊悚之感。

    那轻描淡写的杀戮,闲庭信步般的潇洒身影,如电突刺带起蓬蓬腥风血雨的长矛,让一干浴血厮杀的部落勇士,心中竟是生出森森寒气,从外而内都透着森寒的寒意。

    以林沙的脚程,数十里距离不过眨眼即过,一路刺翻斑斓凶虎数十,身上的杀气一点点凝结,到了厉山和两头妖虎大战外围时,他此时满身凛然杀气,周身淡红气血能量飘舞,胸中战意沸腾达到了一种莫名颠峰状态。

    “啊啊啊,林沙快救我!”

    刚刚率领一干浴血撕杀的部落勇士赶到,通红的熊熊火光之中,之前还吆喝呐喊声势惊人的八品巫武厉山,此时却是披头散发满身血污,身上的兽皮战衣早就破烂不堪,健壮的身躯上一片血肉模糊,一条条虎爪划出的伤痕纵横交错惨不忍睹。

    那两头身躯庞大似后世成年大象,周身黑白横纹鲜艳煞气惊人的斑斓妖虎,气势雄浑联手不断在厉山雄壮的身躯上制造更多伤痕。

    当厉山看到林沙的时候,他已是气息衰落得厉害,手脚僵硬再无往日的矫健,浑身血肉模糊甚至可见森森白骨,正被两头斑斓妖虎一左一右张嘴咬中肩头和手臂。

    林沙根本就来不及施援,那两头身躯巨大同样伤痕累累的斑斓妖虎,猛然扭动巨大的脑袋向外一扯。

    鲜血飞溅,厉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凄厉惨嚎,身上的两条胳膊,并大半片肩头都斑斓妖虎生生撕下。

    眼中透着不甘的绝望,看到林沙满身杀气飞奔而至,脸上闪过一丝希望的光彩,张嘴发出一声不甘的嚎叫,在林沙赶来之前便倒毙身亡。

    “厉山……”

    林沙眼角连连跳动,没想到之前还想找茬的厉山,就这样凄惨的死在面前,林沙心中平静异常,兴不起丝毫波澜,暗暗感叹了声便不在理会,脚下速度飞快狂奔而出,浑身杀气凛然直扑那两头同样伤痕裂裂满身血污的斑斓妖虎而去。

    吼!吼!

    直觉感受到致命的威胁,两头伤痕累累的斑斓妖虎连忙掉转巨大的身躯,一双灯笼虎目散发无穷杀气,冲着迅如奔马疾冲而至的林沙,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两道震耳欲聋的惊人虎啸。

    林沙脸色平静,心中波澜不兴,两声惊天动地的虎啸好似过耳轻风,引不起他丝毫过激反应。

    杀!

    心头杀意沸腾,身如疾驰骏马,瞬间冲至两头斑斓妖虎身前,手中长矛带着凌厉霸道的呼啸气劲电射而出,带血的矛头瞬间一分为二,好似有那变化之术般,不约而同刺入对面来不及躲闪的斑斓妖虎胸膛。

    噗嗤噗嗤两声闷响过后,林沙闪电般收回刺出的长矛,带起两蓬冲天而起的血柱,两有斑斓妖虎吃痛发出声声凄厉哀嚎,庞大如小山般的虎躯猛的一晃,犹如喝醉了酒般脚步飘忽,胸口同时多出了一个篮球大小血洞,暗红带着强烈腐蚀性的鲜血如泉喷涌,两斑斓妖虎的生命力迅速流失。

    “都给我去死吧!”

    林沙眼神冷冽,手中长矛如电****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