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就在林沙率领手下残部退回的第二日,他得到了一个惊人消息,厉二十三部落在巨浪荒原的所有据点全部丢失。

    更让人心惊的是,其余几位九品巫武率领的巡逻队,竟是彻底失去了联系,不用想也知道他们的结果如何。

    听说,早晨厉二十三得到确切消息后发了好一通脾气,甚至还砸了不少他平日喜爱的玩器。

    林沙撇了撇嘴,生气有个屁用,还是老实想解决办法的好,不然以后还有得气受,这可不是开玩笑。

    等到第二天中午十分,突然有巡守河岸的部落勇士飞奔来报:对面岸上出现大批凶兽!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让人心惊的是,出现在对面岸边的凶兽,并不只是一个种族,而是多个种族凶兽汇集在一起。

    让人感觉头皮发麻的是,本来应该是敌对种族的几大凶兽群,竟是老实安分聚在一起,尽管每一个族群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可就是几种凶兽族群表现出来的互不侵犯,让厉二十三部落一干高层心头沉甸甸的,像是压了块大石般难受憋闷。

    傻子都看得出来,对面的几大凶兽群,之所以能够相安无事,背后肯定还有强大的妖兽坐镇,不然根本弹压不住这些性情凶残的凶兽。

    可越是如此,厉二十三部落高层的心情越发沉重,未知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同时几大凶兽群联合在一起,其威慑力也不是一般二般,看着那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凶兽,无需气机感应就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恐慌。

    所幸有巨浪河阻隔,对面岸边的几大凶兽群无法泅渡,让厉二十三部落有足够的时候做好防御准备。

    厉二十三部落眼下总共四位八品巫武,去除之前受了重伤暂时无法出战的厉啸之外,其余三位厉山,厉川还有林沙,被厉二十三赋予重任,全权负责河岸防御之责。

    “我怎么感觉,咱们像是主动跳进坑里一般?”

    山溪作为林沙的左右手,具体的布防事务都由他一手操办,闲空之时见没有旁人在侧,这厮一脸苦闷吐槽道。

    “不管是坑也好,金光大道也罢,既然来了就由不得你再挑三捡四,你这家伙还是老老实实做事的好,免得出了差池真把自己给坑了!”

    林沙轻轻一笑,淡淡扫了这厮一眼,不轻不重提点道。

    “放心就是,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小命,我也不会轻易疏忽了去!”

    山溪拍着胸膛保证道,话锋一转笑嘻嘻开口:“就算真出了漏子,不是还有你这位八品巫武坐镇么,出不了乱子的!”

    “还是小心谨慎一点的好,尽量做到防控严密不出差错,这样咱们也能省心一点,不用担心突然哪里就被对面的凶兽群给突破了!”

    林沙笑了笑,眼神郑重告戒道:“没必要把自己陷入险境,提前的预防做得好了,能省下咱们不少精力和功夫!”

    “这话说得也是,放心吧我会小心关注的,一定不会出了漏子让人看了笑话!”山溪郑重点头,严肃保证道。

    厉二十三部落本土勇士,对林沙拥有的地位十分不满,一直想找机会让他知晓厉害。如果因着他这边的问题出了变故,这些家伙一定不会忘记看笑话,顺便狠狠打击林沙威信的。

    对这点,林沙清楚,作为具体执行人的山溪更加清楚,自然不会给那些家伙看好戏的机会。

    “首领,情况都如此不利了,再藏着掩着就没什么意思了!”

    确定山溪很好的执行了封锁任务,一连数日都没出什么纰漏后,林沙特意趁其余几位八品巫武,要么有任务在身,要么一时抽不出身的时候,他悄无声息找到眉头紧锁的厉二十三,开门见山说道。

    厉二十三心头猛的一跳,眼神游移不定冷冷道:“林沙,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林沙淡淡一笑,摆了摆手缓声道:“不过想知道真实情况罢了,眼下都到了这份上了,首领你以为还有隐瞒的必要么?”

    “我隐瞒什么了?”

    厉二十三目光森冷,语气不善反问道。

    “先不说你为何不远万里,跑去流沙部落那种偏僻地方,招揽我和山溪他们几个!”

    轻轻一笑,林沙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开口道:“巨浪河岸对面的凶兽群,还有突然出现的妖兽,这些都不是正常现象,我想首领肯定知道为什么?”

    “你怎会以为,我就一定会知道?”

    厉二十三目光微微闪烁,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语气却是变得和缓不少,眉头一挑不答反问道。

    “首领你的表现大异于常,先是河对岸突然出现大批凶兽,接着部落在河对岸的领地全部丢失,紧接着数量极众的凶兽于对岸形成围逼之势!”

    目光突然变得锐利如刀,林沙语气郑重沉声道:“而首领你好象提前知晓了一般,根本就没有一般人初闻时的震惊和……恼怒!”

    “被你小子看出来了!”

    厉二十三沉吟片刻,最后长长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好吧,这事确实是我不对,只不过事关重大,之前不好提前暴露,免得出了麻烦引来倾覆之祸!”

    “哦,有这么严重?”

    林沙微微吃了一惊,语气一缓淡然道:“如果不方便的话,首领你就不要解释好了!”

    “没什么,眼下情况都糟糕成这样了,说与不说都没啥关系!”

    厉二十三摆了摆手,神色出奇的平静,语气说不出的惨淡,郁闷道:“事情是这样的……”

    随着厉二十三的主动讲述,林沙平静的脸色逐渐出现了变化,先是惊讶,后来变成了无奈,最后却是一脸的郁闷,就像吃了米田共般恶心难受,脸色连连变幻精彩纠结之极。

    原来这事,全都是厉二十三的老大,小巫刑厉闹出来事端,部落这里不过是遭了池鱼之殃,被稍稍波及了一下,算是倒霉透顶的那种情况。

    而小巫刑厉,去年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突然跑去对面的荒原,找荒原妖兽老大,一位望月玉犀妖将的麻烦,并把这位给彻底惹怒了。

    结果今年对方便找上了门,跟小巫刑厉连连邀战几回,听闻战得十分惨烈引发周围自然环境出现剧烈波动,山崩地裂长河断流,总之打得很是激烈。

    结果这两位战了个不分胜负,连番几次大战都是如此,最后全都失了耐心,约定以手下小弟为棋子,互相攻伐分出胜负。

    这本来跟厉二十三部落屁关系没有,小巫和妖将的争斗,暗是厉二十三区区一位七品巫武可以插手的?

    他们两位随便伸出一个手指头,就能轻松将厉二十三碾压至死,这些都是厉二十三亲口所述。

    可惜的是,厉二十三部落确实处于巨浪荒原和刑厉部落的结合处,首当其冲受了波及。

    “咱们部落情况还算好的,旁边的二十和十九部落,听闻都出现了二十头以上的妖兽,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那才叫个惨!”

    轻轻一笑,林沙对厉二十三的话不置可否,心道你那隐隐的幸灾乐祸未免太过明显,他人部落的情况关咱们屁事?

    “也就是说,咱们和对面密集的凶兽群,必须有一方得倒下?”

    轻轻叹了口气,林沙脸色郑重严肃道。

    “没错,就是如此!”

    厉二十三脸色一肃,郑重点头直接承认了。

    “看来部落以后很长一段日子,都不会消停了!”

    微微感叹了声,林沙没再多说什么,冲着厉二十三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既然明白了前因后果,知晓跟对岸的凶兽群没有缓和余地,那就好好的战上一战吧,东风吹战鼓擂,看看究竟谁怕谁?

    心中杀念汹涌,体内气血跟着激荡翻腾,一股冲天豪气缭绕心头,忍不住仰天长啸声震四野,好似雷霆滚滚轰然炸响,闻者无不身子一颤心头升起一股熊熊战意,被惊人长啸声中的金戈铁马之音给引动心头杀念。

    一时间,厉二十三部落杀气成云凛然之气冲霄,连成一片搅动风云声势惊人之极,引动灵识敏感的巨浪河对岸凶兽群,跟着发出声声惊天动地的响亮兽吼,杀气盈野战意沸腾,好象以此向部落勇士们发出挑战一般。

    “哈哈哈,真真有意思,看来以后有得一通杀戮了!”

    林沙豪气盈胸,哈哈大笑返回自家营地,冲着一干手下勇士朗声命令:“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不要给对面的凶兽钻了空子,更不能让它们小麴了咱们!”

    知晓了前因后果,尽管对眼前局势没啥卵用,不过心中却是有了底,起码不会感觉莫名其妙,又或者有什么憋屈等等影响战力的情绪出现。

    可惜,他边这严防死守,将自家负责的河段防御得密不透风,却架不住猪队友的扯后腿。本来还算平静的对峙局面,因为厉山这厮突然的抽风,局势一下子急转直下糟糕之极。

    这日白天风平浪静,林沙四下巡视,没有发现什么漏子,如同往常一般在岸边营地休息。

    半夜十分突然一阵喧哗将他惊醒,山溪一脸急切冲了进来大喊:

    “不好了大人,厉山所部防御岸滩,被对面的凶兽给冲破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