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品巫武!

    听得厉山一声不可思议的厉声惊呼,在场所有勇士全都惊呆了。

    之前厉山咄咄逼人,林沙毫不退让就让一干勇士侧目。

    接着两人互拼一拳竟是不分上下,更让一行勇士感觉不可思议。

    要知道,之前林沙刚刚来到厉二十三部落时,跟部落巫武好好较量了一番,虽说一路横扫九品巫武,可在三位八品巫武手上却没讨到好去,最多坚持不过两百招便遗憾败下阵来。

    可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们大感吃惊。

    林沙竟然在拼拳之中,与厉山不分上下,这本就让人大感惊奇,心思一转觉得这是厉山没有使出全力,让林沙占了点便宜。

    可没想到,厉山再接再厉却是依旧只和林沙拼了个旗鼓相当,下意识一声惊呼却是让一干勇士心头翻起滔天巨浪。

    林沙这就是八品巫武了?

    他们自是不会怀疑厉山胡说八道,心中掀起滔天骇浪,各种复杂心虚齐齐涌上心头,一时竟是五味杂陈郁闷得紧。

    林沙也是一愣,既而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同时露出若有所思之态。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之前干掉青毛妖狼之后,自我反省身体发生的某些奇妙变化,之前没有在意现在一想,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突破了吧?

    “哈哈哈,还得多谢厉山你的提醒,不然我还不知晓竟然踏入了八品巫武之境!”

    心中喜悦仰头哈哈大笑,体内气血受到感染猛的一跳,拳面之上劲道自生,一股汹涌拳劲砰然而出,竟然将厉山震得身子一阵摇晃,后背与地面呈数十度角,脸色涨得通红一副随时可能倒地的架势。

    “哈哈,给我退!”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一点都没有留手之意,体内源源不绝汹涌澎湃的劲道突地一变,犹如一声霹雳轰然炸响,明劲拳力厚积勃发,一道隐晦暗劲顺势而入,好似海浪轰击连绵不绝,终于将身形摇摆不定的厉山轰得连连倒退三步。

    看到如此惊人情景,在场勇士一个个脸色变幻,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林沙你找死!”

    顾不得压下体内沸腾气血,也来不及清除涌入经脉血肉之中的暗劲拉扯,身上的疼痛远不及心中的羞耻带给他的难堪,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得一片血红。

    熊熊煞气透体而出,周围劲风盘旋狂风呼啸,一股凛然气势冲天而起,搅动天边云彩不得安宁,厉山身上的气息一涨再涨,好似一头荒古凶兽正欲择人而噬,那冷漠无情的眼眸轻轻一扫便让人心头一阵发颤。

    “是不是找死,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拳头说话才算管用!”

    林沙哈哈一笑,全然不在意厉山的熊熊凶焰和威胁,脸上挂着淡淡轻笑反唇相讥,实力到了八品巫武之后,说句不客气的‘大话’,八品巫武之内无敌手,这是他的绝对自信。

    不要说他狂妄,刚刚踏入八品巫武境界就不知天高地厚,眼睛长在脑门上看不清现实。

    以他的武技修为,对付这个时代手头功夫粗陋的同级别高手,简直就是压倒性的巨大优势,大胆的说一句无敌也算不得什么。

    内家拳的境界也不是摆设,达到了神而明之以后,他的内家拳境界一直都在往上提升,战斗实力比之表现出来的实力,要强上太多太多。

    综合起来,那就是林沙只要达到了某个境界,在个人武力方面直接可以号称无敌。

    起码在八品巫武境界就是如此,八品巫武的实力还没超出他的想象之外,基本上没有意外的话他就是这个境界的第一人。

    “可恶的小子,爷爷今天非揍得你叫饶不可!”

    厉山怒声咆哮,一声铜铃大眼早已变得赤红一片,冷笑着周身煞气又有提升迹象,踏步前行全身骨节一者劈啪作响就准备挥拳发动猛烈攻击。

    “都给我住手!”

    突然,一股凛冽狂风席卷而过,厉二十三愤怒的声音好似惊雷,在林沙和厉山,以及一干勇士耳中轰隆炸响,震得他们一个个气血翻涌头晕眼花,身上好像压上一块沉重巨石,难以喘气连移动一下手脚都十分困难。

    眨眼间,厉二十三矫健不算‘高大’的身影突然横插在林沙与厉山之间,一双铁拳左右挥出,不给林沙和厉山任何反应时机。

    砰!砰!

    两道沉闷轰隆响起,林沙只觉一股磅礴难挡的凶猛拳劲,顺着手臂汹涌而入,身子不受控制连连向后倒退,每一脚下去就是一道方圆尺许的半圆深坑。

    蹬蹬蹬一连后退七步,脚上也出现了七道排列整齐,笔直成线的半圆深坑。让人惊奇的是,每道深坑几乎一摸一样,无论是大小直径又或者摸样,林沙对自身力道的掌控之妙可见一斑。

    厉山就没这等惊奇表现了,好象受了某种难以承受的重击般,大踏步后退每一步都是一个方圆半丈的大坑,弄得烟尘弥漫地动山摇声势惊人,一连退出足足十步重重撞在身后的一棵直径近丈的大树身上,撞得大树一阵剧烈摇晃,片片蒲扇大小树叶漫天飞舞很有那么点诗情画意。

    “首领!”

    林沙神色平静,心中虽然忌惮厉二十三的实力,却也没到毫无还手之力的地步,只不过真的动手战败的一定是他罢了。

    “恩,这是怎么回事?”

    厉二十三对林沙还是相当看重的,他没有理会脸色难看欲言又止的厉山,直接冲着林沙冷言喝问:“怎么自己人打起来了?”

    “不过是沟通出了点小问题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

    林沙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将他跟厉山的私斗揭过,而后简单明了将之前发生的变故述说一遍,最后郑重道:“首领还要早做安排,我看情况似乎很不寻常,一下子出现四头妖兽,这种实力直接覆灭一家小型部落都绰绰有余!”

    “是么,没想到情况已经如此糟糕了!”

    出乎意料的是,厉二十三听了林沙的汇报后,并没有大惊失色,也没有太过明显的表情变化,好象这事早就心中有数一般,只是轻轻点头表示明白,粗黑的眉宇轻轻拧在一起显示了心中并不如表面那般平静。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城休整了,这次损失着实不??!”

    林沙微微一笑,也没多说什么,指了指身后那一票满身狼狈,血腥之气刺鼻的小弟,冲着厉二十三说道。

    “也好!”

    厉二十三点了点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冲着林沙冽嘴轻笑:“还没恭喜你,成功踏入八品巫武之境!”

    “哈哈,跟那两波凶兽群大打出手,还是有些收获的,实力就这么莫名其妙突破了,我也有些意外呢!”

    轻轻一笑,随口解释了下,林沙表示了谢意,在厉二十三摆手后带着身后的弟兄直接返回城里驻地。

    看厉二十三那副早有预料的摸样,显然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结合他之前不远万里跑去流沙部落招揽人手的举动,似乎一切都明了啦。

    他之前知道可能遭遇妖兽大规模攻击,自感手头力量不足,这才趁着妖兽还没攻击的空挡,跑去流沙部落和巨石部落拉人。

    结果林沙等人加入了厉二十三部落后,第一次巡逻就遇到了这样的糊糊事儿,以厉二十三部落的实力而言,情况不容乐观。

    其实单从厉二十三这个名字,就可以知晓他在刑厉部落的地位了。

    在一位小巫手下,排名都在二十开外,手头实力到底有多强可想而知,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渡过这一劫。

    这是林沙回返驻地之后,空闲之时琢磨出的一点东西。

    在厉二十三部落待了足足一个来月,之前又是八品巫武之下第一人,还颇得厉二十三的看重,知晓了不少部落的核心机密。

    厉二十三部落的实力,放在小巫刑厉一票手下中,真的算不得什么,不然他也不会不远万里跑去流沙部落那样的偏僻所在,招揽林沙一行前来效力。

    像是厉二十三部落一样,与巨浪荒原接壤的部落,就不下五家,全都是实力和排名在厉二十三之上的狠角色,在同样遭遇了妖兽威胁的情况下,想要从邻近部落那里借力根本不可能。

    设身处地的将自己,代入厉二十三的位置上思量,发觉情况真的十分糟糕。要是妖兽再来几波之前那般强度的攻击,厉二十三部落能不能依托巨浪河顶住妖兽的冲击都难说,更别提渡河作战收复失地了。

    忘了说,就在他带着一票残兵败将返回部落驻地后,厉呼和厉啸这对倒霉蛋同时从巨浪河退了回来,只不过他们手头带回的人手比林沙还少。

    同时,八品巫武厉啸身受重创暂时失去了战力,短时间内不用指望他能帮上忙。至于九品巫武厉呼更惨,一条胳膊直接没了,身上血肉模糊流了太多鲜血,勉强挣扎着回到部落只剩半口气,一不小心都有可能挂掉。

    这情势,怎么看都是一副不容乐观的摸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