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是哪位巫武主持大局,林沙不清楚!

    不过眼前的景象让他明白,如果他要是不出手救援的话,被漫无边际足有数千之数凶狼围住的那上百部落勇士,只有饮恨狼嘴的下场。

    林沙不敢有丝毫怠慢,坐视同伴送死的罪名可不好担。

    他带着十名军士游走在凶狼群边缘,手中长矛化作道道凌厉矛影,一路所过腥风血雨刺杀凶狼一片。

    十名军士跟在身后,手持长矛组成简单的攻防阵式,脚步飞快跟在林沙身后,一路向凶狼密集处杀去,长矛疾刺好似刺猬涨刺,沿途落网之鱼全被他们一一刺杀当场。

    嗷嗷嗷……

    正围攻百名部落勇士的群狼,突然被身后传来的同伴凄厉惨嚎,还有浓郁的血腥杀气所惊,狼群一阵骚动纷纷回头探视,一见林沙和手下十位军士,顿时眼中射出幽幽绿芒,发出一阵气势惊人的厉嚎。

    立时便有数百凶狼掉转身形,张开獠牙大口猛扑而至。

    “杀杀杀,跟着我杀进去!”

    林沙手中长矛一转,矛尖化作道道利芒,刺,挑,横,扫等等简单招式顺手而为,凡是靠近三丈范围的凶狼无不惨嚎倒地。

    一马当先势头凶猛,左挑右拨外加横扫,掀起片片腥风血雨,伴随阵阵凄厉惨嚎好不惊人,他却是神色平静不为所动,硬生生杀出一条血道来。

    嗷嗷嗷……

    围堵上来的凶狼也不甘示弱,一条条悍不畏死凶悍之极,一条两条倒下了又有新的凶狼加入,源源不绝好似浪潮汹涌,一波赛过一波连绵不绝,冲天的血气以及弥漫的煞气,几乎冲得林沙身后那十位军士站立不稳。

    咻咻长矛分化两影,瞬间洞穿左右扑跃而至的凶狼,手腕轻轻一抖便将窜在矛杆上的狼尸抖飞,砸翻了好几头飞扑而至的狰狞凶狼。

    正面又有两条凶狼嗷嗷叫着猛扑而至,林沙眼神一冷长矛横扫,身在空中的凶狼无法借力闪避直接被扫中,顿时骨节碎裂的声音清晰响起,两条凶狼惨嚎着身子倒折横飞了出去,重重砸在旁边疾冲而至的同伴脑门上,顿时嘴巴大张鲜血狂喷眼见是不活了。

    不等他松口气,身前又是数头凶狼满眼幽绿飞扑而至……

    杀!杀!杀!

    林沙眼神冷冽,心神不起丝毫波澜,只稳稳踏步前行,一杆长矛上下飞舞左右纵横,放在普通部落勇士眼中极其难缠的凶兽,在林沙的长矛之下捕获土鸡瓦狗而已,一矛横扫骨断筋折血肉横飞,根本就无一合之将。

    体内气血平稳流动,没有丝毫加速迹象,内家拳的功夫不过施展了不到五层,眼前的群狼根本引不起他的战斗兴致,只是正常发挥就能硬生生从狼群之中杀出一条血路。

    “前面是哪位巫武,林沙带兵来援!”

    从杀入狼群之中,到长矛染血杀出一条血路,不过区区半刻钟时间都不到,林沙冷目如电,一眼就看清了对面部落勇士狼狈的摸样,长矛一抖劲气飞扬,轻松震开周身凶狼,厉声长啸声如惊雷滚滚炸响。

    “我乃九品巫武厉呼,林沙大人还请快快救援,我和手下弟兄快要支撑不住啦!”说话的是一位身高三米五的赳赳巨汉,此君满身血污狼狈之极,手中长矛早就断成两截,说话的空挡被一头狡诈凶狼趁虚而入,狠狠在粗壮的大腿咬下一块血肉。

    啊的惨嚎声撕心裂肺,这厮一双铜铃大眼瞬间血红一片,顺手一掌将那头凶狼拍碎脑袋,满脸狰狞将半截长矛舞得呼呼作响劲风呼啸,一下子竟将周身数头飞扑而至的凶狼击飞。

    咻!

    林沙眼中精芒闪烁,周身浓郁气血翻涌,手中长矛一抖左右横扫,矛尖之上突然射出一道尺半之长的殷红气血罡芒,周围凶狼一阵鬼哭狼嚎,凡是挨着碰着无不骨断筋折血肉横飞,瞬间空出一个方圆足有四丈的巨大空挡。

    “都跟上,不要掉队!”

    回头冲着十位满身血污,杀气腾腾的军士大喊一声,身形一闪加速突击前进,一路锁国腥风血雨惨烈之极。

    周围的凶狼,根本就没有因为同伴的惨死,有丝毫的退缩之意,纷纷厉嚎怒啸,身形矫健如飞蛾般纵跃而至。

    眼中闪过道道冷酷光芒,林沙可没被凶狼悍不畏死的勇气吓住,一杆长矛上下飞舞纵横驰骋,身前血肉横飞死伤狼籍,从高空看来林沙所过之处,密集狼群硬生生被劈出一跳血肉模糊的血腥通道。

    长矛电刺而出,瞬间洞穿飞扑凶狼身躯,随手一陡将之远远甩开,旁边几头凶狼来不及闪避,被砸得倒地翻滚惨嚎连连。

    林沙眼都不斜一下,矛杆左右一摆,又是数头凶狼被扫飞出去,踏步前前突然眼前一空,不知不觉间已然杀出狼群。

    回头一望,喊杀凄厉煞气弥漫,跟在身后的十位军士,此时只剩五人满身浴血,浑身劲气汹涌组成一个简单的冲锋小阵,五杆带血长矛连连突刺,一路所过也是惨嚎连连血肉横飞,不给周围凶狼任何可趁之机。

    目光微微一闪,林沙轻轻一笑回头长矛横扫,匆匆将空挡堵上的数头凶狼,连反应都来不及作出便横飞而出,筋骨断折狂喷鲜血显见是不活了。

    几个跨步杀了一个回马枪,所过之出矛影如飞劲气呼啸,路上凶狼根本就无一合之敌,不是血肉横飞倒毙在地,就是骨断筋折连连哀嚎,不过眨眼功夫便被清空一片,让林沙轻松与五位军士接头。

    “快走,跟在我身后,不要掉队了!”

    林沙只轻轻吩咐了声,转头手上长矛化作收割凶狼生命的利器,矛影重重劲风呼啸,不过眨眼功夫又重新杀出了狼群。

    “厉呼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被狼群围上了,有没有给后方部落报信?”

    长矛一抖,将围杀在厉呼等人身边的最后两头凶狼震毙,林沙直接走到气喘如牛,浑身血污杀气凛然的厉呼跟前,一掌拍在这厮肩头沉声喝问。

    “林,林沙大人,我们也是突然遇袭,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

    厉呼身子一僵,一双血红色的铜铃大眼逐渐恢复清明,扫了外头迅速围拢过来,煞气森森的数千群狼一眼,心头好似堵了一块巨石般沉重之极。

    “那么说,你们是突然遇到这么大一股狼群,甚至连半点踪迹都没提前发现?”林沙面沉似水,目露森森寒芒,看向厉呼的目光满是森然杀机。

    “是,是这,这样的!”

    显然,厉呼还没有学会撒谎,面对林沙的森然逼问,吞吞吐吐硬着头皮回答。

    “废物!”

    林沙目光森冷,毫不客气怒骂出声,一点都没在乎厉呼突然变得难看的脸色,冷哼道:“你们过河的木筏在哪,速速向那后撤,我来替你们断后!”

    “林沙大人,这……”

    厉呼脸色再变,似乎很有些不情愿。

    啪!

    林沙二话没说,狠狠一巴掌甩了过去,抽得厉呼高大的身子在原地打了个转,一边脸颊以肉眼可见速度肿胀起来,五条青紫手印更是清晰可见。

    “罗嗦什么,也不看看你们这都什么鸟样了,再不跑路等着全部喂了眼前的凶狼么?”

    话音刚落,迅速围拢起来的数千凶狼,好似配合林沙一般突然仰天发出声声惊心动魄的震耳狼壕,厉呼和手下剩余不足三十的部落勇士顿时脸色狂变,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转身大步流星朝巨浪河岸边奔去。

    嗷嗷嗷……

    眼见猎物转身跑路,围拢过来的数千凶狼一阵骚动,突然从旁边不远处的林子里,走出一头身如成年小象,浑身青色皮毛油光发亮的巨型凶狼飞跃而出,一股凛然妖气冲天而起,搅得头顶白云一阵聚散离合消散不见。

    竟然是一头青毛妖狼!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脸上神色淡淡心中恍然,暗道原来如此,眼前气势汹汹煞气凛然的数千凶狼,原来都是突然飞跃而出的青毛妖狼所赐。

    同时,脑中灵光一闪,又想到了之前在自己家辖区,那头召集了十来万只黑鸽的妖禽,脸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悟,看来厉二十三部落被人给盯上了啊。

    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的林子里飞跃而出的青毛狼妖,仰天发出一声震人心魄的怒啸狼嚎,顿时数千凶狼好似得到了冲锋的命令一般,除却小半身形矫健直奔林沙而来,其余足有两千之数的凶狼分成左右两波,绕过林沙的阻拦直扑身后刚刚奔跑没多久的厉呼等人而去。

    真是……

    林沙无奈苦笑,眼神连连闪烁嘴角微扯,手中带血长矛轻轻一抖发出嗡鸣之音,看来又有一番血战了。

    不过,他对这样的场面却是喜闻乐见。

    “哈哈哈,来吧来吧,你们这畜生一起上吧,老子今天就叫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万人斩!”

    仰天长啸,声浪滚滚好似惊雷连连炸响,长矛一挺身化轻烟,瞬间突入汹涌如潮的狼群之中,长矛上下飞舞左右纵横,瞬间掀起片片腥风血雨惨嚎连连。

    血肉横飞骨断筋折,鲜血抛洒临死前的凄厉惨嚎连绵不绝,这一瞬间林沙所在变成了真正的修罗地狱……(未完待续。)